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能吞噬妖魔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心惊
    “竖子敢尔?”

    周崇光怒目而视,厉声呵斥,一柄通体黝黑、散发着浓浓死气的邪异短刀瞬间出现在他手中,拔刀直指赵廷。

    “已经化形了的黄皮子,怪不得能迷住我的眼。”

    虽说周崇光表面上看似极为愤怒,实则他并没有失去理智,而是细细打量着赵廷,以求迅速判断出敌人的实力。

    他被赵廷这般偷袭之下,已是身受重创,现在只是强撑着。

    因此他想的是,先尽可能的威吓住赵廷,为自己拖延时间,等伤势好转一些,是战是逃,再做决断!

    “唔那黄皮子,你我无怨无仇,为何下此毒手?”周崇光仍然保持着一副强势的逼问姿态,不愿露怯。

    他看得出来,眼前这只处处透着诡异的黄皮子,是真的对他起了杀心!

    越是如此,就越要冷静,决不能乱了阵脚,让敌人看出你的虚实来。

    沉默了一会儿,赵廷盯着周崇光,忽然咧嘴灿烂一笑:“你杀了我的家仆,抓了我表弟,怎么能叫无怨无仇呢?”

    “表弟?”

    黄皮子的表弟,那不也是黄皮子么?

    周崇光在脑海里迅速的回忆了起来,杀生他倒是杀了不少,可他不记得抓过什么“黄皮子”啊?

    思索着,他陡然灵光一现,反应了过来,惊讶出声:“难道,那只两脚羊蜕变而成的“不详”是你表弟?那这么说,你也不是黄皮子,你是……”

    周崇光越想越觉得心惊,觉得自己似乎得知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若只是一只两脚羊蜕变成了“不详”,那还可以说是,偶然变异!但若是有两只,有三只,有十几只,天哪,周崇光不敢往下想了。

    他现在甚至能够确定,他在江州城中见过的那只人形“姑获鸟”,应该也不是什么“姑获鸟”,而是两脚羊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蜕变而成的“不详”。

    这个世界要发生巨变了!

    一直逆来顺受,被各族当做血食的两脚羊,居然有了反抗的力量,这简直不可想象。

    若是让两脚羊们彻底崛起,就凭周家对两脚羊一族犯下的洗都洗不清的血腥恶事,恐怕周家,第一个会被灭族!

    不行,得将这事儿赶快传回族里,让老祖知晓才是。

    正当他心底暗暗发寒的时候,却听到面前这“黄皮子”声音平淡的道:“没错,你猜对了,我也是人族。”

    语气虽平淡,但其中蕴含的杀机却冰寒酷烈,甚至不愿掩藏。

    “糟了。”

    周崇光暗暗叫苦,心道自己方才真不该将这个秘密说出来的。

    本来还能再拖延一会儿,等伤势彻底恢复,可现在与这只两脚羊撕破了脸皮,怕是拖不下去了。

    “不与他搏命,脱身即可。我若只是想走,量他也留不住我。”

    这般一想,周崇光不再犹豫,以灵力暂时封住自己的伤口,挥刀直取赵廷,一道极为凝练的黑色刀芒划过,其中蕴含着浓浓的死意,声势逼人。

    赵廷暗赞一句:“真是把好刀!”

    随后迎刃而上,在刀光即将穿过他身体的时候忽然消失不见,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残影消散,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赵廷已从周崇光身后的虚空裂缝中走出,不待周崇光反应过来,他手中的龙牙已从周崇光的背后捅进,穿胸而过。

    龙牙上覆盖着一层血色戮力,一进入周崇光的身体便开始大肆破坏,将他体内的灵血冻结,五脏六腑都搅的稀碎。

    “唔”!

    周崇光闷哼一声,不可思议的缓缓转向了身后,眼中涌现出了难言的恐惧神色。

    这下伤势却是太重,即使用灵力也镇压不住了,脖颈处的伤口遭到猛力牵扯,再度撕裂开来,但其中却没有鲜血流出,只是冒出丝丝白色寒气,看上去极为诡异。

    “别……”周崇光无力的伸出手来,想要抓住赵廷的衣袖,眼中对活着的渴望极为强烈,“别杀我,我是……是灵族周家的子弟。”

    又是这句。

    赵廷颇有些无语,怎么这些世家子死前都爱这般说,这是什么家族的荣耀,共同的遗言吗?

    用脑子想想也该知道,都到了这一步,双方早已不死不休,若提及家族门第便能吓退他的话,那他干脆也别出来混江湖了,直接就地自杀得了。

    哂笑一声,赵廷探手朝周崇光的脑袋抓去,想要查看他的记忆。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周崇光竟还有余力,猛地抽身而退,一把拽下挂在脖子上的莹白玉符,狠狠捏碎。

    这玉符被捏碎的一瞬间,赵廷浑身的汗毛陡然竖起,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在心底油然而生,他想都没想便使用了【附影】神通,化为一道黑影趴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玉符中有一道绚烂到让人眼晕的白光从他方才站立的地方激射而过,如同平地惊雷,打在了赵廷身后十丈的小山头上。

    片刻。

    “轰隆隆”!

    那座原本山清水秀的小山头被这道白光直接削成了两段,顶上那部分竟从山头上滑落了下来,砸在谷底,尘土飞扬,碎石四溅,几欲遮天蔽日。

    赵廷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心念一动,又变回了人躯。

    他猛地向前跨出一步,一把揪住了想要趁机逃跑,但被困在【魔域】里无法走脱的周崇光,拽着他的头发,同时重拳狠狠砸在他脸上,直接将他白花花的脑浆都打的流了出来。

    “我让你鸡贼!让你玩阴的!打死你这个老阴比!”

    饶是被打的脑浆四溅,直翻白眼,没有了一丝抵抗之力,但周崇光却依旧没死,像个顽强的蟑螂。他浑身傲骨,不屈的怒吼着:“你打吧,打死我就是,老祖会为我报仇的。”

    赵廷没有说话,只顾着提拳便打。

    半晌,直到气消了,将周崇光打的奄奄一息,进去的气少,出来的气多,他这才停下手来,想要查探周崇光脑海中的记忆。

    他眼中有神光泛起,欲要入侵周崇光的意识体。但,有一道炽烈的微型白色结界忽然出现在了周崇光的脑海里,抵挡住了他的【遗忘】。

    稍稍试探一番,赵廷便判断出,这层白光结界非此时的自己所能打破,因此他也不再尝试控制周崇光。

    周崇光这时还在有气无力的叫嚣着:“打我啊!打死我!不然等到你我角色互换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残忍!”

    见这家伙如此硬气,赵廷不禁扯动嘴角,邪魅一笑:“不用等,我现在就先让你知道,什么叫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