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 第516章 朝廷的眼中钉
    北京城外城二三十万百姓与刘家寨的关系较为密切,虽不是刘家寨佃户,却因外城多为漕帮帮众,多为刘家寨赶车运输货物或做工啥的,刘家寨对外城居民出售粮食基本上还是低价粮,数倍低于内城价格,油盐酱醋茶等各种物品都是很低的价格,与数年前基本上没太大变化,只要拿着刘家寨标识牌牌,就可以购买自己需要的货物。

    内城、外城,同样的货物,仅仅只是一墙之隔,价格却相差数倍,这得多招人恨!

    以往都是内城百姓,哪怕一个乞儿站在外城八尺大汉前,都是抬着脖子的,优越感极强,如今反着来的,外城根本看不起内城穷讲究,但两者同种物品却相差数倍价格,走私也无可避免。

    陈三严抬眼看向跪着的陈小六,阴着脸有些不悦。

    “小六,你跟着哥哥多少年了,哥哥可有亏待了你?”

    “大哥……我……我……”

    掌簿周文海眉头微皱,叹气起身,来到陈小六身前蹲下。

    “小六兄弟,内外城物价相差数倍,国公也只是让寨子里给了咱们铜牌凭证,其余的并未太过多言,国公爷难道不知道数倍价格,仅一墙之隔会没私下里贩卖之事?”

    “国公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就给咱们兄弟留的福利,忠字堂私下里贩卖发财也就罢了,怎么还与大明钱庄有了干系了呢?”

    “行了,什么都别说了,忠字堂所有牵扯的人,都给老子滚去大明岛!”

    陈三严冷眼看向所有低头之人。

    “哼!”

    “还有谁,自个站出来!国公待咱们如何,你们自知!”

    “忠义,啥是忠义?”

    看着一群低头之人,陈三严气就不打一处来。

    “十五过后,小国公就要册立为皇太子,过了今年,就还有十四年,或许根本就不需要十四年,小国公登基为帝后,你们但凡有些忠心的,今后也能给自家挣了公侯啥的,为了丁点钱财,丢了个国公侯,国公少了你们的钱财了吗?”

    ……

    见一群人低头,陈三严喘着粗气,心下莫名窝火,猛然一拍扶手。

    “砰!”

    “一群娃娃都比你们强,一群不长进的混账东西!”

    飞天虎何进上前“砰砰”一阵。

    “俺……是俺,若非是俺,小六兄弟也不会犯了规矩,帮主,要罚就罚俺,此事与六子兄弟无关,是俺……是俺对不住国公爷!”

    “哼!”

    陈三严冷哼,心下却大大松了口气,陈小六是他多年兄弟,忠字堂犹如他手臂,骤然自斩一臂很有些犹豫,见何进站出来承担,提起的心放了下来。

    “国公爷……看着不让咱们卖给内城物资,可并不是太过严厉!”

    “一群混蛋……”

    陈三严管着十万漕帮多年,身上莫名带着些威严,见一群人不敢吭声,深吸一口气,压下了些怒气。

    “国公爷私下里,给了外城所有人流了口子,一个牌子一月可购买五十斤粮,节省下二十斤没问题!”

    “国公爷留了口子,多余的就不能犯了规矩,更不允许私下里威胁恐吓自己兄弟姐妹!”

    “再让老子知晓你们混账作为,老子连送你们去大明岛都不用,直接砍了你们的脑袋!”

    “哼!”

    “所有犯事的,自己去领三十鞭,若敢隐瞒……别怪老子无兄弟之情!”

    听了这话,一干人心下大大松了口气,下一刻更让陈三严气愤不已,哼哼唧唧,堂上几乎一空,气的他大骂,连踢带踹赶走仅剩的三人,一屁股坐在椅凳上直喘粗气。

    “一群混账东西……”

    周文海无奈苦笑,拍了下他肩膀叹气道:“城内城外的价格相差太大了,也难怪兄弟们想着趁机捞一把。”

    不听不气愤,陈三严又一阵恼怒冷哼。

    “捞一把……不是不可以!内城又不是没有兄弟,随意找个地儿,根本不需要偷偷摸摸,咱就光明正大的,谁还能说了啥咋滴?”

    漕帮跟着刘卫民较早,这么多年了,他很清楚刘大驸马的脾性,既然留了个口子,刘家寨留给外城百姓二十斤粮食的空挡,二十斤又不重,进了城一转眼就能出手,百姓有这个空挡,漕帮掌着漕运更不在话下,北地粮商或许可以打压刘家寨北面粮食收购,南方就是织造府的天下,除非你别出海走商,就算你只是个单纯的江南粮商,断了你漕运,照样卡得你不要不要的,更何况,海外运入的粮食大多都囤积在小琉球和南京城,江南北上进入京城的半数高价粮,皆出自江南囤积之粮。

    漕帮想正大光明太容易了,直接自南京库里拉粮食即可,所有人只是盯着刘家寨,并不会太过注意南京粮食输入问题。

    “老周,你警告下一帮混蛋,国公爷不久就来了京城,赚钱机会有的是,咱不急于一时,等国公爷来了,问问国公爷态度后再说。”

    周文海微微点头,说道:“如此也较为稳妥些,些许银钱看着颇多,总共赚取的也不会超过百万两,其他粮商分润分润,兄弟们就算敞开了赚取,也不会超过二十万两,为了这点银钱,不值!”

    陈三严微微点头,见了太多银钱,反而对银钱不是太过在乎,漕帮算是最早的队伍,他是领头人,一旦新皇登基,论功行赏也绝少不了他的,对于维护刘家寨、驸马府利益反而更为在意。

    陈三严心下总觉的有事,皱眉说道:“老周,你读书多,俺总觉得像是要发生了大事,又老是说不清道不明,你跟俺说道说道。”

    多年来的书生执拗早磨了个精光,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汉子,周文海也有些皱眉。

    “陕西出了些事情,很可能……会出很大很大的祸事。”

    陈三严一愣,不解道:“陕西?陕西出了事……与咱们又何干?”

    周文海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

    “不知道。一般的小事情,国公爷是不会太过在意的,就算当年闻香教作乱,国公爷也只是让我等稍微注意些,而今日……却舍去了皇庄、王庄之外所有田地。”

    “京城内,朝廷名下报社如此污垢宁德驸马府、刘家寨,国公之产业,乃至钱庄、粮庄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农户纷纷与寨子解除契约,看着国公损失无数,可……可你发现没,咱们的报社对此不闻不问,无论百姓有多少人兑换银钱,也无一丝异样言语,这说明了什么?”

    陈三严皱眉许久也没想了清楚,挠头道:“老周,你就别与俺兜了圈子,这说明了啥啊?”

    周文海叹气道:“这说明……国公刻意与朝廷、百姓脱离开来。此时看着国公损失了无数,但这些损失在国公看来根本算不得什么,脱离开来……是……是长痛不如短痛!”

    “长痛不如短痛?”

    “嗯。”

    周文海沉思良久,无奈摇头,叹气道:“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不可知。只能静等。”

    陈三严微微点头,两人一阵沉默。

    看着空无一人椅凳,陈三严突然说出让周文海意外话语。

    “老周,朝廷不敢如何了驸马爷,你我还是小心些,出入必须多带几个兄弟,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应该小心些,家里的人还是送去寨子吧。”

    ……

    “也好,明日就让人送去。”

    刺杀,在他们接手漕帮的那一刻就没停止过,漕帮控制了南北河运通道,每年数百万两价值的南北货运,以往漕帮只是官府的狗,只是帮永远上不了台面的苦力,如今却是个怪兽,官府也奈何不得的怪兽。

    陈三严、周文海知道,宁德驸马府没有坍塌前,没人敢明着动了他们,但这只是明面上,控制了河运,得罪的人太多了,总是有些人暗里刺杀。

    京城粮价如同脱了僵的战马,一日一价,所有人心下惊恐不已,不仅仅是普通百姓,那些大商贾回头去看时,反而察觉了自己并未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财富,高昂的过路费、高昂的粮食收购价……没有得到想要的财富,反而让自己处于更加危急境地,各家店铺门前围拢的百姓情绪愈来愈愤怒不受控制。

    马车停顿,前院的争吵谩骂声入耳,福裕粮庄掌柜王九跳下马车,又侧耳倾听了一会,嘴角不屑上翘,手中檀香镶金佛珠微微转动,在一旁孙家管事弓着身子引领下,大步走入看着只是个青砖瓦石大院。

    大院并不似江南,没有江南那种精致小桥流水,只是个干净些的庭院,什么都没有的巨大空地。

    王九见惯不怪,知道如此庭院才方便马车进出、装卸货物,根本不用管事引领,径直走向庭院深处,远远就看到三棵大树下的阁亭中坐着高矮胖瘦十余人,所有仆役都被赶的远远。

    远远的,人未至,王九已经高高抬起手臂抱拳。

    “孙老,恭喜,恭喜啊!”

    “哈哈……”

    王九大笑,阁亭中几人随一老者站起,余者好像与王九有怨一般,反而或侧头,或翘起二郎腿端起茶水,皆不愿去看。

    孙老,江南杭州孙家,家中粮庄至今已有两百年,是江南三甲之粮商,不仅江南拥有大量田地,两淮、河南、荆襄、北直隶皆由田地。

    “王东家说笑了,老朽哪里有喜啊,我孙家不遭难就已经不错了。”

    “来来……入内就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