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阴符道主 > 第六十五章 先下手为强(求收藏推荐)
    广义的额头布满了汗珠,面色苍白如纸,他从来没有过距离死亡如此之近,再一低头看,胸前的僧衣受枪气凌虐,竟破开了一个寸许方圆的洞口。

    很明显,只要稍有一丁点的犹豫,自己就是去大乘佛祖面前报道的结果。

    ‘这小子,下手真狠呐!’

    广义暗暗心惊!

    不过同时,心里也有些佩服,从头到尾,战机只有自己惊愕的一刹那,却被抓住了,显然杨肆对于战斗有着近乎于直觉的敏锐,是天生的斗战者!

    “是广义大师,广义大师出来啦!”

    “太好啦,就剩下一个广真啦!”

    水月观阵营,人人紧张激动起来,即便是以寒眉以首的几个金丹真人,眼眸里都绽现出了希望的神彩!

    一对一!

    胜利已经无限接近,甚至有金丹真人赞许的看向了陆嫣,要不是陆嫣请来杨肆,怕是早就打道回府了,而让人不敢置信的是,杨肆才炼气初期,这充分说明了潜力无限。

    雨晴也是偷偷看向陆嫣,现出了隐秘的冷笑。

    反观北邙派,已经不镇定了,两个炼气大圆满的佛门高僧都被杨肆干了出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没人相信,黑牙的眼里,也有一丝杀机闪过。

    如杨肆这类妖孽,既然站在对立面,就必须要在成长起来之前扼杀于萌芽当中,但怎么杀,非常有讲究,他根本不信杨肆真是外门弟子,多半是哪个元婴老怪的亲传弟子,外门只是用来掩饰身份的,他敢肯定,终南道宗必然有高层在关注杨肆,所以要万分小心,不能把北邙派牵扯进去。

    “师兄也被打出来了?”

    广宏含笑问道,丝毫不以败在杨肆手上为忤。

    “惭愧,惭愧呐!”

    广义思索着杨肆背后那冲天而起的血红色气柱,摇了摇头:“杨师弟枪法如神,斗战无双,怕是只有那些剑派刀派中的翘楚才能与之争锋,不过广真师兄……或许还有机会。”

    高手过招,全力一击打空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反噬,他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杨肆那一击打空了,就不知道广真能否抓住机会。

    所有人都望向大阵的方向,时间仿佛停滞了,就连金丹真人都觉得心绪难以安定。

    突然,又是一道人影闪出,众人纷纷看去!

    正是广真,只见他似是站不稳,出来就一个踉跄,剧烈喘着粗气,那俊秀的面庞涌现着不正常的潮红,僧衣多处破碎。

    “啊!”

    也不知是哪个女弟子,突然尖叫。

    “啊,啊,我们胜啦,我们胜啦!”

    女弟子们纷纷欢呼,甚至有人想到终于可以泡上洗髓池了,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水月宗的金丹真人也相互看了一眼,目中均是欣慰之色。

    “师兄!”

    广宏唤道。

    “哎~~”

    广真哎了口气:“想不到世间竟有这般妖孽人物,不过我等大不必气绥,我大林禅院万般妙法,境界高了才能参悟的详尽,今日不敌,皆因境界低微,并非我佛妙法不如人,他日入了声闻,再与杨师弟斗过便是!”

    “阿弥陀佛~~”

    广宏欢喜的喧了声佛号:“师兄虽败,但佛心亦由此剔透清澈,想来回了山门,便可入声闻境界!”

    “善哉,善哉~~”

    广真感慨的向外走去,身形竟又是一晃,不禁回想起那短暂而又凶险的战斗经过。

    广宏没有看错,杨肆必杀一枪击空之后,劲气虽然以顺形卸力卸去至少一半,却仍是受了反噬,身形一滞,广真抓住机会,一杵打中杨肆背心,当场喷血翻滚出去。

    但让广真心惊的是,杨肆反而凶性大发,仅抓出一把丹药吞入口中,就狂攻而来,招招两败俱伤,他清楚这是困兽犹斗,撑过一波反击,最终胜利将属于自己,于是防的密不透风,力求稳妥。

    可是心里有了拖延的想法,就失了进取的锐气,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那枪气滚滚如洪流,撕扯着他的经脉,待他反应过来,必须要抛开生死,以命搏命才能争得胜机的时候,已是回天无力,硬拼数招几乎耗尽了真气,再也无法阻挡那枪尖的长驱直入,只得悲叹一声,离开了大阵。

    不过这一战也让他有所明悟,只须山门静养一段时日,就可晋入声闻境界了。

    水月宗的门人,均是翘首以待,没多久,一个全身染身的身影闪了出来。

    杨肆也是摇摇晃晃,面色苍白,嘴角溢着鲜血,持枪的手臂阵阵颤抖,回想起刚刚那一战,不由阵阵心悸。

    广真偷袭的那一杵,几乎将他的脊椎打断,还亏得及时卸力,又有精气狼烟缩回体内,化为层层精气护体,可纵是如此,也鲜血狂喷,受了重创。

    好在关键时刻广真起了稳妥之心,被自己孤注一掷,以命搏命,换来了胜利。

    此时的杨肆,头晕眼花,精元枯竭,昏昏欲睡!

    “杨师弟,你怎么伤成这样!”

    雨晴看出了杨肆的不妥,暗道先下手为强,急忙奔了过来,不顾男女之别,抱住杨肆,让杨肆的脑袋舒服的枕在自己的香肩上,又掏出上品回春丹,温柔的塞进了杨肆嘴里,美眸中满是关心和担忧。

    “师姐,我没事的,你放开我,我能站住!”

    杨肆顿觉被一团馨香包裹,温温的,热热的,还有着如兰似麝的细微气息喷上面庞,心里大感吃不消,苦笑着就要从雨睛怀里挣扎出来。

    雨晴不满道:“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别硬撑,你为山门立了大功,师姐……牺牲一下又有什么关系,赶紧调息,化开药力。”

    杨肆无奈道:“我td又不是圣人,师姐这样抱着,我没法调息啊!”

    雨晴扑哧一笑,居然拿那青葱般的玉指在杨肆脸颊划了划,嗔道:“口出污言,不知羞!”

    “不要脸!”

    “贱人!”

    陆嫣看着雨晴公然调戏杨肆,气愤的跺了跺腿。

    寒眉真人责怪的瞪了眼过去:“你这丫头,杨师侄明明是你引来的,却被那贱货抢了先,你怎如此迟钝?”

    “师尊,我……我怎么啦!”

    陆嫣委屈的都要哭了,她和杨肆本没什么,又不象雨晴那样富有心机,怎么可能不顾女儿家的羞耻去主动抱杨肆?

    师傅说这话,什么意思嘛。

    但随即,她的神色僵住了,雨晴的师傅,寒蕊真人快步赶了过去,抓住杨肆手腕,搭了搭脉,又探手揉了揉杨肆的额头,责怪道:“哎,你这孩子,干嘛如此拼命,我水月宗又不是输不起,你说,要我们怎样报答你才好,雨晴,先把杨师侄带回杏花峰调养,待伤势回复了,你再亲手把杨师侄送入洗髓池!”

    寒眉真人愤然变色,什么意思?公然抢人啊!

    果然是有其徒必有其师,师徒两个都是不要脸的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