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狼 > 第十二章 拜见太宰
    太常寺坐落在长安街中央处,被由三处大殿组成。按照工部的设计,长安街上,几乎揽概了大唐最重要的机构与府邸。但天策府却并不在长安街上,而是在东都南面,紧挨着承天门。

    由于先前李复在上官府前的所为,整条长安街上,布满了军士。那是守护东都的护军——神武卫。

    太常寺门前是一层层恢宏的白玉台阶,台阶上方,便是一座三十六根白玉石柱,拱立起来三座宫殿。

    远远望去,太常寺气象恢宏,神圣庄严,透着一股神圣的气息!

    “少府主,太常寺到了……”

    徐长海的声音传入李复耳中,李复心神一震,猛然回过神来。“有劳将军了……”

    李复下了马车,跟着忠威神将徐长海和振威神将楚天南,朝着太常寺里走去。登上右边的台阶,迎面便是“英武殿”

    “英武殿”中,许多的翰林学士,手中捧着一沓沓厚薄不一的文件,往来穿梭其中。而整座英武殿空间足有三百多长之大,其中用帷幔将大殿分割成一块块的小房间。所有的房间都分门别类,极为严格。许许多多的翰林学士在里面忙碌着,或者整理案卷,或者绘画图纸,或者归类资料。

    大唐六部日常所处理的事情,最终都回汇聚到太常寺之中,李复看到的只是这一座大殿,其余二殿的情况,也和此处差不多。

    “太常寺凌驾于六部及中书省之上。不光是六部之中所处理的事务,都需要在此地备案。还需编写大唐的地理、历法,……等等”

    徐长海介绍道。他说话的时侯,大殿之内,不少翰林鱼贯而入,鱼贯而出。李复只是初略的计算了下,太常寺内怕不有数千人。

    三人一路往太常寺的深处走去。不一会儿,一个长长的走廊,出现在了三人面前。在这里,即没有任何人,显得极为的安静。

    徐长海和楚天南在此停下,:“少府主,到了。走廊尽头,就是三公办公的房间。我等就不方便进去了。”

    李复朝着走廊尽头看一眼,点了点头:“好的。那我便进进去了。”

    说罢,不疾不徐的沿着长廊走去。而两位神将则在原地等着李复。

    李复慢慢的朝三公所在的地方走去。太傅、太宰、太保号为三公,执掌朝政大权。

    在大唐之中,三公的位置虽要高于寻常的朝臣。但却管不了军队的调遣,大唐文武分为两派,文臣由三公率领,武将则大部分是由皇帝亲自任命,兵权也是掌握在皇室的手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由统领兵部的太保负责。

    十步、九步、八步、七步……

    距离那间房间只剩一步之遥时,李复停下了脚步。马上要见到大唐中泰山北斗级的人物,李复的心中不免微有些紧张。

    “进来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后传来。这道声音传出的刹那,李复像是觉得里面的人就是稻香村中的夫子。

    “三公…”

    李复眼闪过一丝丝思忖的光芒,他几乎认定那人就是夫子了。

    “吱~~~!”

    推来那木质的房门,李复走进了房内,房间不大,四周放满了书架。屋内中央摆着一张书桌。书桌后坐着老者

    老者气质儒雅,神态波澜不惊,仿佛泰山崩于前,也毫不改色!

    他身上流露出的那股儒雅的的气息,和夫子身上的所散发气质是几乎一样!不同的是,这位老者的儒雅带着一股洞彻世情的沧桑。与夫子的那种桀骜,截然相反!

    这就是太宰大人,当今大唐皇室的帝师!不知道多少皇子、公主师从于他的名下。他育人之严厉,连皇室的皇子、公主,也心生畏惧,不敢放肆!

    “坐吧。”

    太宰平静的说道,伏在书案之上,并没有去看李复,而是专心致志的用朱砂笔不停的在案上的那几本奏章上批示着什么。

    “学生见过太宰大人。”

    李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然后在太宰的身前坐下。太宰依旧没有抬头,

    当朝三公现在只有两位主持朝政,但是这百年间,大唐天下吏治平明,百姓安居乐业,太宰和太保可谓是躬行天下。

    终于,太宰批示完手上的奏章,抬起头来看这面前的李复,和蔼的笑了笑。

    “你方才叫我太宰大人?师弟没告诉你,我是你的师叔吗?”

    李复闻言,不禁有些尴尬。夫子从未跟自己说过,他就是当朝的太傅,若不是太宰亲口说出,李复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位当朝的太傅,会在一座小山村中一待,便是数十年。

    太宰微微颔首,看出李复的尴尬,而后说道:“这小酒鬼也真是的。什么也不跟你说明,就让你来东都了。”

    李复闻言,心中一惊。看了夫子并没有告诉李复来东都的真正目的。

    “师叔。”李复沉吟片刻道:“师傅他……”

    太宰摆了摆手,沉默片刻;开口道:

    “这件事情,我本以为,你来东都之前他会告诉你。既然他没有说,定有他的用意。罢了,我还是跟你说另外一件事吧。”

    李复听到这句话,心中微震。两件事吗?

    太宰接着道:

    “小酒鬼培养了你十六年了,可见他是把你当成他的亲传弟子去培养,连天策的府主位置都替你安排好了。那南楚联姻的人选他应该选的就是你了。”

    “不过,那个小家伙在东都之中,得罪的人不少。不然也不至于最后远离朝堂数十载。你虽然有天策少府主的身份,可那也护不了你一世周全。手中还是要握有兵权。待到与南楚联姻事情完毕之后,我在将你安排到军中。但你要记住一点。”

    太宰说至最后一句话,神色极为严肃。

    “师叔请说,弟子洗耳恭听。”李复神情严肃道。

    “在军中不可肆意造次,不可做出任何危害大唐的事情。不可生出对大唐不忠之心。要为社稷江山,为天下百姓谋福祉。真正的做以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我希望你牢牢记住。”

    太宰说完,神情严肃的盯着李复,如慧如炬的目光,像是能看穿人心的深处。

    “弟子谨记于心。”李复深深的行了一礼道。

    太宰若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脸色缓和了不少,望着李复,开口说道。:

    “你有什么疑问要问的吗?”

    李复沉思片刻,开口道:“方才师叔说南楚联姻一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师傅选的人是我?还有,师傅为什么会离开东都?我的身世您知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