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狼 > 第十四章 上官家的阴谋
    与此同时,上官府中!

    “啊!”

    一声声惨叫从上官锐的口中发出,只觉得浑身每一根骨头都在剧痛。徐长海下手及重,不光是将上官锐的神海废掉,就连经脉也寸寸断裂!

    上官府中,名医汇聚,就连宫中的御医也来了两位,探清上官锐的情况后,皆不住摇头。

    “怎么样了?”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屋内的上官云和上官虹,扭头看去,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道宽厚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

    “父亲!”

    来人的人正是上官家族真正的掌握着,上官武!两百年前,正是他带领着神策府,助当今陛下登上人皇之位,从而成就现在的鲁国公之位,虽然现在他已不在朝局之中,但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影响力任是很不可小觑。

    “丢人的东西,怎么落得这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详细的全部告诉我!”

    上官武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表情。

    身为三兄弟老大的上官云听到父亲的询问,不敢怠慢。将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上官武听到一半时脸上阴晴不定,打断道:

    “这么说,那个斩旗的少年是天策的少府主了?”

    上官武异道。

    “是的!”

    上官云声音刚落,啪!一个耳光重重的扇到了脸上,上官云的半边脸孔立即高高肿了起来。

    “父亲?!”

    上官云捂着自己的左脸,看着眼前的父亲,整个人都惊呆了。印象中,父亲从未发过这么大火气。

    “几个没有的废物!就这么让人家在家门口狠狠的羞辱我们上官家吗!还被人当场废掉了修为!我的老脸全部被你们三个废物丢尽了!”

    上官武神色狰狞无比,怒不可遏。在自家的门前竟被死对头杀了百名护卫不说,连人皇陛下御赐的帅旗都被人斩断,还有个被当街废掉了修为!简直是奇耻大辱!怎能不怒!

    “噗通!”

    上官云和上官虹两人脸色一变,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上。自此父亲在一百多年前退下来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他发过这么大的怒火。急忙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叙述开来。

    可在怎么说,此事已然成了定局,已经传出去了,恐怕现在整个东都都在看着上官家的笑话。

    “如此说来,天策是带来了三千护府骑兵,连同忠威神将徐长海也出手了?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上书陛下,这种事情还要我去教吗?在东都皇城中纵兵杀人,帝武候也没这个权限!我前几日刚联合了勇武候,打算利用西北之战的那件事情,搬倒帝武候。可今日一事,令我上官家丢尽了脸面,还怎么和勇武候联盟!”

    上官云一开始还只是认为父亲是为了家族的脸面而震怒,但听到此处,骤然间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不过短短数息之间,浑身颤抖,冷汗如雨。

    北疆防线一役中,帝武候强行征用西南三郡那本应该上交朝堂的粮饷,导致人皇陛下已经有些不悦了。可令上官云万万没想到的是,父亲竟然联合了勇武候,借此大好时机排挤帝武候。可今日这么一闹,却令上官家丢尽了脸面,勇武候还会不会和自家合作,现在看起来,倒成了个难题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一个在东都丢尽脸面的世家,还会有多少人愿意与他沾上关系呢?

    “爹,孩儿错了。这件事情孩儿根本就不知道!”

    上官云和上官虹心中惶恐不已。

    父亲要联合勇武候对付帝武候一事,他们毫不知情。这么多年了,神策和天策之间摩擦不断。上官家也一直想搬到帝武候,可却一直未能如愿。原本帝武侯在朝中还有着太傅为盟,上官家本就处于下风,但现在太傅也原来朝中,这些年才慢慢的将情形扭转过来。

    此次西北戎狄一战,天策军中粮草供应不足一事,本就是上官武暗中掣肘。正好勇武候愿意借此机会,和上官家合作,上官武当然乐的见到。有了勇武候这座大神的助力,上官武有信心,借着天策粮草不济一事,可以使得天策军在西北一战上讨不到多少好处。

    但没料到的是,帝武候竟然敢强行争夺南方三郡的赋税,补充到军中。而且今日看似胡闹的一幕,实则是在警告着上官家。现在的情形,勇武候估计也不大会在和自己联手对付帝武候了。

    若是让天策府这次成功的拿下西北战役的战功,到时候天策府的地位将会比上官家高出一大截,朝中的势力也会纷纷倒向天策一方。到那个时候,上官家将会完全的失去和天策抗衡的机会。

    想到此处,上官云和上官虹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好了,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们。”

    看着两个儿子惊慌的样子,

    上官武心中又不禁一软。说到底,这件事上也完全怪不了他这几位儿子。毕竟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

    为了这次对付帝武候,西北战场上所发生的一起,都没告诉过家族中人。连他的儿子们也并不知晓,天策粮草不济是他在幕后主导。

    就算是这件事,告诉了他的几个儿子,也起不来多大的作用,反而会将消息走漏的风险加大。

    上官武虽然嘴上安稳这,心中却依旧感到深深的不安。他深深的知道今日一事,背后的深意有多么的严重。

    若是因为这件事,导致和勇武候的联盟失败,那么不出一年,帝武候绝对会强势打压上官家。到那个时候,恐怕情形会比今日严重许多。

    “爹,那现在和勇武候联盟一事,算是失败了吗?”

    上官云此刻也想通了,为什么徐长海不仅要废掉上官锐的修为,还要将那数百位神策的将士当街斩杀,原来这一切都是在立威,是做给勇武候看的。

    “失败?”

    听到上官云的话,上官武冷冷一笑。

    “帝武候这步棋算是走错了。想羞辱我上官家,迫使勇武候放弃与我们的结盟。可勇武候会怎么想,难道会等着帝武侯先收拾完我们,在去收拾他吗?让帝武候逐个击破吗?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勇武候不傻的话,应该还是会跟我们结盟,只是我们在帝武候未回东都前,能将下一步走好,让勇武候看到我们家族中还是有资格和他结盟,那么今日的羞辱,他日自然能够找回。”

    上官武的眉头紧皱着,沉默许久道。

    “那下一步我们改怎么办呢?太常寺中的探子来报,太宰将各御史参奏天策的奏章全部给压下来了。太保也入宫面圣,为天策求情了。陛下那边恐怕也不见得因为这件事,就处罚刚打了胜仗的天策府。”

    上官云沉思许久,忧虑道。

    “天策府刚击退戎狄,这个时候,人皇陛下绝对不会为了臣子的面子去处罚天策。不过那个所谓的天策少府主,倒是提醒了我。没想到他竟然是太傅的弟子……去,查下那个少年从何处而来。”

    上官武脸色阴沉道。太傅的弟子…自此十六年那一晚之后,东都之中,人人都知道,太傅的名字对陛下来说,已经是一个禁忌般的存在。若是在这件事上能做点文章…

    “父亲,这有用吗?帝武候、太傅这二人可也是当年助陛下登基的重要人物之一。而且,帝武候与太傅交好,这在东都那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啊。陛下会因为太傅从而削弱帝武候吗?”

    上官云疑惑道。

    “你不必管,照做就是,为父自有为父的用意。呵呵,若陛下还继续信任太傅的话,也不至于太傅出走十六年之久,至今不下旨意让太傅回京。”

    上官武冷冷道,十六年前的事情,他是为数不多所知道内情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