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6章 心思1
    戚建明明已经吩咐过她,在这件事情平息之前不准在府内乱窜,带他们进府来已是惊险之事,更何况今日何等蹊跷?宾客们虽都被一一送走,在场却还有定兴侯和苏公公两位大客,这下倒好,真叫别人看笑话了!

    玉儿方才那番话想必也从侧面证实了,静姝并不止这一次随意出院子,难怪萧景会说那样的话,早前肯定是见过静姝。

    “这个小姑娘是?”苏公公斜着眼睛问,心里却已经是清清楚楚。难怪定兴侯说话意有所指,竟不是空穴来风的传闻。

    戚建一时难辨,连忙把戚玉放在地上,双膝在苏公公面前扑通一跪,瞬间涕泗横流央求道:“还请苏公公看在长公主的份上,原谅戚某曾经做过的糊涂事。这女娃,是戚某与长公主相识之前有的孩子,当时若不是……”

    若不是皇上强行赐婚,他也不会迎娶萧,也不会放任曾经的挚爱在府外流连数年。

    在旁人看来,他迎娶的是当朝地位尊贵的长公主,成了人人仰羡的驸马爷。可谁又能想到,正是这段皇上赐婚,才让他进退两难。

    萧自嫁进府里以来,仗着自己的头衔,不止一次对戚建颐指气使,更在下人们面前给他难堪!两人成亲多年,说起来好听些才是相敬如宾,难听点便是关系早已破裂,更无夫妻情谊而言!

    萧只生下一个女儿,自婚时一次同房后,两人足足分居六年。戚建是男人,身体上和心理都需要释放情绪,可看着那个尊贵的萧睨着眼神撇他时,任何念头都没了。

    除了陈蓉,他在外养着的女子。

    苏公公知晓当年婚事的内情,若不是长公主一意孤行,恐怕两人此生绝无交集。

    见那女娃跟戚玉一般年纪,个头一般大,就连眉眼里的神韵也都有着一股子相似。

    若真是戚建的亲生骨肉他也不能阻止什么,只是当下长公主逝去尸骨未寒,戚玉小姐又出这样的事情,皇上那边……恐是不好交代。

    “既如此也是御史府的小姐,老奴不好多言。今日之事,老奴自会一一告知皇上,凡事待由皇上定夺才是。戚大人切记,大小姐是长公主诞下的,身体里流淌着皇家血脉,大人理应事事都为她周全才是。”

    话里的意思很明了,戚玉才是正宗的皇室血亲,而从外面回来的戚静姝,不过是个腌臜小女而已,两位小姐在府中的地位孰轻孰重,应当一目了然。

    戚建忙点头应下:“苏公公所言极是,玉儿是戚某与长公主唯一的女儿,自是该好好照顾。”

    该说的话也已经说完了,不该说的也把意思挑明了。

    苏公公思索着再待下去可没什么好戏看,便告别戚建准备回宫复命。

    他从屋子里出来,踏出每一步的同时,都在留意着戚静姝,一双灵气的眼睛竟敢与他对峙,丝毫不惧怕陌生人。这样的女孩留在御史府,对戚玉来说是个大祸患。

    待他回宫禀明皇上后,再做决定吧。

    苏公公人一走,戚建在管家的搀扶下站起来,顺便掸了掸膝间的灰尘。

    戚静姝小跑着到他面前要抱抱,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下一秒却招来戚建的白眼。

    从来没有见到爹爹用那样的眼神看过她,她把这一切的罪过都怪罪到戚玉的头上。

    “你娘没告诉你不准随便出院子吗?下次要是再不听话,我就要使用家法了!”

    戚静姝被唬住了,她抓着戚建的衣角说什么也不放开,仔细看眼眶已经布满晶莹。

    许是察觉到自己说重了话,她一个几岁的娃娃懂什么?短暂的反思了下,将戚玉和她都招到自己面前来。

    “玉儿,这是静姝,是你的亲妹妹。静姝,这是你的姐姐,以后在府里玩耍学习,都要听姐姐的话,知道了吗?”

    戚玉朝戚静姝一笑,可后者根本不想搭理她,还怨恨似的瞪了她,苏公公的话她听了个大概意思,是在告诫爹爹,凡事都要依着戚玉吗?

    戚静姝心里难平,只想要戚建的抱抱,然后像宣示主权一样蜷在他怀里说:“爹爹,娘亲担心着你,想要你过去看看呢。”

    娘亲……

    戚玉的眼眸颤了颤,守在一边的阿清瞪了眼不会说话的戚静姝,随便找了个理由,带着戚玉去园子里转悠。

    刚刚出门正好碰上永和堂前来传话的王嬷嬷,见到戚玉的同时也吓了一跳,毕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还是能沉稳住的。

    只听到王嬷嬷讲话道:“传老夫人的话,让大小姐去前去永和堂讲话,不知大小姐此时可方便?”

    “现在倒是方便,只是大小姐身子还未恢复,四处奔跑只怕……”阿清不想带戚玉去永和堂,御史府里的人都是猫哭耗子假慈悲,长公主在世时就是那副德行,如今还是更改不了。

    王嬷嬷道:“去了也就是说说话,老夫人至今还卧病在床,也是极为念着大小姐的,还是……去去吧。”

    阿清口齿虽然伶俐,但眼前是辈分高的老人,她哪里再敢争辩?只扭头问戚玉:“大小姐,老夫人传唤咱们,你要是身子支撑不住,咱们就不去。”

    戚玉摇摇头,祖母传她怎么能不去?便应允的跟在王嬷嬷身后。

    看到他们离开了玉溪园,戚静姝拉扯了着戚建撒娇道:“爹爹,姐姐都有自己的院子,我也想有一个自己的院子。”

    玉溪园现在是荒凉了,可之前从里到外都装设精致,就连嵌在泥巴里的石头都是最最上乘的玉石砖。戚静姝联想到自己,刚进府来谁也不认识,还必须窝在院子里不准出来,院子里的摆设更是简朴,哪里有一个御史府小姐的样子?

    从小到大戚建总觉得对她愧疚,所以事事总要满足她迁就她,对索要院子的要求自然也不会反对。

    果然,戚建想到辜负了她们母女,总想着用尽一切来补偿,不过就是间单独的院子,御史府上上下下十几间院子难道还腾不出来一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