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狼 > 第三章 顺路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神策府应该是这样打算的。”李复对这个消息并不是很意外。神策府在北疆防线长达两年的时间内并没有什么实质进展,虽然说仅仅收复了几座无关痛痒的小城池,而几座重要的城池依旧还是牢牢的掌握在了神策的手中。戎狄并未能再前进一步。

    可奇怪的地方却在这里,为何神策府调离北疆之前,北疆的几座至关重要的城池都在短短数天之间全部丢失,而更加诡异的是,原本重兵把守的城池里,所有的精锐竟然在换防当天一早就离开了,只留下为为数不多的士兵,难道不应是等道天策府前来接手的时候在撤离吗?这使得前来换防的天策一进入北疆防线倍感艰难,短短数十天的时间内损失超过四万兵马。

    “不过这次天策大捷倒还是击退了戎狄,恐怕天策军中的伤亡情况很不乐观。”杨子虚站起身来,眉头紧锁着。

    “我想应该不会太大,这次坐镇北疆防线的是帝武候大人。帝武候无论是用兵还是修为都是大唐朝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在加上这次天策府出兵北疆,一共有三大神将随军,这可都是圣灵榜上的高手。”李复沉思片刻,道。

    “也是,天策三大神将皆坐镇北疆,天策应该不会削弱太多兵力。”杨子虚笑了笑,说道。

    不知不觉中,已临近黄昏时分。还未入春,冬季的太阳早早的西斜,两人对坐在房中相谈甚欢,也都有些饿了。

    杨子虚将杯中的温茶一饮而今,伸手拍了拍李复的肩膀,说道:“我很欣赏你,能赏脸一起吃个饭吗?”

    李复看着杨子虚的动作,笑着微微摇了摇头。倒不是在意他拍自己肩膀的动作,而是这家伙的神情。

    明明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岁数,却非要做出一副故作老成的举动。而且说话的动作和神情有那么些高居临下的意思。如果是和他不熟悉的人大概会很不适应这种交流方式,甚至会很愤怒。而李复却没有,这一下午两人相谈甚欢,也有所了解。李复知道这是杨子虚在向自己表达善意。不过还是带着几分东都中贵族神态的习性。

    “当然可以,这件客栈的饭菜还是挺不错的。”李复道。

    “这里,哧~”杨子虚不屑的哼出一声,显然杨子虚并不打算在这里吃晚饭。

    “走,我带你去见识下东都的夜色。”杨子虚压低了声音,鬼魅的笑着。

    “东都夜色?”李复被杨子虚拽出了房间,微微一怔…

    ……………

    华灯初上,明月高悬。东都白龙河边的画舫里传来一声声娇笑,动人的曲音萦绕着这一段河流。还有两天就到了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在东都的大街小巷已经开始布置元宵的彩灯和红幅了。白龙河的水蜿蜒而过,将东都分为内外两片。外城区的灯火辉煌与内城区的庄严肃穆似乎显得格格不入。

    而在内城区的南边,一间客栈外,两道声影被当空的明月拉的很长。

    ………………………………

    白龙河上的一艘七十多尺高的画舫中,歌姬随着屋内悦耳的曲子起舞,而里面只有杨子虚和李复两个男人。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东都的夜色你想象不到的。”杨子虚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搂着歌姬,看着李复笑道。

    “你说的请我吃饭就是这样的?”李复有些无奈,看着面前端着酒杯的歌姬,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那你还想怎样?这可是这白龙河上最好的画舫了,再好的就可就剩下万龙舟了,那可不是我们这些人随意可以上去的”杨子虚满意的看来一眼怀中的歌姬,轻浮的笑着。

    “不是,咱们不是说吃饭吗?怎么跑到画舫中来了?”李复忽然改变了对杨子虚的看法。这完完全全就是纨绔大少爷吗!

    “这不就是吃饭嘛,难道非要在酒楼里面才算的上是吃饭?放心拉,饿不死你的,这秦仙舫中的银铃奎鱼可是一绝,整个东都也只有这一家能在冬季可以吃的上。”杨子虚笑着应道。

    “别这么拘谨,来来来,喝酒。”杨子虚看到李复有些不适应这屋中的气氛,一手搭在李复的肩膀上,举杯道。

    “你说你是杨家中人,莫非是天羽神将府?”李复一杯酒下肚,这才发觉,这酒着实太烈了,赶忙吃了口菜,下了下酒气。

    “正是,东都之中,只有一个杨家,这你该不会不知道吧?”杨子虚笑道。

    李复问道:“那你为什么会住在客栈中呢?还是一间并不奢华的客栈。”

    杨子虚不以为然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就像今晚。我肯定是不会回府的。否则又是一顿揍……”

    李复这才明白,为什么神将府的士子,会出现在一间普通的客栈之中了。

    “对了,李兄你来东都是要参加天策府的选拔吗?”杨子虚忽然问道。

    “天策府的选拔?不是。是有其他的事情。”李复摇了摇头道。

    “不是来参加天策府的选拔啊…”杨子虚寂落道。

    李复的学识与见解,连自己都暗暗佩服,若是能从军的话,应该是一位善战的将领。

    “你不是天羽神将的儿子吗?怎么会对天策感兴趣?”李复好奇的问道。

    “羽灵军那烂摊子连我父亲都不想要,我更加的不想接了。”杨子虚说道此处,脸上露出感慨之色,接着又道:

    “想当年,羽灵军在梁王的率领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如今却成了现在这样,谁都能把他当软柿子去捏”

    说到此处,不光是杨子虚心中感慨万千,李复也有些神伤。

    羽灵军是跟着太祖一路南征北战,最终建立大唐皇朝的一支强悍的军队。可在四百年前的那次皇权的争夺中,被后来的圣后武皇所打压,自此一蹶不振,不复昔日荣光。也使得从大唐最顶尖的序列当中,跌落下来。

    “不说此事了。喝酒吧,对了,你若是在东都中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开口。能帮的,我一定会帮!”杨子虚拍着胸脯说道。

    李复思量片刻,说道:“倒是有件事情,有两个地址,倒要想你打听一下。”

    “小事情,你说吧。东都的各大街道巷子,我都熟悉。”杨子虚抱着怀中的舞姬,坐直了身子,说道。

    李复淡淡的报出了三个地址。

    而对面的杨子虚,却听闻后,脸上的神色越发的凝重。端琦的酒杯,也慢慢的放下。

    “第一个是忠威将军府,第二个是太常寺。第三个是上官府。你是要去这三个地方吗?”杨子虚认真的看着李复,神情严肃道。

    “不错。”李复点了点头,诚实答道。

    “你难道不知道这三处地方代表着什么吗?”杨子虚打量着眼前的李复,似乎想从他的身上看出些什么,但他发现,眼前这个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知道,怎么?这三处地方有什么不对的吗?”李复耸了耸肩,不解其意。

    这是夫子让他去的三处地方。临走前,夫子给了他三封信,前两封信,便是要送去忠威神将府和太常寺中。而第三封是给李复自己的,则是让他找到长安街第四号府邸前拆开。具体是要做什么,李复自己也不甚清楚。

    “忠威神将府和上官家族是对立关系。而太常寺是三公所在之处。我有些好奇,你去这三个地方干吗?”杨子虚问道。

    “送信。”

    “送信?”

    “是的”

    “你是信差?这也不像啊?”杨子虚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是,是家师让我送的信。”李复想了想,说道。

    “这就有意思了…这三处地方,皆无关联。其中还有一对是死对头。我倒有些好奇,这信中的内容了。”杨子虚笑了笑,倒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远远的从岸上透过画廊的窗户看去,两位少年一位正襟危坐。一位左拥右抱,屋内的几名歌姬翩然起舞,似乎严冬的寒气在画舫内并不存在。

    ………………

    第二日一早,李复和往常一样,吃了些简单的茶饭,便准备前往那三处地点,刚一踏出客栈,便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怎么?有事?”

    李复回头看去,果然是杨子虚。这东都之中,他也只有杨子虚这个一个刚结识没多久的朋友。

    “你不是要去送信吗?我也要回府了,正好顺路。若是中午我还不出现在府中,估计又是一顿责罚了。”杨子虚哈切连天道。整了整衣冠,说道。

    “那…走吧。”李复摸了摸怀中的三封信,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