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狼 > 第十七章 染血的梅花(中) (第二更)
    阵风夹杂着冲天的杀意,破开与寒风一同降临在上林苑门前的梅香,向长安街上那十余骑席卷过去。

    此人是姜墨渊,见到上林苑此刻的画面后,他话也没说一句,便回到后园,而后便是持枪杀到!

    八尺长枪在手,方能陷阵杀敌。

    没有任何言语,姜墨渊握着长枪从上林苑冲了出来,毫不停顿时便向那名青年贵族和那十余骑杀将过去

    黝黑的八尺长枪泛起道道寒光,反射着正午的阳光。向着四周散去,并不温暖,一味肃杀

    杀意冲天!

    居住多年的府邸,大门却被人肆意破坏,这是何等样令人愤怒的事情。

    姜墨渊很生气,出手便是凌冽的杀招。

    长安街上,骤然间枪啸如虬龙。

    那名青年贵族双眉微挑,不发一言。缰绳微提,战马向后退了数步。

    身后有骑士出现在他的身前,手腕一翻,两支精钢打铸的长枪,便出现在了前方,印上了姜墨渊的枪。

    这三支长枪为同一种材质所铸造,只有大唐最精锐的天策军和神策军所配备。

    看到这两支长枪迎面而起,一旁的李复也明白了,这十余名看似是上官家子弟,实际上都是神策军中的高手。

    但楚戈哪里会理会这些,八尺长枪带着杀意凛然的寒光,依然向前刺了过去。

    枪芒所过之处,尖锐的破空之音响起。雷啸如琴鸣,破千军如入耳。!

    破军枪法!

    两声震耳欲聋的脆音。

    当当

    两柄钢枪变作数截,直直的向这个街道深处飞去,重重落在地面,响起铿锵之声,震破青石板,砸烂了街边一座建筑的外墙。

    那两名骑士闷哼声中,被击下座骑,倒在地上,胸前出现两道清晰的伤痕,鲜血汩汩而出。,

    这便是破军枪法的真正威力!

    当然,那两名骑士都是大唐神策军中的佼佼者。可姜墨渊爆怒而出,一枪挑断了对方两支长枪,同时将其斩于马下,自己脸上的神色也有些微白。

    他握着长枪,站在残破的门前,看着那些人,神情极为傲然,。

    只是刚才在暴怒的情绪下,姜墨渊将体内中的真元提至巅峰,一招间迸发出来,现在还有些微微气喘。

    上官域看着姜墨渊,眼睛缓缓眯起,仿佛柳叶一般,眼光愈加锋利,寒冷的话语,从他红薄的双唇间发出,也变得阴冷了很多:“楚戈你可真是好大的威风啊,敢杀我…”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杨子虚给打断了:“杀你神策的两条狗又如何!”

    杨子虚话音刚落,转身夺过身边上林苑一人手中的长枪。

    上林苑的大门被破。太傅亲笔书写,陛下加印宝玺的牌匾被毁,令上林苑众人无不愤怒,从后院闻讯赶来的人群中皆是手持长枪。

    长安街上,朵朵寒梅随风飘落,杨子虚持枪只指上官域!

    有数名骑士注意到杨子虚的动作,为了保证上官域的安全,他们向上官域的身前靠了过去。

    这时,杨子虚怒吼一声,单臂一枪砸下、

    轰一声恐怖的巨响,在长安街上响起,无数烟尘破石而起。

    上林苑的地面,微微震动,长安街地上的青石板皆寸寸碎裂,化为齑粉。

    两声闷哼

    两名骑士化作两道黑影,远远的砸在了长安街深处,重重摔落在地。

    他们的手依然握着铁枪,但铁枪已然弯了

    上官域坐下的骏马速度极快,再次往后撤数步,他虽未被杨子虚这一枪所击中,但却被街道上溅起的污水与烟尘,污了衣裳,先前冷漠的眉眼,再难保持住矜持的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握着马缰的右手微微颤抖。

    及其愤怒!

    他的目光落在上林苑前这三名少年的身上。

    现在的他,心中万分怒火中烧。

    他强势而又不讲道理,指使手下将那扇十分碍眼的大门给打破,而后又一脚踏碎了太傅亲笔的牌匾。他觉得这很满意,很符合自己高贵而强大的身份,待到这府中昨日在自家门前撒野的少年出来后,他准备先侮辱一番,然后便是将他杀了!

    徐长海昨日的威胁,东都各大世家可能都要掂量下,但他不需要。

    结果,不要说侮辱对方,他连准备好的开场白都没说完,便有四名下属被打成重伤。

    他在这东都长安街中,昨日不仅让人将自己府前的帅旗斩断,结果今日反而送上门去,让对方在自己的眼前打伤了四名下属。他感觉自己无疑被人狠狠的挨了一个耳光!

    这无疑对他的身份来说是种侮辱,给了他,以及上官家又一记响亮的耳光!两天,几乎是在同一个人手中,丢了两次脸!使得他非常生气。

    东都所有世家子弟都知道,他愤怒起来,会导致怎样恐怖的结果发生。

    在他盛怒的时候,就算是宗人府,也要保持沉默

    他看着门前站立的三人,就像看着三个死人。

    “很好,很好……”

    上官琦怒极反笑,苍白的脸颊上现出一丝腥红的颜色,显得有些阴森。

    “姜兄,让下!”

    姜墨渊的肩膀上,一只白皙的手掌搭在上面,冰冷的话语从身后传出。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刺骨的杀意从身后传来。

    李复的双眼中不带有任何情感,另一只手握住了腰间的剑

    杨子虚也望着李复,刚才他和姜墨渊相继出手,但杨子虚并不希望李复也卷入其中。

    姜墨渊看着李复,他当然知道李复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拦道:“少府主,这件事无须您动手。”

    “因为他玷污了夫子的字了,而且说的话也让我很不高兴。”

    “太傅?”

    “是的。”

    “没有人可以在我的面前侮辱夫子然后就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未发生,他也不行。”

    他说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迟疑,如同稻香村中夫子从小教导的那样。不卑不亢,洒脱,世人评说与我何关。更重要的是,他踩到了夫子的字上了。

    姜墨渊看着破败的大门,而后又看了看一脸杀气腾腾的李复,沉默不语。

    这着实有些让他为难,李复现在已经是天策少府主了,而对方的身份和实力,并不比李复差多少。万一李复出了什么差池,他绝对没法向徐长海和帝武候交代。

    “你知道他是谁吗?”杨子虚走道李复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李复说道:“管他是谁,我只知道他踩了夫子的字。”

    “他可是上官贵妃最宠爱的侄子啊。难道你还想……?”杨子虚看着李复的表情,瞬间明白了李复在想什么,倒吸一口冷气。

    李复这是想要杀了上官域!

    李复说道:“你难道怕上官家?我可不怕。”

    杨子虚怔怔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确认李复他却是不是在说笑。

    “你确定要杀了他?”杨子虚认真的问道。

    “不行吗?”李复点了点头,并不在意对方是何身份。

    杨子虚拍了拍他的肩头,认真的说道:“你昨日刚斩断了上官府前的帅旗,今日又要对上官域下手…这个仇…是不是结的太深了。”

    李复冷冷的笑着,眼神中丝毫不掩饰对上官域的杀意。既然对方今日是想来找自己的麻烦,那么还管许多干嘛。

    上官域,用极为阴冷的眼光对上李复的目光,他的唇角竟带着一丝笑意,声音却比这东都的天气还要更加寒冷,赞叹道:“真是了不起的少年,竟然敢对我起了杀意?”

    …………………

    他今日上午刚刚带着亲随从北疆防线归来,刚回东都,就看到府前那断掉的帅旗,还有府前那冲洗后,仍旧残留下来淡淡的血迹。这才知道昨日发生的一切。连家门都没进去,就带着人四处寻找李复的下落。当知晓对方来到上林苑的时候,上官域便不再畏缩,神策和天策不合也不是一朝一夕,就算对方是天策少府主。徐长海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毕竟自己是姑姑最喜爱的侄子。

    于是他打碎了上林苑的门,又一脚踏碎了太傅亲手书写的牌匾,不错,他今天的确是来找李复麻烦的。

    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敢对自己生起杀意!

    上官域容颜俊俏,肤色极白,此时北风微拂,夹杂着街道两旁的梅花,落在他的脸上,显得更加白,仿佛玉石一般,但只有真正熟悉亲近他的人才知道,此刻他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

    神策府和天策府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从圣后年间两府之间就为帝王的归属形成了两个不同的阵营。但双府却一直没有过较大的摩擦,哪怕是再怎么不合,也没有发生明面上的碰撞。

    就算自己给那所谓的天策少府主一些教训,想必皇室也不会责罚太重,毕竟皇室要的是两府之间的平衡,而不是一家独大。

    “似乎今日打碎这间破门是有些冲动了……不过,这样更刺说道,右手轻提缰绳。

    要打倒眼前三人,他必须一出手便是杀招。

    因为他知道,过不了多久,这里的事情就会传出去,东都的大人物们很快就会敢来。说不定现在就已经在来的路上,所以,自己要速战速决!

    他要直接碾压过去,把眼前的三人碾平!最主要的是从李复身上踏过去,如同对待一条死狗一样碾过去!

    他要让整个大唐都知道,上官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欺负的,哪怕对方是太傅弟子,天策府的少府主也不行!

    狂风忽骤,自梅花数落下的花瓣瞬间变的很多,落在长安街的青石板上,铺成一道白黄色的花毯。

    花瓣在空中飞舞,遮住很多人的视线。

    蹄声乍起,然后连绵如雷,十余道黑影如箭一般射向李复三人的方向。

    那些战马明显皆非凡种,皆是北方上好的马匹,在如此短的距离内,竟加速到一种恐怖的程度

    看着这幕画面,杨子虚看了姜墨渊一眼,而后又对着李复使了个眼色,浅浅的点了下头。

    可能是因为紧张,也可能是因为兴奋。三人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异样的笑容。

    刚才简答的对视中,场中的三人都明白了相互之间的想法了,这是一种难以说明的默契。

    李复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手轻轻的放在腰间的剑柄上、

    而后,一道身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出现在场间,一朵朵青莲出现在青石板上,转瞬间迎向上官域和那十余骑

    数声恐怖的断折脆响,十余柄长枪从中折断,十余骑重重摔落青石板上。

    根本没有人能够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铁枪断折的声音消散后,青石板上才出现淡淡的青莲。

    那人的身法究竟快到什么程度?居然肉眼根本无法看到!

    ,

    上官域眼瞳微缩,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机。

    他没有想到,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他没有退,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再快也不如对方快。

    他暴喝一声,双手握着铁枪向身前刺去

    铁枪所刺之处,正是那道身影所要经过的路线。

    他体内的真元磅礴而出,配合着霸道的枪势,竟把空中飞舞的梅花瓣化作一道道锋利的兵刃,在半空中划出破空之声。

    梅花瓣中忽然出现一朵青色的莲花,正好在铁枪枪尖之前

    那朵莲花一出现,铁枪所有的光彩都尽数被夺走。

    那些绕着枪头旋转的梅花瓣,纷纷崩裂,然后消散。

    上官域这柄铁枪当然不凡,尤其枪尖乃是神策府中最好的工匠打造,用的是夺自蛮族的玄铁,坚韧异常,在西北大战的战场上,不知道刺穿了多少戎狄的甲胄,依旧坚硬异常,然而在那只银枪头前……铁枪的枪尖竟然瘪了

    一道难以想象的力量,顺着铁枪震回。

    上官域虎口流血,再也无法握住枪身,只听着嗡的一阵鸣叫,铁枪剧烈震动,倒挫而回,势若羽箭

    如果铁枪撞中他的胸口,就算不死,也会身受重伤

    而就在这时,上官域看清楚了。

    那是一只很白皙的手。

    手中握着的那柄一柄青色的长剑,剑芒所指的方位,正是自己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