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代名师 > 第930章 老师就是天下第一,这个牛,我吹了!
    大多数名师,表面上谦逊,有风度,可骨子里,谁不是心高气傲之辈?

    说句不恰当的话,真正厉害的名师,都是优越感爆棚,自信自傲,也只有这样,才能教出精英学子。

    在名师圈,有一个众所周知的潜规则,那就是怼人,要在对方最自信、最骄傲的地方怼。

    让对方输得心服口服。

    孙默号称灵纹宗师,而聚灵纹,又是灵纹学中,基础中的基础,所以卢剑就挑选了一枚聚灵纹,来考验孙默。

    在灵纹界,同一种效果的灵纹,有很多种,不过最终流传开来,常用的都是性价比最高的。

    从描绘难度、使用材料、以及最终效果上,选择最合适的。

    关于聚灵纹,目前已知上千种,而且每年都会有新的出现,因此哪怕是灵纹宗师,都不可能全部看一遍。

    于是卢剑挑了一幅非常罕见晦涩的聚灵纹,和那副甘露灵纹,刻在了这幅石板上。

    没错,这幅石板根本不是什么黑暗遗迹出土的古董,而是卢剑找了一个精通考古学的校友,帮他伪造的。

    至于这么说,无非是为了诱导孙默。

    毕竟谁能想到,这枚看上去是一个整体的灵纹,其实是由几部分组成的呢?

    不得不说,卢剑这一招,对于灵纹大师,都是必杀,可惜,他今天遇上了孙默。

    “咦?孙师,这明明是一幅灵纹,为什么会出现两种效果呢?”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名师,挤了过来,忍不住好奇的询问。

    “这就要问卢师了。”

    孙默撇了撇嘴角,打量了凑热闹的女名师一眼。

    没办法,她这满脸的雀斑,实在有点吓人。

    其实单从脸型、五官来看,很漂亮的,可惜这一脸的雀斑,完全破坏了美感。

    还有身高,也稍微矮了点,还没到孙默肩膀,不过胸前的木瓜很大,快赶得上鹿芷若了。

    总体来说,可爱多过性感,就像一只家养的波斯猫,而且她的嗓音,也糯糯的,细细的,绵绵的,让人听过后,整个人都变得懒散,想睡午觉了。

    “问我?”

    卢剑不解反问:“我要是知道,就不会向你请教了。”

    “这幅灵纹,你做过手脚吧?”

    顾秀珣脑子反应很快,而且敢说,直接质问。

    “这位名师,如果没有证据,还请你不要乱说。”

    卢剑的表情变得严肃了。

    众人议论纷纷。

    “孙师,你如果确定了这枚灵纹,就请复刻出来,证明你的猜想,如果做不到,也没关系,可以带回去慢慢思量。”

    卢剑很大度的把石板往孙默身前一推。

    “这家伙在搞事呀!”

    鲜于薇很生气:“你们中原的名师,都这么无耻吗?”

    唰!

    旁边不少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鲜于,我知道你再替老师抱不平,但是请你注意一下言辞,你现在不是在大草原上。”

    李子柒黛眉微蹙,低声告诫。

    “放心吧师妹,老师一定锤死他!”

    鹿芷若想拍一拍鲜于薇的肩膀,安慰下,可是发现她好高,自己还得踮起脚尖,才能够到。

    “呵呵,别的学科我不敢断言,但是灵纹学?抱歉,老师就是天下第一,这个牛逼,我吹了。”

    唰!

    李子柒一行的目光全都看了过来。

    “嗯?”

    江冷一愣,什么鬼?

    “你这是大半个月不说话,一说就是一大段呀!”

    澹台语堂打趣。

    “这重要吗?”

    秦瑶光秦瑶光咬着梨花糖,翻了一个白眼:“吃瓜!”

    孙默没有接。

    “怎么?这石板烫手?”

    卢剑暗讽,在嘲笑孙默搞不定这上面的灵纹。

    四周的围观党们,也讨论着,露出了狐疑的神色,难不成孙默的名气,真的是吹出来的?

    说实话,大家明白,卢剑敢来刁难孙默,那么这个难题必然是他精心挑选的。

    半个小时,孙默答不出来,很正常,可孙默毕竟是天才名师呀,他那一长串的头衔,可是让人们对他充满了好奇和欣赏。

    这么大的场合,如果孙默失败了,那么对他的声望,必然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是烫你的手吧?”

    孙默轻笑:“卢师,你现在把石板收回去,再道个歉,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怎么?这是解答不了,恼羞成怒了吗?”

    人群中,突然有人吼了一嗓子,落井下石。

    “他是不是在诓我?”

    “他不会真的发现了吧?”

    “不会的,这枚灵纹,是我拼接的,这就像我随手画了一幅藏宝图,除了我,谁能破解呀?”

    卢剑的内心,闪过了各种思虑,最后,又变得淡定了。

    因为从理论上来说,孙默绝对没有破解这幅灵纹的可能,那么局面再差,也是一个平手。

    梁宏达来了,不过站在一旁围观,没有出手阻止的意思。

    “我给你机会,你不珍惜呀,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孙默耸了一下肩膀,再次望向了石板:“这块石板上的灵纹,看似是一幅,其实是由三幅残缺的灵纹拼接而成的。”

    “分别为甘露灵纹,变种的聚灵纹,以及一幅不知名的灵纹三分之一。”

    听到三分之一这个字眼,卢剑的心脏又是咯噔一跳。

    卢剑早年,在黑暗大陆冒险的时候,在某个黑暗遗迹,挖掘到一枚破损了十分之一的灵纹,研究了这么多年,一直一无所获,而这一次,他恰好取得是三分之一。

    “卢师,我想请问,你自己做出这么一幅灵纹,向我来请教,是何居心?”

    孙默质问。

    哗!

    全场哗然。

    众人们望向卢剑的眼神,已经不友善了。

    名师挑战,你出难题,这没问题,可是你自己瞎编一个无法破解的问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因为没有正确答案呀。

    “卢师!”

    康艳的语气,已经变得颇为严肃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卢剑脸色一变,这个时候,他真的骑虎难下了,要是坐实了这件事,他的名师生涯就毁了,于是更加的强硬:“咱们可以去找一位灵纹大宗师鉴定,还我清白!”

    卢剑说的这么斩钉截铁,又让围观党们不确定了。

    “不用找了,我就是呀!”

    孙默呵呵一笑。

    “是什么?”

    那位雀斑女名师,有些呆萌的发问。

    “是灵纹大宗师呀!”

    孙默说完,四周就是震天的惊呼声,一片的目瞪口呆。

    孙默,你真是什么牛都敢吹呀!

    “吾辈名师,该谦虚的时候,自然要谦虚,但是遇到了别人的刁难,那就该亮出真本事。”

    孙默侃侃而谈。

    “名师嘛,教书育人,连自己都没底气,没自信,还教个屁的学生?干脆回家养猪去吧!”

    孙默说完,等了等,发现金玉良言没有爆发,顿时有些小失望。

    果然不是真心话,就不会,大概就猜到了,这枚未知灵纹,你还没有破解出来吧?”

    孙默好奇:“你拿到它多久了?”

    卢剑闭口不言。

    “不想说?没关系!”

    孙默重新拿起了灵纹笔:“我给你看个好东西哦。”

    于是孙默挥毫泼墨,开始描绘灵纹。

    众人不解,孙默这是要干什么?

    只有少数名师,眉头一挑。

    孙默这不会是要破解这幅未知灵纹吧?

    这要是做到了,可就牛啵依了。

    卢剑的眉头,越皱越深。

    他也想到了这一点,可是很快就否定了,要是孙默看了不到半小时,就破解了这幅灵纹,那我这七年来的凝神苦思,岂不是就像个蠢货一样?

    “稳了。”

    顾秀珣放心了。

    梅子鱼淡淡一笑,目光落在孙默的身上,欣赏着他的风姿英采!

    输?

    不存在的。

    因为有一种人的强,是超越了常人认知,是超越了时代的。

    比如孙默。

    “卢师,要真如孙默所说,你现在服个软,还来得及。”

    康艳低声警告。

    她虽然不齿卢剑的为人,但他毕竟是自己学校的名师,不忍看他前途尽毁。

    卢剑已经无法说话了,他看着孙默笔下的那副灵纹,渐渐的成型,和自己藏在书架上的那幅,一般无二,他的身体,开始不可遏制的颤抖。

    我……我完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