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都市古仙医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有身份的手表
    “道歉?赔钱?你想的太多了。”叶不凡对保安头目说道,“刚刚这两个人欺负我妹妹,我过去阻止,结果被他们偷走了我的金表。”

    牛占山叫道:“还来是不是,小子,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

    叶不凡伸手向他的口袋一指:“保安大哥,不信你可以看一下,我的手表就在他的口袋里。”

    回头他又对张倩说道:“张姐,麻烦你用手机录一下,省得等一下这两个人赖账。”

    张倩有些发懵,难道叶不凡是来真的,真的丢了手表?

    虽然有些疑惑,但她还是摸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对着牛占山开始记录。

    欧阳婧也是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老哥什么时候带了手表,又是什么时候丢的。

    保安半信半疑的说道:“这位先生,能不能看看你的口袋?”

    “看就看,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看你等下怎么说。”

    牛占山信心十足的向着口袋掏去,结果一掏之下傻眼了,一块明晃晃的金表赫然出现在掌心。

    “啊……果然有一块金表,没想到真是个神偷,没想到那么快就偷到手了……”

    “恶人先告状,明明想偷别人的东西,竟然还侮辱我们的女神…”

    “这块手表好漂亮,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劳力士,肯定值好多钱……”

    看到现场找到了金表,其他人立即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

    叶不凡说道:“保安大哥,你们也看到了,现在是人赃俱获,我的金表就在他的口袋里。”

    他又扭头看向两个人说道:“现在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牛占山一张老脸涨红,不知道自己口袋里怎么突然间就多出一块金表,他叫道,“这是栽赃……”

    他原本想说这是栽赃陷害,可是刚刚说了一半就被马彩凤制止住。

    “老公,你这人怎么这么糊涂?难道忘了这金表就是我们的,去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啊?哦……对对,这金表明明就是我的,刚刚洗澡的时候我揣到口袋里的,后来就忘了戴到手上。”

    牛占山立即明白了老婆是什么意思,既然送上门,那这东西自己就收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下了,这块金表看起来不错,应该能值很多钱。

    嘴角泛起一抹得意,心中暗道,跟老娘玩栽赃陷害你还差得远呢,这次就让你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

    叶不凡一脸冷笑的看着两个人:“明明就是偷了我的金表,竟然还好意思说是你们的。”

    牛占山说道:“年轻人,说话是要讲证据的,这块表明明在我手里,怎么就成你的了?”

    他说起话来底气十足,手表又不是身份证,既然在自己口袋就是自己的。

    马彩凤跟着说道:“就是,这块表是去年我买来送给我老公的生日礼物,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

    叶不凡冷笑道:“是你买的?那盒子怎么在我手里?”

    他说这一伸手,手中多出一只精致的盒子,打开盒子取出一张纸单说道,“我这里还有购买手表的发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块手表确实是他的,来江北市之前秦楚楚送的礼物,价值540万的劳力士定制款。

    叶不凡不习惯戴手表,而且不想让德福叔一家误以为自己是有钱了才来退婚,所以一直将表放在储物戒指里面。

    既然眼前这两个无耻的家伙玩栽赃陷害,他就顺手将手表塞进了牛占山的口袋里,以他的手法,别人根本无法发现。

    牛占山神色一滞,没想到对方不但戴着手表,还带着购买发票。

    相比之下,马彩凤的心理素质比较过硬,双手叉腰叫道:“有发票又能怎么了?发票是身份证吗?

    你买的是你的,我们买的是我们的,人家又不是只产这么一块表。”

    她确实是这么想的,就算你手里有发票又能怎么样?一样的手表多了去了,凭什么说是你的?

    叶不凡说道:“你还真说对了,这是劳力士的定制款,独一无二,全世界只有这么一块,价值540万。

    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随时登录劳力士的官方网站进行查询,这块手表是在三个月之前定制,发票是半个月前的日期,不可能是你去年买来的。

    而且这种定制款的手表都是有身份证的,我这发票上面有识别编号。”

    “啊?”

    听他这么一说,两个人顿时傻眼了,贫穷限制了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们的想象力,从没想过手表还有识别码的,而且还值这么多钱。

    叶不凡又说道:“如果你们觉得不够,这块表还有指纹识别,要不要我现在验证给你们看?”

    眼见着他接二连三的拿出有力证据,周围的人又躁动起来。

    “果然是这两个家伙偷的,早就看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下傻眼了吧,人家的表可是带识别编码的。”

    “我的天啊,价值540万的手表,真的是有钱人,恐怕我一辈子都赚不了这么多钱……”

    “什么都敢偷,一下子偷了这么值钱的东西,现在被人抓到了把柄,傻眼了吧?”

    叶不凡迈步走了过去,伸手从牛占山手中将金表拿了过来,然后将自己的指纹在上面按了一下。

    只听滴的一声响起,手表被正式启动。

    “现在知道了吧,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拿,更不是随便就能承认的。

    现在人赃俱获,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这……”

    这下不论是牛占山还是马彩凤都彻底慌了,手足无措,他们刚刚只是想占点便宜,没想到被便宜咬了手。

    这块表确实不是他们偷的,但现在跳进黄河洗不清,无论如何都说不清楚。

    叶不凡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没想到这两个蠢货这么配合。

    他对围观的众人们说道:“各位同学,在座有没有法律专业的,告诉他们这种行为后果有多严重。”

    “我是法律系研究生。”

    一个戴眼镜的大个子男生站了出来,高声说道,“按照我国的现行刑法,盗窃他人财物,价值达到50万的为金额特别巨大,量刑10年以上,最高可达无期徒刑。

    眼前这块手表价值540万,是50万的10倍还要多,再加上被抓之后还拒不承认,要将赃物占为己有,这属于加重情节。

    初步估算至少量刑15年,甚至判处无期徒刑!”

    听到量刑如此之重,马彩凤和牛占山吓得面无血色,噗通噗通摊软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马彩凤哭喊着叫道:“不是我们,这块表不是我们偷的,我们是被冤枉的,是他栽赃陷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