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用你的超能力打我 > 33:物质转换银器
    在洛里的印象之中,伊丽莎白能震慑等级不高的血族人和人类,刚刚还能拉着他秒速奔跑,虽然结束之后她因为短时间的体能爆发而陷入昏厥,但没有相关的能力,也是无法做到的,就算吃兴奋剂也无法做到,并且她又爆出能穿透隔绝结界

    “除了心灵影响和结界穿透,还有体能爆发,不过这个能力也不稳定,如果使用不当,就会像刚刚那样昏倒。”

    “原来如此”

    洛里想问还有没有,但他更想要听到伊丽莎白主动说出来,所以他只是欲言又止地点了点头。

    伊丽莎白也猜到了洛里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什么,所以她很自觉地交代说:“还有物质转换,但只能转换死物,活物没有办法。”

    她这话音一落,洛里和亚撒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之中。

    这也太强了吧转换物质,是不是就等于能点石成金?是不是等同于伊丽莎白能接触到的任何东西,都能通过她的能力,变成武器?

    譬如说转换成银器。

    伊丽莎白从洛里和亚撒的表情中看出了他们的想法,所以她毫不遮掩地承认道:“对,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不过要转换银器,能量消耗非常大,短时间内就无法再使用其它的能力了。”

    用洛里的认知来解释,就是耗蓝。

    “我明白了。”

    这样的解释,是能够说得通伊丽莎白的所有反常,之所以对洛里受伤流血这件事情这么在意,想来是担心他血液的气味会引来血族人。

    亚撒转身去接了一壶咖啡,瓷盘碰撞出清脆的叮当声,冰块咕咚掉进杯中,浮在最上层的鲜奶泡波动起了细小的层层涟漪,他递给洛里之后,又转身调配第二杯。

    他问:“你认识细细吗?”

    伊丽莎白接过冰凉的咖啡杯,点头。

    “认识。”

    “你对她有多了解?”

    伊丽莎白喝咖啡的动作顿住了,虽然她很不想说,但眼下的情形,她觉得自己像是被审讯的罪犯一样,这种感觉令她很不舒服。

    “亚撒,注意你的语气。”

    相比起伊丽莎白,洛里察言观色的能力还要更胜一筹。

    亚撒愣了愣,没想到洛里会是这么护短的人。

    “好吧……”

    “在认识洛里之前,我调查过细细,因为她的潜力非常大,最初我是想利用她的能力,后来我发现她的病情并不是很稳定,不管是对人类还是血族来说,都是比较危险,没有人能完全将她掌控……”

    伊丽莎白的话还没说完,他们就听到了一声震耳发聩的巨响,像是有庞大的建筑物轰然倒塌了一样!

    “遭了。”伊丽莎白的脸霎时间就黑了下去,她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语气很是着急地对亚撒说道:“立刻带洛里离开学校,那个细细找不到洛里,已经失控暴走了!”

    洛里疾步冲到窗户前,探出半截身子往巨响传来的方向一看,学校的独栋图书馆被人轰掉了一大半!废墟之下尘埃飞扬,有一抹蓝白相间的身影伫立在前,似乎浑身上下都在燃烧着无形的巨大能量。

    因为洛里看到她并没有被那些尘埃包围,如果没有能量的干扰,尘埃会主动躲避她这件事情是不合理的。

    但愿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不把这么危险的精神病患者送到医院里治疗,反而放进学校里还给了副会长的职位,究竟是谁允许这么乱来的?

    “为什么我必须走?她又为什么要找我?”

    洛里隐隐觉得伊丽莎白还有事情没说出来。

    “细细……曾经是从克里斯汀的饲场逃出来的,她的主人格,也就是现在你看到的她,患有斯德哥尔摩症,克里斯汀对她很好,不过是人类对宠物的那种好,但她最终把克里斯汀当成了哥哥。”

    【斯德哥尔摩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犯罪者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犯罪者,会对犯罪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

    他们的生死操控在犯罪者手里,犯罪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但并没有伊丽莎白所说的这么细致,他很好奇,为什么伊丽莎白会这么了解与血族有关的事情?

    洛里并不了解什么人格分裂症和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他只知道窗外那个马上就要把图书馆夷为平地的细细,比洛可还要像个恐怖分子。

    “既然细细已经被转化,为什么还要接回来?她的主人格无法被摧毁吗?”

    窗外又是一声巨响,整个图书馆的废墟都粉碎成了灰,地上出现了一个五百平米的巨坑,密集的尘埃已经随着风大面积飞散……

    她还没有想着要攻击人类,说明她还是有理智的,只是就没有人能阻止她吗?

    还是大家都在等她冷静?怕不是整个西瓜中学都要被掀翻!

    “再让她继续暴走下去……”

    洛里靠在窗台,感受着窗户和脚下的震动,心想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先想办法阻止这个细细才行。

    “现在只有我现身才能让她冷静下来了吧?”

    洛里抬起头,看向伊丽莎白和亚撒的眼中充满了坚毅的自信。

    “就交给我来处理吧,逃避也不是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