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魔临 > 第一百零五章 心慈手软的主上
    一个佞臣,绝对不是那么好当的;

    让上位者觉得你有本事的同时还要觉得你有趣,这难度,着实不低。

    简单来说,严肃和活泼之中的这个度,你得把握好,但这又是最难以把握的,每一次,都相当于是在刀尖上跳舞。

    郑凡不是很喜欢这种在大人物面前“表演”自己的感觉,但有时候人在屋檐下,你不低头,连雨都没办法躲。

    所以,只能期待着自己能盖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

    队伍行进中途,郑凡就得令可以返回翠柳堡了。

    靖南侯没给赏赐,也没给其他说明,但有时候,不责罚,让你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回家,就已经是一种态度上的表示了。

    身为军人,没军令的前提下擅自做主跨越国境线去外国搞事情,回来后还嘛事没有,这不是鼓励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郑凡觉得自己加深了在靖南侯心里的印象,有时候,什么金银珠宝财货这类的,都抵不上一个“简在帝心”。

    郑凡没打算挣钱退休养老,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类似于一个在这个世界处于打拼阶段的创业者。

    搁在后世,你让一个创业者两个选择二选一,

    “一百万本金”和“认识马云”,

    他会选哪个?

    当翠柳堡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已经是午后了。

    翠柳堡的墙郭已经被搭建了起来,虽然还需要不少工日去进一步地完善和充实,但终于有点属于堡寨的内味儿了。

    郑凡深吸一口气,去外面浪了几天后,心里其实分外想家。

    瞎子北等人已经在外面路上等着,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仿佛是家乡的亲人在迎接归来的游子。

    郑凡被四娘先带着去沐浴更衣,同时伤口也需要做进一步的处理。

    等郑凡离开后,

    瞎子北、阿铭、薛三以及樊力四个人,脸色当即阴沉了下来。

    梁程把自己的马匹拴好,

    似乎早有心理准备,

    束手站定,

    似乎在等待着……面对疾风吧!

    薛三眯了眯眼,开口道:

    “玩得开心么?”

    梁程很实在地回答:

    “很开心。”

    “哦,很开心啊。”

    薛三跳了起来,拍了一下梁程的肩膀,

    “自己爽了就忘记兄弟们了是吧!”

    梁程依旧很平静地回答:

    “是主上做的决定。”

    梁程的确没说假话,这确实是郑凡自己做的决定,梁程一直以为那一天自己只是陪着主上去书院抓人的,但主上在书院事情结束后就直接决定去乾国逛逛,他事先不知情,当然了,他当时也很想去逛逛。

    这时,旁边的樊力故作严肃的姿态,装出一副老师教训犯错学生的态度开口道:

    “主上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么?”

    “…………”薛三。

    “…………”梁程。

    全场众人,忽然安静。

    “阿力啊,午饭吃饱了么?”瞎子北问道。

    “吃饱咧,中午的馍,很好吃。”

    “哦,吃饱了的话就去那边搬砖去,早点把堡寨盖好咱们也能早点住进去。”

    “好嘞,这就去。”

    樊力转身,去搬砖了。

    剩下的人,瞎子、薛三、阿铭以及梁程几乎同时地舒了一口气。

    “阿程啊,你知道我们对这件事最不满意的地方在哪里么?”瞎子北面向梁程开口道。

    “我不该不带你们一起去。”

    “也算是吧,但这不算是重点,其实,我们每个人,活在这世上,谁都没办法保证自己不会遇到危险,我们也不怕遇到危险。

    但主上的安危,关系很重,我们并非是想把主上一直放在窝里,主上其实还是需要经历风雨的,否则无法正常,主上无法正常,我们就无法成长。

    只是,我们有一个前提,因为主上一旦真的遭遇不测,很可能我们七个人,也会……”

    说到这里,瞎子北顿了顿,继续道:

    “所以,我们要做到的一点是,主上若是真的有危险了,可以,在我们死之前,主上再死,这样,我们即使是死了,也死得心甘情愿,至少,没什么遗憾。

    现在倒好,你和主上出去浪了,冒着生命危险在打仗,把我们五个留在这里,我们留在这里能做什么?

    等着暴毙?”

    梁程摇摇头,道:“我错了。”

    瞎子北伸手,拍了拍梁程的肩膀,道:

    “你知道我最后怕什么么?”

    “你有点特殊,我猜不出来。”

    “我后怕的是,其实,面对死亡的勇气,我们是有的,一杯茶,一把二胡,再点一根香,就这样走向死亡,意境上也不错,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但前两天,你们去浪的时候,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也被牵连得没了的话,我会很难接受。

    因为在死之前,

    我居然是在画施工图纸,在做一个包工头。”

    梁程明白了,点点头。

    死亡,可以接受,但死亡的仪式感都没有的话,就无法原谅了。

    瞎子北似乎是将情绪发泄好了,

    从口袋里又掏出一个橘子,一边剥一边道:

    “好了,现在把你和主上这几天的事儿,说给我们听吧。”

    说着,

    瞎子北将一瓣橘肉送到梁程嘴边,

    梁程犹豫了一下,

    最后还是张开嘴。

    “甜不?”瞎子北问道。

    梁程摇摇头,

    “有点酸。”

    瞎子北直接将手中的橘子丢在了地上,

    道:

    “我就猜到这里的橘子没北封郡的橘子甜。”

    “…………”梁程。

    ……

    “主上,您这背上的伤,是怎么弄的啊,啧啧啧,这太惨了。”

    四娘一边帮郑凡处理伤口上药一边有些心疼地问道。

    郑凡真没好意思说是被梁程捅的,

    只能道:

    “战场上,刀枪无眼啊。”

    “这可真是太让人心疼了,主上,下次可千万不能把奴家丢下了,那头臭僵尸,怎么知道伺候人呢。”

    “嗯,我错了。”

    对自己的女人认错,不丢男子气概。

    “对了,主上,那位节度使的千金,没带回来呀?”

    “被密谍司的杜鹃派人带走了。”

    “那可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本来,是能凑一对的。”

    “梁程似乎对她不怎么感兴趣。”说到这里,郑凡微微皱眉,思索道,“他好像和阿铭一样,他们两个,都对女人不感兴趣。”

    “哎呀,奴家不是说那位千金和梁程啦,时她和芳草,简直绝配。”

    “芳草?”

    “对啊,一个是被阿铭杀了亲爹,带回来的,那位节度使的千金是被阿程杀了亲妈,要是带回来了,这俩丫头,不是绝配么。”

    “呵呵呵…………”

    虽然郑凡觉得这时候不该笑,但还是忍不住。

    “不过好像还真是的,似乎男人年纪大了,就对男女之事没什么兴趣了。”

    “我以前倒是听说过不少老头七老八十了,还宝刀未老的。”

    “那不一样,老头儿能和那俩死人比么?一个是不老的吸血鬼,一个是冷冰冰的僵尸,他们俩年岁加起来,几十个老头儿都比不上哩。”

    “也是。”

    “说到芳草,她们估计再过一阵子,也该到翠柳堡了。”

    “嗯。”

    “主上,您要休息休息么?”

    “还好,不是很困,有点饿了,这几天,没吃得好。”

    “那奴家下面给您吃?”

    “好。”

    “主上,您等着。”

    四娘起身,离开了房间去下厨了。

    郑凡现在所在的房间,算是翠柳堡内少数的能住人的房间,绝大部分蛮兵,其实还住在堡寨外的帐篷里,想住进堡寨,还要等翠柳堡施工的进一步完善。

    从床上坐直了身子,郑凡拿起一件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也走出了房门。

    日头,已经有些渐渐西沉了,余晖撒照下来,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却让郑凡有些留恋。

    以前只是玩游戏时“打过仗”,这一次,是自己亲自带兵出去遛弯儿,且自己也曾攻下了一座城,虽然是装完逼就跑。

    然后,又是将近两天时间的被大军追杀。

    讲真,到了这会儿,再回忆之前几天的一幕幕,心里倒是没多少澎湃,盘亘在脑子里更多的,还是死在烽火台上的那个乾国戍卒,持枪逆行的乾国老将,以及,那数十个已经变成尸体的蛮兵。

    “主上,在看夕阳?”

    瞎子北的声音从一侧传来。

    郑凡吸了口气,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

    “以后你走路能不能出点声?”

    “行,属下以后白天出门也打灯笼。”

    “呵。”

    “主上刚刚在想什么?”

    “只是忽然有些理解,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晒太阳了。”

    “属下得多晒晒,心思重,不多晒晒容易长真菌。”

    “你有事?”

    “有事。”

    “说。”

    “属下以前是做过心理医生的。”

    “我知道。”

    “所以属下刚刚听梁程说完了主上这几天的事,来给主上做做心理疏导。”

    “我不用,我没事。”

    “喝醉的人最常说的话,是我没醉。”

    “行,那就聊聊吧。”

    “哟,瞎子,你这鼻子属狗的吧?”四娘端着一大盆的臊子面恰好走过来。

    瞎子北笑笑,道:

    “先前去图满城做生意时,倒是碰到了一只挺大的二哈,比试过,它鼻子没我灵。”

    “来找主上有事儿?”

    “肚子饿了。”

    “合着前几天一直饿着你了怎滴?”

    “主上不在,你就不下厨了,其他人做的饭,真不好吃。”

    “行,搬凳子。”四娘也不是小气的人。

    瞎子北拍了拍手,四张凳子飘浮而起,落在了自己和郑凡的面前。

    两张凳子拼凑在一起,另外两张凳子侧放当椅子。

    一大盆的面,两个碗,四娘又摆上了两双筷子。

    本来,她是准备和郑凡一起进餐的,但现在只能便宜瞎子了。

    “瞎子,自己捞面。”

    “好。”

    瞎子北拿起筷子开始捞面。

    “怎么不用意念力了?”四娘有些好奇地问道。

    “用意念力捞出来的面,是没有灵魂的。”

    “行行行,说不过你,主上,您慢慢吃着,我去给他们送一点儿去。”

    “哎,别走,有蒜么?吃面没有蒜,滋味少一半。”

    “瞎子,我记得你以前可不好这一口。”

    “忽然想吃了。”

    “等着,我去给你拿。”

    四娘很快就拿来了一碗蒜,都是剥好了的。

    郑凡和瞎子北相对而坐,郑凡是真的有些饿了,拿起筷子就吃了好几口。

    “主上,吃蒜。”

    瞎子北拿起两瓣蒜,递给了郑凡。

    “我没这个习惯。”郑凡摇摇头。

    “总得试试。”

    郑凡犹豫了一下,接过蒜,放了一个进嘴里,咀嚼着。

    “主上,再来一个?”瞎子北又递上一瓣蒜。

    郑凡摇摇头,道:“你吃吧,我这样吃不来。”

    “我不吃,吃了嘴里味儿重。”

    “…………”郑凡。

    “人生也是这样,主上,自己不习惯的东西,不用去勉强,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也不要强行去做,不要有负担。

    可能,上辈子,主上的人生太过于普通人,也有着太多条条框框的压力,但这辈子,在这个世界里,开心就好。”

    “我明白了。”

    “其实,对主上的心理承受能力,属下是不担心的,到底是能创造出我们这些角色的人。”

    “你这是在夸我?”

    “是的,主上。”

    “好吧。”

    “主上可以找人说说心里话,比如我,这样的话,可以让主上的心理得到很大的缓解。”

    “我会的。”

    “嗯。”

    “对了,这次出去折损了一些人。”

    “主上回来的时候,属下已经数过了。”

    “能补充么?”

    “即战力方面,很难迅速得到补充了。”

    毕竟,原本的蛮兵本就是刑徒部落出身,弓马骑射都是俱佳,进行一下思想教育后,再配上优良的甲胄战马兵器,就是极为优秀的骑兵,但这种优质兵源,想源源不断地补充,显然对于现如今的翠柳堡而言,还是太苦难了一些。

    “不过,属下认为,我们当务之急,不是招兵买马,一来,该做的,我们其实已经做过了,相信这一次在靖南侯心里,肯定已经对主上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接下来,我们已经不适合再过多的出头,否则,就不是真有趣,而是真烦人了。

    况且,用不了多久,应该会有大量的燕国刑徒会被发配到咱们边地,到时候,这些刑徒,我们只会嫌多,而不会嫌少。”

    “你是说,门阀?”

    “主上英明。”

    一旦燕皇见时机成熟,和镇北侯一起做秀配合之下,开始对国内的门阀开刀,门阀家族肯定会血流成河。

    人,是肯定要死很多很多的,但全部都杀掉也不现实,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家族被判定有罪进行流放,成批成批的刑徒注定会被发配到南方边境,成为对乾开战后的“燃料”。

    这些刑徒本身就有着极高的素质,而且他们对于立功赎罪为自己为家族摆脱刑徒身份有着极大的渴望。

    瞎子北放下了筷子,道:

    “主上,属下待会儿还要去和那些匠师商量一下工程图纸的一些细节,属下就先告退不打扰主上休息了。”

    “辛苦了。”

    “主上客气了。”

    瞎子走后,郑凡也放下了筷子,就这样干坐了一会儿。

    随即起身,拐了个弯,走到斜对面的一个很逼仄的屋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放着一口棺材,让郑凡有些意外的是,棺材前面的地上,放着一尊香炉,香炉里还有一些香灰,同时,在香炉旁还有一个碗,碗口残留着红色的印记。

    郑凡走到棺材边,后背靠着棺材坐了下来。

    “第一次带兵出去打仗,有点紧张,也有点绪,但又想把这些东西分享出去,这是一种矛盾,而人,本身就是一种矛盾的结合体。

    许是在梅家坞那阵子每天吃饭时养成的习惯吧,郑凡觉得沙拓阙石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他死了,但他又没死透;

    他似乎能听见你说的任何话,但他又好像永远都不会再开口说话。

    郑凡就靠在棺材上,絮絮叨叨地说了很久,说了很多人,说了很多事。

    说累了、也说完了之后,郑凡长舒一口气,他觉得待会儿自己回去好好地睡一觉后,明天醒来后,将重新恢复精神满满。

    起身,

    郑凡准备离开这个屋子时,犹豫了一下,出于一种礼貌,他觉得自己应该和沙拓阙石见个面,道一声晚安。

    伸手,推开了棺材盖,当郑凡把目光投向棺材里时,

    整张脸,

    当即沉了下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躺在棺材里的,居然是阿铭,齐整的夜礼服,胸口还放着一朵红色的纸花,剪成了玫瑰模样。

    空气,忽然安静,氛围,开始尴尬;

    这种感觉,就如同你去教堂的暗室里对神父说出了你心底的一切秘密,但不巧的是,坐在暗室里倾听的,是你爹地。

    “主上,我也是睡棺材的。”

    阿铭开始解释。

    郑凡看着阿铭,不说话。

    “主上,是您走错房间了,沙拓阙石,他住隔壁。”

    “一开始时,你为什么不出声?”

    阿铭伸手敲了敲棺材壁,有些无奈道:

    “这该死的隔音效果。”

    “哦。”

    “主上,我其实也是刚醒。”

    “没事,我相信你。”

    “主上英明。”

    “明天开始,陪我练箭吧。”

    “这是属下的荣幸,属下确实会一些西洋剑术。”

    “是弓箭。”

    “嗯?”

    阿铭心里忽然升腾起了不祥的预感。

    “我问过那些射术好的蛮兵,他们说,用活物当靶子来练箭术效果最好。”

    “属下明白,明日属下就去为主上抓一些动物来让主上……”

    “我这人,心软,小动物太可怜,我下不去手。”

    “………”阿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