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返洛杉矶 > 第335章 戛纳
    等居住地点换到位于戛纳的海边酒店里,韩初冬突然找到了另一件迫切想要干成的事。

    写有关自己从商历程的自传,向人们传达截至目前为止,自己对生活、对社会的某些见解,在他看来这是既有趣又有意思的事。

    于是。

    人们时不时就能看见韩初冬手里拿笔,绞尽脑汁埋头苦写的场面。

    接连三天,他坐在咖啡厅的同一个角落里,手边摆着杯咖啡或是清水,偶尔来了兴致,也会尝试自己用虹吸式咖啡壶,又或是以单纯的手冲手法泡几杯咖啡,分享给看得比较顺眼的顾客们。

    严格说起来,韩初冬就是这座酒店、这家咖啡馆的老板,因此以商人身份为消费者服务,也算是件非常合理的事,并且在听到夸赞时候会很高兴。

    在获得免费赠与的那些个消费者们心目中,就好像一位世界首富冲泡出来的咖啡,味道也会变得更加爽口一样。

    自从解决源自于金钱方面的困扰后,最大的收获是可以自由选择人生方向。

    比如旅途中忽然驻足在位于戛纳海边的酒店里,准备等憋出一本比较满意的自传再离开,没人会催促韩初冬,去告诉他应该要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全凭自己的喜好来安排日程。

    尽管雅诗兰黛公司和宝洁集团,已经提前联手在纽约发布了凝胶面膜产品,威胁到了韩初冬的利益,他还是没有因此而慌乱。

    底气在于英特尔股份,也在于梅森实验室里的那些产品,又或是正在筹划上市的暴风电器等,终究不再是收入来源单一的小商人了,差别无非是多挣还是少挣些而已,并不会影响到他的超级富豪身份,只要不出大问题,仍然还会是明面上的世界首富。

    除了某些老牌家族、皇室、独裁者以外,韩初冬已经差不多可以肯定,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账面财富最多的商人,考虑到今年才二十一岁,随着越来越富裕,躁动的心思也逐渐变得安定下来,总觉得许多事都没必要着急,享受生活最重要。

    瞧瞧以公司名义进行的开支,这部分的投入正不断加大,幸好梅森联合集团没上市,放到其他上市公司,假如当老板的敢像他一样花钱,其他大小股东们早就气到跳起来了。

    其他子公司都有可能上市,但梅森联合集团不会上市,身为私营企业,没必要对外公布账目收支情况,要不然人们就又多了一个可以指责韩初冬的理由。

    消息传递不畅,偶尔也是件好事。

    ……

    一切故事的源头,要追溯到前年九月份的那次车祸,韩初冬的自传就是以那个时间为,前面添加了些唐人街的风土人情。

    想要以此来告诉那些个眼高于顶的白人们,尽管文化背景和生活习俗不同,但华裔也是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背景的族群,只不过跟起源于欧洲的文明存在着某些不同罢了。

    车祸后躺在床上怀疑人生的那半个月,被他描述成是在思考关于自己的未来。

    利用慈善机构名义卖黑彩的不光彩过程,也被刻意略去了,只说自己想要通过努力,来真正为弱势群体们提供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实际上,韩初冬也确实为同胞们提供了许多帮助,偶尔会给孤寡老人送些生活物资、给孤儿院捐款,也提供了数千个就业机会,从美妆工厂到物流车队,再到暴风电器的维修员、送货员、销售员等工作,更加倾向于招募华裔,只不过出于某些顾虑,没给他们高管职位。

    主要是为了方便自己、方便公司,减少些不必要的麻烦,毕竟生意主要集中在美国,那些个白人、黑人们,相当排外。

    喝着咖啡,将自己截至目前为止的经历挑挑选选,用笔写在记事本上。

    偶尔会有人过来跟他打招呼,但更多人看见坐在他周围,有意无意将他隔绝在咖啡馆小角落里的保镖们,便不会主动打招呼,只是时不时看看他这边,拍几张照片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会儿。

    有位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走进咖啡馆,点了杯咖啡摆在面前,一直没端起杯子。

    最近戛纳电影节即将开幕,无论是电影明星,还是导演编剧等等,都来了不少,昨天斯皮尔伯格导演来到戛纳,还专程跑来拜访韩初冬,他正在拍摄《生化危机》电影,估计要推迟到八月份才能杀青。

    这位年轻人来自于英国爱丁堡地区,忽然对韩初冬来句:“梅森·韩对吧?我刚刚准备在脚上绑块石头,然后跳进海里,租船时候听说你在这,我又临时改变了主意,想来先见你一面。”

    命是自己的,意外得知有人想跳海,韩初冬稍稍有点好奇,却也没大惊小怪。

    写完一个想了好久才记起来的单词后,他抬起头问道:“我看不出你要跳海,和来见我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难道是生病没钱治疗,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些帮助?”

    “并不是这样,我确实没钱,连来到法国的机票都是透支信用卡,但我的身体很健康。”

    “那你为什么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因为结婚当天,有宾客发现我的未婚妻,跟刚认识的酒店服务员在天台上偷情,而且我失业了,饲养好几年的小狗也被撞死了,感觉活着很没意思。”

    “……我觉得是你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比你悲惨的人非常多,人家努力求生,你也可以,实际上假如过个二十年、三十年再回过头来看现在,会发现也许只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罢了。”

    韩初冬放下笔,继续来句:“看你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我不会说给你钱、或者给你工作之类的话,只是主动寻死实在太可惜,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美好的事你没经历过。”

    出名以后,来跟他要钱,来请他提供帮助的人实在太多,自杀前过来找他攀谈这种事,还是头一回遇见,只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但是很累啊,我以前是大学里的助教,仅仅只是因为在上课前喝了一杯酒,就被学生投诉到丢了工作,好像今年没一件好事发生。”

    “今年没有,也许明年就有了呢,生活不就是那样子,连我都有许多烦恼,看开点吧。”

    韩初冬招招手,让店员过来后,索要了一瓶上好的红酒,然而接着说:“送给你了,喝完睡一觉,事关生死,不考虑个七八年,最好别轻易做决定。既然能在大学里当助教,说明你的脑袋很聪明,你要知道只要当个聪明人,总能骗到很好的姑娘。”

    “有道理,你发财果然不只是运气好而已,我能看出你也是个聪明人。”

    “谢谢夸赞,做个真男人,坚强点,遇到挫折喝酒抽烟就行了,在我看来寻死是最笨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