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狼 > 第十章 落幕(第二更)
    “三元诀”一直教导李元化修行的振威神将望着殿中实力忽然暴升的李元化,脸色微变,沉声道。

    现在的李元化散发的气息,远比刚才强大太多,但却是极其的不稳定。这是一种强行提升修为的功法,持续不了太长的时间。

    而殿中,杨宁的喝声并未起到丝毫作用,近在咫尺的距离,使得李元化迅速扑身到了李复身旁,杨宁跟本来不及阻止。

    李元化双掌中斗真元急速凝结,狞声大喝:“破神掌!”

    实力的狂涨,使得他这次带来的攻击,竟然带来了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带起阵阵微风。

    微风吹起李复额前的发丝,露出一双清冷的眸子。

    泥人也有三分气,李复被李元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激起了他的怒火。

    面对着李元化这强猛一击,李复并没有退后,而是将右拳紧握,身形略微弯曲,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怒狮一般,沉寂瞬间,身体犹如离弦的箭,猛冲而出,主动印上了李元化的双掌

    “莲怒!”

    殿内响起一声沉闷的低喝,李复的拳头,在众人的眼中,狠狠的与李元化对碰在了一起。

    “砰!”两人在半空相遇,略微寂静,李元化原本狰狞的脸色骤然惨白,血迹不断的从嘴角溢出。

    恐怖的劲风,直接是让李元化犹如那断了线的风筝,径直的飞向大殿一角,口中一口鲜血不断的喷出。

    殿内,疾驰倒飞而去的李元化,在距离地面尚还有半米距离时,被想要阻止杨宁被稳住身形。没让李元化狼狈的再一次躺在地上。

    望着李元化看似平稳的落下,殿内众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可杨宁的剑眉却微微皱了起来。

    杨宁的右手搭在李元化的肩膀上,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李元化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着。体内有着一股很强的暗劲在躁动着。

    “砰~!”

    一声细微的轻响,那股暗劲在李元化的手臂中爆开,余劲连同身后的杨宁都能够感受的到。

    “噗!~~啊~~~”

    李元化一口鲜血喷出,而后捂着自己的右臂一声惨叫响彻大殿之中。

    右臂耷拉着,被李复的暗劲所伤,骨头已经断了。额头之上不断有汗珠冒出,双目之中,充满着戾气。阴森的看着李复。

    “怎么样?”

    徐长海低沉着脸问向杨宁。杨宁摇了摇头,示意不算什么大事。而后对着李元化冷声说道:

    “你太任性了!只是一个小小的比试罢了,犯得着使用禁术对少府主下手吗!来人,带下去好生照看,不许他出府半步,待到帝武候大人回京后发落。”

    “慢着!”

    殿中不少与李元化交好之人开口道。

    “林寒,你要做什么?”徐长海眉头一皱,沉声喝道。

    林寒走上前去,怨恨的盯着李复,开口道:“一开始就说了是小小的比试一下,既然李元化最后已经输了,为什么少府主最后还要下如此的毒手!”

    望着俨然一副兴师问罪的林寒,李复嗤笑一声,冷冷说道:“这场比试是我提出来的吗?先前他既然已经输在了我的手上,那干嘛还要偷袭我?况且他最后还强行动用了禁术,将修为提升到天元上境,你觉得他对我留手了吗?难道正常的反击我都不能做,就这样站在大殿之中,等着他来攻我?”

    被李复这一通话斥责下来,林寒心中一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李元化背后偷袭不说,还使用了禁术,最后不但没能在李复手上讨了的好,反被打断了一只手臂,这可谓是丢人丢大了。

    可李元化毕竟是帝武候的义子,有着极大的几率能够继承天策府。哪怕现在冒出一位少府主出来,并不代表李元化以后没有机会,毕竟李复是太傅的弟子。这一代的天策府有两位府主,谁能敢保证以后并不是如此呢?

    “少府主的功力显然是在元化之上,打断别人的手臂,这算是正常的反击吗?元化也只是想证实下少府主的身份罢了,用不着下如此的狠手吧!”看着李元化痛苦的样子,林寒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够了!你们都当本将不存在吗!”一旁,徐长海一脚跺下,恐怖的威压向着殿下的林寒袭去,怒声呵斥道。

    “大人,难道李元化的手臂就这样算了吗?最起码也要少府主开口致歉吧!”林寒冷笑道。

    李复的嘴角微微抽搐,眼中一丝寒意露出。明明是对方无理再先,现在竟然开口还要他去道歉?

    “放肆!”徐长海阴沉着脸走下殿来,对着林寒怒喝道:“这场比试是李元化提议再先,背后偷袭少府主本就是对少府主不敬。手臂受伤也是他技不如人,还敢要少府主对他致歉!林寒,你再无理取闹,本将便将你逐出天策府!”

    “可是…”林寒还想狡辩些什么,被殿角一方的李元化开口打断

    “是我不对,不该对少府主背后偷袭。我技不如人罢了。少府主的身份我也认同了。方才少府主使出的招式的确是太傅的功法,末将在这给少府主赔不是了。林寒你无须多言。”

    李元化走上前去,低身行了一礼,而后对林寒使了个眼神,摇了摇头。

    林寒不甘心的看着李元化,片刻后,低下了头颅,对着李复开口说道:“少府主,是我等不对,还望少府主恕罪。”

    看着李元化和林寒服软,徐长海紧绷的脸庞终于有了一丝好转,微微闭上眼,旋即开口道:“李元化以下犯上,处禁闭一个月,待帝武候回京后再另行发落。林寒出言不逊,即日起暂降为百夫长。现在还有谁对少府主的身份有疑问的吗?”

    殿中无人反对,这场闹剧算是结束了。李元化被林寒搀了下去,一同离去的还有几位与他交好的一干小将。

    对于这样的结局,李复倒是不置可否。在殿中众人的注目中回到自己的位置,望着殿内那些敬畏的目光,李复不由的摇了摇头。

    …………

    “怎么了?”杨子虚看着李复脸上的神色并不是很好,轻声问道。

    “你不觉得,这次我好像失了人心了吗?”沉默片刻,李复无奈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刚从长安街上的那场闹剧中脱身,转而有陷入了天策的这谭浑水中来。还将天策府中在年轻一辈中,甚有威望的李元化打伤。看着这满殿敬畏的目光,好像是自己做错了?

    “你想多了。天策中年轻一辈的夺权不是一日两日的了。尤其是李元化,前段时间还跟杨宁大哥有过一次暗争。这大殿之上,大多数都是李元化那一脉的,余下的几乎都在北疆战场上还没回来呢。日子久了,你这然就会知道的。”

    杨子虚看着这满殿的小将,嗤笑道。

    “可夫子送我入天策,到底是何意呢?”李复开始有些迷茫了,这难道和自己的身世有着什么关系吗?

    “管他呢,男儿征战沙场,建功立业不是你所追求的吗?”杨子虚倒是对李复的这番话倒不是很在意,接着邪魅的笑道:“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进入天策府都苦无门路。为什么王寒听到徐神将要将他逐出天策府时,就不敢再言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