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1983开始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树大招风
    西单北口,东西两侧。

    伊莲服饰在西,过条马路往东,便是88年建立的京城首家劝业场。里面有七个行业的共十七家国营店,另有数十个体商户。

    这些个体户以前在东侧做生意,规模小,太分散,跟西单发展规划不符,便将他们迁入了劝业场。

    后来商户越来越多,又有了大型个体商业区——百花市场。今年更是修建了一栋华成大厦,乃首座现代化的豪华购物中心。

    总体路线是什么呢?

    就是集中个体户,消灭平房,全建成洋气商厦。北口东侧已经改造差不多了,跟西侧形成鲜明对比。

    把边儿俩门脸,一个比一个显眼:结婚用品商店,隔壁的伊莲。

    “很遗憾您没中,谢谢惠顾!”

    “恭喜您,抽中优惠卡一张。”

    “恭喜您,抵用券20元。”

    店铺门口,依旧人山人海,好像集中了全西单的客流量。普通版的文化衫疯了一样往外出货,连带别的夏季款也卖出去不少。

    旁边的黑板处人最多,一群闲汉看热闹。起初还写正字,后来发现写不起,只能当晚统计销售量,第二天给个数。

    在几十人赤果果的目光下,妹妹擦了擦黑板,大笔一挥:“截至昨晚,爱心盒饭累计量已达……”

    咝!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此店竟恐怖如斯!一个大大的“十万”,刺绪又高涨。

    “妈的,给我来一件!看着心痒痒。”

    “哎哟,回去我媳妇儿得骂死我。”

    “你媳妇儿得夸死你,人家豪气,你也不差。”

    “对,都为亚运做贡献!”

    同时,又有些人默默算账,十万份盒饭,也就是卖了三万多件。

    这特么才几天?比大商场都夸张!

    刚才换花样秀恩爱的一个哥们,咬牙买了套珍藏版。他提着袋子挤出人群,过马路到东边,嘴里不停嘟囔。

    本来给丈母娘买礼物的,结果冲动消费,兜里还剩二十块钱。为啥不把这套当礼物呢?丈母娘太胖,没那尺码。

    他转悠转悠,溜进百花市场,一进去就听两边床子猛喊:

    “文化衫!文化衫,亚运文化衫!”

    “二十块钱一件,留纪念啊!”

    “哥们,买一件吧?”

    小伙子瞅瞅,各种花里胡哨的短袖t恤,料子磨手,印着盼盼标志。以前不觉得,现在咋看咋土。

    摊主见他要走,忙道:“我这还有别的,别的!”

    “哎哎,十五块钱行不行?”

    “十块!哥们十块钱啊,这可是赔本价!”

    小伙子回身,拍拍纸兜,“刚买的,您省省吧。”

    “伊莲?伊莲多贵啊,衣服能穿能见人就行,买那玩意儿!”

    “人家赞助商,你是么?”

    小伙子没理,继续挑礼物。

    这一溜摊主齐刷刷难堪,末了蹦出一声真情实感,“艹!”

    …………

    早晨,百花胡同。

    张桂琴上班了,许非在家招待李程儒。

    这货拿来几瓶好酒,牙花子都乐出来了,“四万件,四万件,一扫而空!珍藏版也卖了五分之一,哎哟,许老师您做生意就如天外飞仙,羚羊挂角,我算服了。”

    “夸张了啊,我这就是薄利多销,外加宣传吆喝。

    利润大,成本也高。我联系了几家大国企食堂,他们提供盒饭,内部价,最后也得上百万。”

    “应该的,应该的!”

    李程儒拍着胸脯,“这钱我们一人一半,国家大事,匹夫有责。”

    预估60万份盒饭,听着多,其实也就够志愿者每人吃一顿半。许老师大手笔,这次能为京城gdp增长贡献001。

    “我明天……不,我下午就去,催他们赶紧生产。面料也不太够了,我再进点。”

    “珍藏版卖到一半先停一停,剩下的亚运期间再销售。30多个国家参赛,光外国游客就得十几二十万,西单是必逛的地方。

    开幕式之后,我们第二批货上架,主打男女西装。这次走高价,一千套就行。”

    “那有没有第三批,运动装还得上线呢?”

    李程儒急着追问,见对方笑而不语,忙道:“我肯定跟着你干,我最服有本事的。”

    “运动装不忙,亚运之后必迎来体育热潮,以后再说。”

    “行行,听你的。”

    李程儒没别的,吃肉吃的倍儿香。

    俩人正聊着,门咣啷一开,张桂琴慌张张回来,“小非,店里遭贼了!”

    ……

    伊莲服饰今天依旧热闹,围了好多人,议论纷纷。

    “谁啊这么缺德,见不得别人好。”

    “霍霍得跟猪圈似的,忒差劲了。”

    “也怪这家最近太火,西单生意全在这儿,眼红呗。”

    “让一让,让一让!”

    许非和李程儒挤进去,心惊肉跳。

    门开着,标志性的大玻璃窗被砸坏,里面狼藉一片,衣服被扯烂甩在地上,墙面也泼了油漆。

    警察正在勘查,一抬头:“哟,许同志!”

    “你好你好,现在什么情况?”他握了握手。

    “初步估计,作案时间应在昨天深夜,今儿一早被发现。损坏大玻璃窗两面,衣物一百九十六件,现金失窃一百零七块,具体数额还在核算。

    呃,您平时有得罪什么人么?”

    “没有。”

    “最近一段也没跟人结怨?”

    “绝对没有。”

    警察问了些事情,表示一定认真负责,尽快找到罪犯。

    待他们走后,张桂琴心有余悸,道:“幸亏我每天都把钱带走,库存也没剩多少,不然就毁了。”

    李程儒沉着脸,“艹他妈,这特么谁干的?”

    “还能有谁?贼不可能扯衣服,泼油漆,咱们最近太扎眼了。”

    “那怎么办啊?”

    “先停业装修吧,正好你去处理下一批货,我去联系报社。”

    “这个……不用吧,警察不说尽快破案么?”

    “说是说,但也要给点压力……”

    许非最郁闷,可他必须淡定才能让别人放心,“得让人知道知道,赞助商的店不是那么好砸的!”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