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 > 第834章 这不回不行
    “若璃要要化龙了啊,也确实是时候了……”

    计缘这么感慨一下,也改主意打算直接回云洲。

    本来计缘是打算先回南荒一趟,但现在他身处靠近黑荒的海外,南荒洲和东土云洲是两个大角度相左的方向,两地相隔实在太远,先去南荒在折返云洲,一来一回起码过去半年了,可能会错过龙女化龙。

    ‘不过也不知道那些背后之人,会不会来找计某呢?’

    这么想着,计缘一催法力化为遁光,速度骤然上升一大截,朝着天禹洲一侧的方向飞去。

    半天之后,计缘已经看到了天空中飞来的一大块陆地,这块陆地正是从黑荒的妖魔洞天中取出的其中一块。

    此刻这块陆地的边缘方位上各派的至宝楼船分列,而两座宝山则一座悬于陆地高空,一座悬于陆地下方,形成上下两极,加上天禹洲诸多宗门合力布阵以及大法力维持,一起御之形成巨大“陆舟”,从黑荒直接横跨汪洋飞向天禹洲,速度竟然还不慢。

    当然了,这艘“陆舟”想要走之前的接引通道是完全不可能了的,所以也只能慢慢渡海,一时半会还到不了天禹洲。

    在陆舟飞出黑荒的前几天,天禹洲修士其实各个都十分紧张,生怕黑荒那不计其数的妖魔都追出来。

    不过事实证明这并没有出现,有的仙修高人刻意留在黑荒观察情况,发现黑荒确实有妖魔躁动,但大多数是因为万妖宴那一役死了太多厉害的妖怪,让妖魔惧怕的同时也觊觎为数不少权利真空地带。

    在仙修一走之后,黑荒相当一片区域就陷入了地盘的抢夺之中,根本没有妖魔理会仙修们的离去,天禹洲修士沿途留下作为暗哨的仙修,和一些阵法布置也就有力打在了空处。

    陆舟内部,人们在这几天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已经被仙人从妖魔手中解救了出来。

    对于原本从天禹洲中被掳走的百姓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庆幸让人们兴奋激动的好消息,不少人喜极而泣,期盼着回到家乡找到失散的亲人。

    可对于原本世代生活在人畜洞天被妖魔圈养的人来说,未来显得十分迷茫,也十分不安,甚至开始还以为所谓仙人可能就是另一批妖魔。

    计缘先是向道元子和老气会知过要马上回云洲一趟的意思,然后就独自来到了陆舟上的一座城中,也正是左无极等人所在。

    左无极师徒三人依然待在那一间残破的大宅中,计缘来的时候,三人正在院中练功。

    “咚咚咚……”

    计缘在开着的院门处敲了敲门,就自己走了进去,左无极师徒三人看向门口,也正好看到计缘进来。

    “看来三位大侠的酒是醒了。”

    计缘笑了一句,如今心态轻松的三人都笑着向计缘行礼。

    “见过计先生!”

    燕飞更是回想这几天频繁有仙人拜访,不由玩笑似得说了一句。

    “果如计先生所言,这两天我们师徒三人,像是把这辈子能见的仙人都见了。”

    “设身处地想想,若计某换成他们,也会忍不住来问的,对了,此番计某马上要回云洲一趟,三位有何想法,若想要回云洲的话,计某可带你们一程。”

    陆乘风看了燕飞和左无极一眼,想了下道。

    “计先生,听乾元宗的仙长说,那些人畜国的原住民似是也要送去我东土云洲?”

    “不错,不过计某一人之力难以一次带千万民众回云洲,乾元宗道友会负责此事。”

    计缘解释一句,陆乘风摇摇头笑道。

    “先生误会了,既然这些人会去云洲,更可能入我大贞,陆某想要帮点忙,帮他们消除一些顾虑也助他们对我大贞有一定了解,当然陆某会找不少武林同道和一些有学问的先生帮忙的。”

    计缘想起来,陆乘风虽然现在看起来不修边幅,但可是云阁君子书香门第,也是武林世家,修仙之人对于这些事或许不太上心,只会想着将人送到云洲。

    “也好,这样吧,计某让一个曾经的大贞皇帝来找你,他应该也会上心一些。”

    “这里有大贞皇帝?”

    计缘的话把陆乘风三人说得一愣,而前者促狭地点头笑笑。

    “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燕某也想留下帮忙。”

    燕飞言简意赅,且也对那大贞皇帝十分感兴趣,大贞历代对于求仙很执着的皇帝有好几个,但记载中都驾崩了。

    计缘视线看向左无极,他还没有说话,而左无极想了下问道。

    “计先生,妖魔肆虐比较严重的地方是哪?”

    计缘已经明白了左无极的意思,想了下直言道。

    “短期内的话那必然是天禹洲,妖魔之乱的主因已解,但天下依然不会马上太平,同样妖魔祸乱之事无算,其次则是南荒洲,州内南荒大山中同样妖魔众多,且与南荒诸多国度接壤。”

    “好,那无极打算留在天禹洲磨砺武道,之后天禹洲太平了,就去南荒洲,直到能找到那种平衡感,能把身上和心中的一股劲能完整打出去。”

    这是左无极第一次有离开师父照顾单独行走的想法。

    “两位师父,请容许无极偷懒,且你们要做的事,无极也不是那块材料……”

    “你小子!”“行吧,可得注意自身安危,凡事不可莽撞!”

    “好了好了,这陆舟到天禹洲也都有一段时间呢,又不是现在就分别……”

    计缘终止了三人的师徒情深。

    “各处仙家摆渡的位置,到时候可以向那皇帝修士问清楚,他若不清楚就让他想方设法搞清楚,不用把他当皇帝敬畏,既然你们没有一人要同我一起走,那计某就先告辞了。”

    计缘说完这话已经向着院门走去,左无极三人亦步亦趋地送他到门口,随后行礼目送计缘离去。

    城上云头,老乞丐躺在云上翘着腿一抖一抖的,见计缘飞上来,马上就坐了起来。

    “嘿嘿,计先生,你去收徒也同样不成吧?”

    计缘咧了咧嘴,敷衍一句。

    “是啊,不过三位大侠心系武道亦是好事,乃人间之福,计某急回云洲,就此别过,日后再会吧。”

    “好,老叫花子如今也事多,暂时也不可能离开乾元宗。”

    老乞丐至少也得将那人畜国原住民都送到云洲才能离去。

    “嗯,让杨宗去找陆乘风和燕飞吧,能帮上点忙。”

    “哈哈哈,正合我意!”

    老乞丐大笑着说一句,起身送计缘往东北飞去,直到出了陆舟范围才和计缘相互行礼拜别。

    等到计缘走了有一会了,道元子的身影却出现在了老乞丐身边。

    “师弟,计先生这是去哪?”

    老乞丐转头看了身边道元子一眼。

    “师兄你刚刚不会自己过来问啊?”

    道元子摇了摇头没说话,他身为明晰洞玄之妙的修士,又以雷法名动于世,在见过计缘的雷法之后,短时间内有些不太想和计缘见面。

    老乞丐其实能理解师兄的想法,这和当初自己才认识计缘的时候如出一辙。

    ……

    手头的事情暂且了结,计缘自然立刻就往云洲赶,怎么说应若璃也算是他在这个世界最亲密的人之一了,当年叩心关也是他计某人帮龙女过的,于情于理计缘都不能错过龙女化龙。

    以自身最迅捷的剑遁之法赶路,直接借天域极限处的乱流和罡风之力冲向阔别已久的家乡故土。

    东土云洲,大贞京畿府外,通天河的水位和水宽已经比几年前夸张了一倍有余,哪怕是流域最狭窄的地方也是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

    此刻水府龙宫中,应若璃依然在自己的宫殿中盘坐,满是庄严肃穆的样子,身上的神光似乎和身体剥离,游离在身体之外。

    龙子应丰则时刻守在宫殿之外,而老龙和龙母也竟然共处一室,坐在主殿内等着,同样有些焦躁。

    站起身来眺望女儿宫殿的方向,忍不住叹一口。

    “哎,计缘你要是不回来,老夫跟你没完!”

    远在万千遥远距离之外,某个正剑遁急飞的人忽然“啊秋~”一声打了个喷嚏。

    计缘揉了揉鼻子,喃喃一句。

    “乖乖,这不回更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