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狼 > 第六章 天策小将
    “吱呀~~~”

    上官家的大门开启。一道威严而又阴冷的声音从中传出。

    “何人在我府前喧闹!真是…”

    话音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从府内出现的人约摸二十余岁,眉眼细柔,衣荣华丽,却自有股冷漠贵意,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看着场中的李复,显得骄傲至极。

    但很快,冷漠的神情便消失不见了,转而是震怒!

    “谁干的!张云啸何在!”

    那年轻的贵族脸上的肌肉不断的颤抖着,目光落在了那面掉落在地的帅旗上,随后看着被斩断的旗杆,震怒道。

    “禀少主,暴徒正是眼前此人,末将无能,非他对手。”副将张云啸指向李复,叱道。

    那贵族少年望着场中的李复,眉头一皱,继而将目光转向那副将。脸色十分的难看。

    “没有的废物,真不知道养你是干嘛吃的!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少年都对付不了?还让人斩断了我府前的帅旗!”

    贵族少年的脸庞越发的阴冷,红薄的嘴唇呵斥道。

    他扫了一眼场中,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落在了他的眼中。

    “杨子虚?这里面也有你的份吗?”

    贵族少年微微眯起双眼,冷漠的说道。

    “小爷才没这个闲工夫,不就是一面绣着疯猫的旗子吗。送我当擦脚布,都嫌咯脚。”

    杨子虚神色淡漠,嗤鼻道。

    “嘴真硬啊。不过,既然送上门来了,我就不辜负你的‘美意’了。众将士听令:天羽神将府士子杨子虚,于其同伴辱毁当今陛下御赐帅旗。杀我神策将士。依大唐律当处极刑,都杀了!”

    少年贵族红薄的嘴中冰冷的说道。

    “好你个上官琦!敢诬陷我?我倒要看看,你今日敢不敢在这长安街上对我出手!”

    杨子虚怒了,对方这是将屎盆子扣在了他的头上啊。

    “又什么不敢的,我府前这么多人都看到了。那人若不是你同伙,堂堂神将府的士子会放下身段,去救一个素不相干的人吗?”上官琦发出一声冷笑,杨子虚说的没错,就是诬陷。神策府和大唐另外三大军队素来不合,其中就有羽灵军

    今日既然杨子虚卷看进来,那么何不借此机会连同他一起收拾?

    还没等杨子虚反驳,一阵风自他的身侧掠过。

    那阵风夹着着阵阵杀意直指困住杨子虚的几名神策军士。

    “好大的胆子!”

    上官琦双眉微皱,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复。显得并不慌张。反而往前踏了几步。

    李复趁着两人对话的间隙,真元尽出,一剑破开困住自己的盾阵,向前杀去。

    但紧接着就有两名神策将士出现在自己的身前,手腕一翻,两支精钢打铸的长枪,便出现在了前方,迎上了李复的剑。使得他不能再前进半步,

    但李复并未受阻,手中的长剑带着杀意凛然的寒光,依然向前刺了过去。

    两声震耳欲聋的脆音。

    当当

    两柄钢枪变作数截,直直的向这个街道深处飞去,重重落在地面,响起铿锵之声,震破青石板,砸到了上官府邸的外墙上。

    那两名军士发出一声闷哼声,倒在地上,胸前出现两道清晰的伤痕,鲜血汩汩而出。,

    同一时间,被架住的杨子虚,也开始了反击。

    雄厚的真元附在长枪之上,横扫而开,从包围中挣脱出来。

    周围的神策军士纷纷退让,并不敢对杨子虚下死手,毕竟他是天羽神将的独子,万一要是将其误伤,上官家可是不会管一个普通将士的死活的。

    李复握着长剑,站在上官家的门前,看着那些周围的神策军士,不发一言,脑海中不断思索着接下来的退路。夫子让他做的事情,他做了。可现在的局面对他十分的不利。

    上官琦看着李复,眼睛缓缓眯起,仿佛柳叶一般,眼光愈加锋利,寒冷的话语,从他红薄的双唇间发出,也变得阴冷了很多:“z真是一个不怕死的少年郎。多少年来,还每有人敢在我上官府前杀我家将……”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杨子虚给打断了:“怎么不能杀吗?当年太傅在此处杀了多少人,也没见你上官家敢放一个屁!”

    杨子虚提着长枪,站在大街中央,忽然对身边的李复低声说了一个字。

    “跑。”

    等下迎接他们的将会是一场血腥的杀戮,上官家此时虽然只出来了一个上官琦,但恐怕家族中的长者们已经向着府前赶来过来。

    今日李复贸然将那面,对上官家族视若珍宝的帅旗砍断。上官家族绝不会善罢甘休,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子,落在上官家的手中,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杨子虚不敢想象。

    两人虽然只是结识不过一天,可杨子虚对李复却是十分的欣赏与敬佩。

    至于两人能从这上官府前全身而退……杨子虚很冷静,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以现在这些神策军士的实力境界,可以轻松拿下他二人。

    唯有自己利用神策将士不敢对自己下死手的顾虑,拖延片刻,让李复抽身远遁。

    没有脚步声响起,也没有他转身望去,只见李复还站在原地,不由微微皱眉,沉声喝道:“你个笨蛋!这种时候,你还留着这干嘛?还真的相信你那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师,会给你施以援手吗?”

    李复摇了摇头,指了指石阶之上的上官琦。意思很明显,现在才想着走,恐怕已经晚了

    ………

    上官琦听到太傅这个字眼后,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凝重的看着场中的李复。

    “不管是不是,凡是跟老酒鬼有关的人,都得死!更何况,他竟然敢在我等府邸前肆意杀我神策将士,更该死!”而另外一名中年男子,则是阴沉的看着李复,如同一条恶狼般盯着它的猎物。

    “踏!踏!踏!”

    就在李复和杨子虚快要无力招架破军箭时,长安街的地面传来震动,这震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天策府上将杨宁再此!谁敢伤我天策少府主!”

    一白袍小将怒马扬鞭,一枪掷向神策的弓箭手的阵营之中,巨大真元裹挟而来,在场中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