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狼 > 第二十九章 第二道御旨
    “这是怎么回事?入主兵部,难道陛下要将侯爷调走吗?”

    “入主兵部?那我天策府怎么半?”

    “为何要入主兵部,不是加封帝武王?让一位亲王入主兵部,为何如此赏赐!”

    ……

    四周围,人群一片沸腾。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众人几乎都要以为耳朵出了问题。而跪在帝武候一旁的徐长海,望着帝武候的背影,心中更是掀起万丈波澜。

    帝武候加封为王,这份嘉奖远远超出众人原本的想象。大唐立国八百年之久,封王之人也不在少数,但大多数都是些无实权的王位。而帝武候现在手握着天策大军,手中的权利远远比那些个亲王、郡王高出许多。可现在陛下明旨让帝武候入主兵部,也就是剥夺了他天策府的权利。这是典型的明升暗降!

    “怎么会是这样?难道是因为上官家的事情?”

    徐长海圆睁着眼睛,嘴唇颤抖,心中一片混乱。天策府在北疆防线上连番血战,难道仅仅就是为了一个不入天策府主的位置。一位亲王入主六部之一,这是大唐开朝以来的第一次!

    几乎是本能的,徐长海感觉朝堂上已经出来问题。

    “臣,接旨!”

    寂静!

    整座天策府周围一片死寂,已经完全没有了半点欢乐的气氛,就连那些对大唐朝政一无所知的普通呼罗珊战士,都感觉到了异样。

    “公公,恕本将多嘴,陛下既然加封侯爷为王了,为什么还要入主兵部呢?这不符合礼法啊?”

    等到圣旨宣告结束,徐长海一个箭步上前,问道。而他问的话,也正是天策府众人想要问道。

    帝武候自先帝年间就接管天策府,二百年前那场帝位争夺中,也正是因为帝武侯手中的天策军,才为陛下登基,赢得了几大的几率。但如今却被剥夺兵权,明升暗降,下放到兵部。

    “徐神将,这是陛下的旨意。难道陛下下旨还要与你商量吗?”

    那位胖胖的太监,笑眯眯的瞥了一眼徐长海,不冷不热的说道。

    瞬间,徐长海立即皱起了眉头。而四周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作为大唐的重将,天策府的战神,除了帝武候之外,还不曾有人敢对徐长海如此说话,哪怕对方是人皇的贴身太监也不行。

    “陛下将帝武候下放兵部,难道不会怕我们这些天策众将士心寒吗…”

    徐长海的虎眼微微眯起,丝丝寒意绽放,很是不满这道御旨。

    然而仅仅是这番话,却让右宰相李林甫与眼前这位高公公后背一阵发凉。

    帝武候掌管天策府百年之余,整个天策军就如同是帝武候的私军一般,被深深的打上烙印。虽然帝武候并无任何反意,但若是这道旨意,导致帝武候心中不满,从而指使天策军做些什么的话……到那时,怕是连陛下的御旨也无法起到多大的效果。

    “长海,退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儒雅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中响起,一直未曾开口的帝武候突然说话了:

    “陛下御旨,臣知道了,臣领命。”

    帝武候的话平平淡淡,波澜不惊,但刹那间,四周围瞬间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落到了帝武候的身上。

    “帝武王,陛下的旨意您也知道了,恭喜您晋封为王!既然陛下有旨,让您整顿兵部,那么请您回头移交天策府兵权吧。”

    就在这个时候,右宰相李林甫,突然开口道。

    他脸色红润,有如春风一般,堆满了微笑。抚须笑道。

    “什么,移交天策军权!”

    “侯爷刚刚才接到圣旨,你们现在就让他交出兵权,究竟是何意!”

    “帝武候千里支援北疆防线,死伤我天策多少将士,陛下不奖也就罢了,现如今被封王,反而要将原本的兵权剥夺,转而进入已经是一个空壳子的兵部!”

    ……

    一瞬间,天策府所有的将士全部,确实是件耻辱。”

    “不错,我认同虎啸将军的说法。虽然现在有着节度使制度,但那也都是胡人,也无法就是那么几个地方罢了。并不是大唐所以的州郡都是此制度,兵部现在的权利也并未削减多少,起码,双府四军还在兵部的管辖之中。再者侯爷入主兵部,神策府是受侯爷的管辖,这对我天策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个好消息。”

    大殿之中,众将分为两派,一派任何不该领这道旨意,另外一派,认为帝武候入主兵部并不是一件坏事。除去那几位节度使之外,兵部任然掌管着大唐其他地区的兵马权限。

    “剑秋,你认为呢?”

    帝武候抬了抬手,打断了双方的争论,看着殿内唯一一位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侯爷,陛下久居深宫,如今却是亲下御旨。看来陛下对您的忌惮任未减弱。除非谋反,否则,兵部尚书一职,您不接也得接了。”

    中年儒生沉声说道,眉宇间,显得心事重重。

    最后一句,中年儒生看着帝武候,目光深邃无比。

    帝武候望着那位儒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心中若有所悟。

    “既然如此,那就入主兵部吧。”

    说完这句话,帝武候轻浮衣袖,从座位上站起,慢慢的朝外面走去。

    ……………………

    “踏踏踏!”

    而就在天策府宣读圣旨的那一时刻,一匹快马从中书省内疾驰而出,马上之人背负这一道令旗,上书御旨二字,朝着南方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