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门小师叔 > 第679章 祖尸
    尸气翻天覆地,大有一举将这金色壁障吞噬的气魄。

    滚滚黑雾里夹杂着足以让一个凡人瞬间化尽的死气,即使是苏启自己,也不敢保证可以在尸气里长久停留而不受伤害,因为这尸气的浓郁程度已经远远超过苏启所见过的任何古战场,很难想象,这种恐怖的尸气竟然是出自一具看似普通的尸体,而且很轻松就能发现,这具尸体并没有使出全力,

    尸气扑向那金色壁障,两者是完全不相容的东西,相触的瞬间就发出嗤嗤的声响,但尸气源源不绝,一层一层地涌了上去,迅速地向四周蔓延扩散,眨眼间就已经覆盖了整个金色屏障,将石碑鸟和黑茧全都包裹在内。

    一个巨大的灰黑色圆球漂浮在黑暗之中,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任何黑兽从中钻出了。

    “这不是普通的炼尸。”东方霁月突然插嘴说道,“我听师父讲过,葬帝城以炼尸为术,分天地玄黄四种等级,分别对应抱一、天元、筑神和空明四境,而半帝境的修士使用的炼尸则要更为特殊,已经脱离了单纯的尸体之身,在体内孕化出了生气,因此被称为半神尸,但这具炼尸显然体内并无生气,可尸气的庞大程度也远远超过了天级炼尸,如果我没猜错,它应该是葬帝城的那四十九具祖尸之一。”

    四十九具祖尸。

    苏启仔细地打量着那具黑发披肩的尸体,有些好奇他的种族,这些祖尸在界路上的名气很大,早年间葬帝城还未崛起时,他们就是靠着这四十九具祖尸在界路上攻城略地才攒下了最初的家底的,葬帝城的控尸功法也来自于他们,有不少人在暗中猜测,若是得到这些祖尸,他们也能从中悟出相似的功法。

    在漫长的岁月里,葬帝城损失了这些祖尸中的八具,虽然后来费劲力气,又增补了八具炼尸进去,补足了这四十九之数,但这八具炼尸和真正的祖尸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葬帝城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从那之后就很少动用祖尸了。

    没想到这次为了守余火城,这藏贺竟然带了一具祖尸过来。

    虽然它在祖尸中也绝对不是排名靠前的,但依然有着神鬼莫测之力。

    石碑剧烈摇晃起来,碑顶的那团烂泥似乎非常愤怒,不过它大半的力量都已经沉浸到石碑之中,催动那数十个古字来镇压余火城主,此时此刻能做到的事也非常有限,它的身体内发出一声混沌难名的凄厉叫声,一根根长须飞舞起来,猛地刺破黑暗,却不是冲着界路修士来的,而是奔着界路去的。

    长须撞上界路的灵气屏障。

    淡淡的灵光中炸出一团团的漩涡,长须的尾部看上去略显尖锐,扎在灵气屏障之上,一点点地向里钻着。

    “昭昭白雪,其风如华。”

    一声低沉的诵音响起,苏启扭过头,发现白枳已经凌空飞起,她头上悬着一件圣石打造的法器,垂下的光华护住了她的身体,她白雪一般的头发无风自动,神色冰冷,洁白的眼毛下,一双如冰晶般的双眼里交织着奇异的色彩,她的嘴唇微张,不断诵念着古老的乐曲。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整个世界的温度都骤然降了下去,自她的手尖,的双足和发丝的末端,延伸出一片片冰霜,迅速向那石碑席卷而去。

    永世不化的寒冰冻住了石碑,自根部开始疯狂地向上冲去,许多来不及撤走的长须瞬间结冰,寒意沿着这些长须流动,迅速吞噬着那团烂泥。

    一声愤怒的大吼让余火城都颤了颤。

    在感受到自身的危机后,这团烂泥终于掏出了压箱底的能力,它猛然立起,身上数不清的金眼射出刺目的光华,一只金色的巨手在光中浮现,虽然极为庞大,但从那比例依然能看出,这是一个女子的手。

    金色巨手飞快成型,让众人震惊的是,她的指尖竟然还有一枚青铜戒指,在金光中显得极为真实,完全不像是光华凝聚的幻象。

    “怎么回事?这是真实的?”

    “不可能,虽然气息浩大,但这金色巨手只不过是一种秘术罢了。”

    “应该是在借用某个可怕存在的力量。”

    “这真的还是黑兽吗?从古至今,从未听说黑兽能使用其他种族的力量!”

    四大宗的修士惊惧交加,他们不安地低声议论着。

    苏启睁开灵眼,刺目的金光的确是灵气所化,这一点超出了他的想象,黑兽明明是黑暗孕育的生物,构成它们的根源正是与灵气截然相反的黑暗大道,它们又怎么可以借用灵气的力量?

    更让他意外的是,那枚戒指竟然是实体!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实物,根本不是由灵气凝成的东西。

    是那团烂泥将它唤了出来?还是这金色巨手本来就是依托着戒指而生?不知为何,苏启想到了石碑上那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女子,说不定这烂泥就是在借用她的力量,难道她还未死?界路无帝,她看上去又不是天庭之人,莫非是身处禁路,才让世人无法得知这样一位强大人物的存在?

    容不得苏启等人细想,金色巨手在成型后,就一掌拍下,当空截断了白枳那强大的寒冰之力,又随手一拂,如春风化雪,迅速融化了石碑上的寒冰,但那些被冻住的长须已经生机绝灭,那烂泥也很果断,直接自断臂膀,一根根已经死去的长须从身体上自动脱落,在空中就化成了一堆灰尘。

    金色大手握成拳头,高高抬起,又砰然砸下。

    余火城的穹顶轰然一颤,那道裂痕瞬间扩大了不少,而在这记攻击之后,金色巨手也失去了力量,慢慢消散于空中,那枚戒指也陡然消失,不知去了何处。

    穹顶上那些八爪鱼模样的黑兽迅速行动起来,它们喷吐出大量的紫色液体,沿着那条裂缝,快速地侵蚀着穹顶的灵气壁障,那道裂痕很深,已经穿透了圣石,所以这些紫色液体没花多久时间就蚀穿了穹顶。

    一只三眼蛇狼俯低身子,双爪按住破裂的圣石,残存的灵气烫的双爪漆黑,但它似乎感觉不到疼痛,用力将自己挤了进去。

    片刻后,它从高空坠下,落在余火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