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赘婿 > 第48章 那个男人,他回来了
    司徒静别墅外。

    一辆面包车停靠在一处隐秘的位子,车上下来两个男人。

    “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能失败,只要司徒静一死,景天城才会大乱,我们梁家就有机会翻盘的机会了。”

    “大哥放心,一个女人而已。不过小弟有个请求,司徒静可是景天城第一大美女,在她死之前,我能不能……”

    男人搓了搓手,露出猥琐的表情。

    “杀了就走,不要节外生枝,这次事情过后,我带你去京城避一避,那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好吧!真是可惜,景天城的第一大美女,就要香消玉殒喽。”

    两人对视了一眼,刚准备翻身进入司徒静的别墅,却看到在他们停面包车的位置多了一个男人。

    男人蹲在面包车边上抽着一根旱烟,手里还握着一根扁担。

    他不高,却很壮实,一张脸很大,还留着浓密的胡子。

    像极了乡下不修边幅的老农。

    “大哥,要不要?”男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去吧,处理干净点。”

    男人点头,朝着靠在他们面包车边的大胡子走去。

    “噌!”

    他的手里多出一把刀,亮的晃眼。

    “哪里来的臭乡下人,死了也别怪我,只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上路去吧。”

    男人一个箭步,冲向了大胡子。

    手中的刀也抹向他的脖子。

    大胡子抬起头,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他的眼神很干净,看不出一丝惊恐。

    好像朝着他脖子砍来的刀是一件塑料玩具。

    “噔。”

    大胡子的扁担挡在身前,刀子砍断了扁担,但也停了下来。

    “你……你为什么砍断俺的扁担。”

    大胡子有点生气,干净的眼神中露出一点愤怒。

    “找死。”

    男人手中的刀再次砍了下去。

    “你们城里人真不讲道理。”

    大胡子放下手中的大烟杆突然出手,一双布满老茧的大手一把抓住男人手中的刀。

    “咯噔。”

    一声脆响。

    大胡子空手夺白刃,徒手断钢刀。

    男人当即瞪大了眼睛。

    “噗。”

    一截刀没入了他的胸口,到死,他都没能明白,这个乡下男人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老贰,怎么回事。”

    叫老大的男人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慢慢的倒下。

    “你朋友砍断我的扁担,他没有道歉,还要杀我。”

    大胡子露出憨厚的表情,一脸无辜。

    “你……找死。”

    男人冲了过去。

    大胡子看了一眼手里的半截刀,徒手一扔。

    “噗。”

    男人看着胸口的刀柄,一脸难以置信。

    大胡子捡起烟杆,优哉游哉的点燃,狠狠的抽了几口。

    这才一脸憨厚的说道。

    “师父说了,除了天哥,谁也不许欺负俺大牛,不然打死你。”

    ……

    屠人满门这种事情,叶天是干不出来的。

    只是跟梁家签订了一系列……

    不平等条约。

    以后的梁家,自然听命于叶天。

    做好一切,叶天回到1500平的别墅。

    天色朦胧,很快就要天亮了。

    在别墅外,叶天看到一个瓷器脸盆,里面装着很多灰。

    还有一些香蜡钱纸之类的东西。

    一个精致的瓷碗里面放着一块猪肉。

    旁边还放着一块木牌,上面歪歪曲曲的写着几个字。

    叶天走近一看。

    “叶天,你死的好惨啊。”

    更可气的是,木牌上还画着一个笑脸。

    叶天:“……”

    不用想也知道,这绝对是秀儿干的事情。

    也只有他干的出来。

    叶天翻进围墙,别墅里的灯一直亮着。

    叶天绕到别墅后院。

    司徒静的屋里有两个人影。

    “杨雪依竟然也在?”

    叶天又换到另外一个房间,果然看到司徒秀在。

    都快天亮了,竟然还没睡觉。

    叶天嘴角扯出一丝微笑,慢慢的贴近窗户。

    “小麻子,守住上路啊,家都快没了,你t不是说自己国服第一钟无艳吗?”

    “秀哥,这真不能怪我,对面的关二爷耍赖,他每次都来偷塔,我一过去,他就骑马跑路了,我追不上。”

    “一群废物,我t难得高兴玩个通宵,你们这样坑我,不玩了不玩了。”

    司徒秀关掉游戏,开始刷起了短视频,嘴里还不停的哼哼着。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叶天心里那个气呀。

    “撕拉!”

    窗帘突然被人拉开,弄出极大的声响。

    司徒秀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向了窗外。

    朦朦胧胧,什么也看不清楚。

    加上熬了夜,有点眼花。

    司徒秀虽然傻,但也不可能傻到窗帘被人拉开还不知觉。

    风吹的?

    这可是高档别墅,风能把窗帘给吹开了?

    “谁?谁在外边?”

    司徒秀壮着胆子问道。

    无声无息,没有人回应。

    司徒秀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户边上,看了一眼外边。

    还是没看到东西。

    突然……

    “砰!”

    一只鞋子飞了进来,直接就砸在司徒秀的脑门上。

    “哎哟!哪个王八蛋扔的臭鞋子。”

    当司徒秀看到地上的一只鞋,当场就吓哭了。

    “叶天,是叶天的鞋子,闹鬼了,有鬼啊。”

    司徒秀爬起来就跑去开门。

    可奇怪的是,不管他如何用力,门都拉不开,就像是外面有人死死的拽住了门把。

    “秀儿,我在下面好冷啊,你来陪我好不好,顺便给我送件加绒的羽绒服。”

    窗外出现叶天的身影,还有他极其可怕的声音。

    “不要,叶天,不,姐夫,姐夫,我是秀儿啊,你不能带我下去,我还未成年呢。”

    司徒秀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看着司徒秀的样子,叶天冷笑起来。

    “让你高兴,这次给你点教训。”

    叶天把脸贴在窗户上,刻意做出一副鬼脸。

    “啊!姐姐救我……”

    司徒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轰的一声就把门给拉开了。

    在开门的瞬间,司徒秀看到门口站着的叶天。

    一张鬼脸,脚上没有穿鞋,一身烤肉的味道。

    司徒秀当场晕了过去。

    “秀儿,你鬼叫什么呢。”

    杨雪依听到了声响,从屋里开门出来,正好看到叶天。

    “啊……鬼啊。”

    杨雪依把门轰的一声又给关上了。

    “雪依,怎么了。”司徒静诧异的问道。

    “他……他……那个男人,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