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道爷不好惹 > 第141章天桥底下捡个漏
    王长生蹲在地上,瞅着下面一堆铜钱里自己刚刚扔下去的那个,这绝对是个好玩意,可惜老头不识货。

    这是一枚五帝钱,还是很少见的那种小五帝钱,世面上留存的已经不多了。

    五帝钱分大小两种,大五帝钱指秦朝的半两钱、汉代的五铢钱、唐朝的开元通宝、宋朝的宋元通宝和明朝的永乐通宝,这些存世量比较多,价格也就一般,算是稍微值点钱,还有种就是小的了,顺治通宝、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和嘉庆通宝,材质属于黄铜,距今年代较近,因历史原因,顺治通宝与雍正通宝存世较少,也比较值钱,就一枚的话几万几十万的价值不等。

    你别看这就是一些铜钱,但效果并不只是收藏,一枚五帝钱用红绳从孔中穿过然后挂在脖子上,常年累月下来沾染自身的阳气可抵御邪祟鬼魂,再一个是铜钱外圆内方表天圆地方法相,中间帝号表人,刚好满足天地人三才,半两和五铢等却非帝号不满足天地人三才,风水大师可用来下风水阵当阵眼中,并且效果会极其到位。

    五帝钱有挡煞、防小人、避邪、财、祈福的功能,用俗话来说的话这就是个天然形成的法器,不像得道高僧或者地位崇高的天师炼出来的那种可遇不可求并且价钱还不是一般的高,这东西没准有些人家里就有祖上传下来的,还是比较常见的。

    这五帝钱当时所在的年代,都被称为盛世,国泰民安实力雄厚因而五帝钱更多汇聚了天、地、人之气加上百家流通之财气,故能镇宅、化煞,并兼具旺财功能,如果能有一枚放在家里,是可以用来传世镇宅的,当然了要是有不识货的给扔了,那就只能说一句可惜了。

    这东西的用处还是多样化的,要是用绳系上挂在车里能保平安,说白了就是可以避祸,打个比方,同样两台车并排停在路口,一辆闯红灯的渣土车开过来发生侧翻的话,你车上若是有一枚五帝钱,那翻下来的车就完全有可能错过你,而倒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另外一辆车上,你可以理解为这是运气使然,因为恰好车上就有一枚可以辟邪和转运的五帝钱。

    若是年幼的孩子随身带着是可以避邪的,孩子年龄较小比较容易招脏东西缠身,一个五帝钱可以让任何魑魅魍魉,妖魔鬼怪不敢近身,因为其上有天子气运,再不就是犯太岁的人带了,同样也能压住自己的运道。

    总得来说就是东西不错,不能错过。

    王长生从身上掏出钱,之前他们和唐昆还有梁平平花的还剩下一些,两人全都留给他了,大概还剩下个千把块钱左右。

    “给,不用找了,我随便捡几个吧”王长生递给老头一张百元的票子,看似随意的从地上捡起了十来个左右铜钱,其中就有一枚乾隆通宝,如果用买卖古董的行话来形容,他这就属于捡漏了。

    老头见王长生就要了十几个,脸上表情还有点失望,挺不甘心的问道:“小哥,就买这点啊?你看,我这价格也够便宜的了,你不多收点么,过了这个村可就不好碰我这个店了啊”

    王长生随手把铜钱揣在身上,笑道:“呵,大爷你就别劝我了,我也不是来这淘货的人,我买这东西的话就是图个乐子,我买回去了没准就是扎个毽子呢”

    “哎呀,我还以为你是收货的,完了我寻思给你量大从优呢,这些卖了我家里面还有一盆呢,到时候一并都卖给你得了”

    “还有?”王长生问道。

    “啊,皇城根底下的老本地人,谁家没有个几斤啊,我家祖上也就是没有什么当官的,不然给你陶腾出个青花瓷或者乾隆的夜壶来那也说不准”

    老头这话说的真不夸张,九十年代以前,上京城四周有很多的村子,全国各地都有不少玩古董的人到此来收货,各种东西琳琅满目有真也有假,从元青花到上等的宫廷红木家具,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从铜钱到袁大头银元,反正只要是老物件的话,不少村子里的人家都有,那时候的村民都不太认识这些东西,也没有收藏的概念,来收货的人给的钱差不多就都给卖了,九十年代后期全国上下掀起了一片古董热以后,不少人动知道了可能家里垫桌脚的本子都是皇上批过的奏折,这贱卖的败家行为才算就此打住。

    王长生的脸色阴晴不定,说实话,这五帝钱对他来说也算是个不错的东西,毕竟他从昆仑观下来身上就只带了一把七寸桃木剑,一件法器都没有,要是能有几个趁手的五帝钱在手里,那还是可堪大用的。

    王长生舔了舔嘴唇,从身上掏出钱来数了数,还剩一下一千八百多块,他用手“啪啪”的把钱在手心上拍了拍,说道:“那也行,我都收了也没问题,可你现在摆的这些我都没看上,成色一般,大爷啊,咱能不能去你家里看看剩下的那谢?”

    “那你得明个了,今儿天色有点晚,我就是回去现拿也不赶趟啊,再回来都得后半夜了”

    “哪里啊?”

    “京城东边的,燕山屯……”老头收拾着地上的摊子,说道:“我也不是成心来这卖货的,今个恰好进城办点事,我就顺便捎带过来一些铜钱来天桥这摆上了,今个要是卖不了我估计下次再来也说不准是什么时候了”

    所谓的燕山屯就是燕山脚下的一个屯子,嚯,这可真是够远的了,坐公交的话估计得要来回倒上几趟,三四个小时至少是要的了。

    王长生一阵无语,自己刚从京津交界处的郊区过来,这一下子还得跑到另外一头的郊区去?

    “您老今个回家不的啊,要是回去的话,我就跟你一起过去一趟呗,我看看货色,看好了以后我直接当场就给买了,那不省的你明天再折腾过来了么?”

    “你不麻烦啊,跑那么远?”老头惊讶的问道。

    王长生呲牙笑道:“没事,我年轻多活动活动也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