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1章 算盘
    如今看来却不那么好应付。陈蓉在阿清面前表达出自己羞愧之意,草草几句交代后拉着戚静姝便离去。一脚刚踏出玉溪园,戚静姝嘟嘴鼓腮,眼睛里还噙着泪水,一时没止住又哇哇哭出来。

    “娘亲不喜欢我,却喜欢一个没娘的孩子!”她带着哭腔,方才摔在地的屁股还隐隐作痛呢,娘亲又要她赔礼道歉,这算哪门子道理?她也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凭什么就要赔礼道歉?

    听见这话,陈蓉方才心疼蹲下来,抚摸着她的脑袋也不由得哽咽。

    “静姝,我们母女在这府里原本就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虽说你比玉儿大一岁,但她终归是老爷跟长公主的孩子,身份尊贵,所以才担了个姐姐的名号。为娘要是只顾着护你了,万一她去老爷面前告一状,为娘该如何交代?”

    她的苦口婆心只愿女儿能懂,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疼,难道还去疼别人的不成?现在过些受气日子没什么,只愿来日能过的舒畅过的华贵些。

    戚静姝听罢这席话,眼泪珠子更是簌簌的往下掉,搂紧了陈蓉一阵哭泣。

    “她要是胆敢告状,我一定要弄死她!”

    下午时候戚管家前来禀告,为二小姐布置的院子已经准备完毕,请姨娘和二小姐过去看一看。院子名叫翡翠轩,听说这名还是二小姐自己想好告诉戚管家的,既然戚玉的院子是玉,那她也不能落后,取名为翡翠总可以吧?

    翡翠轩里一间主屋,两间侧屋,外面大大的花园还伴有一个小小的池塘。环顾一圈后,戚静姝甚是满意。

    戚管家指着池子谄媚道:“这里面的水,为了保持清澈见底,是每隔两天都会更换一次的。等夏天来了,池子里种满荷花,别提多好看了!”

    荷花?戚静姝最喜欢荷花,在府外的院子里陈蓉也在池塘里种满了荷花。

    陈蓉也对此很满意,从怀里掏出一块价值不菲的玉佩偷摸着递给戚管家,勾着唇道:“劳烦戚管家布置这一切了,日后咱们娘俩在府上,还请管家多多关照才是。”

    那玉佩质地上乘,手指刚一触碰到就知道绝非俗物。

    戚管家是个识货的人,有这样的好宝贝哪儿有不收的道理?当即不露痕迹的放进了袖子里,做出一副总管老大的样子道:“姨娘说这些多见外?以后小的自是会照顾您和二小姐的,总不能让那玉溪园里的丫头夺了府内的威风啊,您说是吧?”

    陈蓉勉强笑着点头:“管家言重了。只不过,今日我去玉溪园看玉儿,还没说上几句话,她就发脾气把我们关在门外。这小孩子们,脾气总是稀奇古怪的。”

    戚管家眼珠子一转,像是听闻了什么新鲜事,细细打听着:“当真有这回事?”

    “可不是!大姐姐给我娘亲甩脸色看,不理会我们,直接关门赶我们走。”戚静姝那小嘴也堵不住了,一个劲儿的告状。

    戚管家为此愤愤不平:“姨娘,这可不能忍啊!现在你尚且是个姨娘没有名分也就罢了!就怕日后跟老爷成亲了,成了正儿八经的御史大夫人,大小姐还是这般对你可怎么办?”

    “这个……”陈蓉佯装一时没了主意。

    戚管家赶紧又道:“趁着她现在是个小娃娃,才好惩治些。否则,定要上房揭瓦了不成!姨娘,这事儿你可千万要放在心上啊!当初长公主就是脾气暴躁又强势,咱们这些做下人的,可别少受她的气。要是日后还受着大小姐的脾气,那奴才们可就在府里待不下了!”

    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陈蓉可不是笨的,她作听教的样子点点头,对戚管家再次感谢。

    老爷不喜欢长公主一事是真的,如果不是皇上赐婚,哪儿有她长公主什么事?身份尊贵又如何?原来也不过如此,她生来是娇宠惯了的,没想到在府中下人口中却是这样的一个名声,真是可怜。

    陈蓉心里已经有数,她的脾气向来极好,忍耐力也较为常人高些。戚管家那番话让她茅塞顿开,之前还焦愁着要如何在府中立足,这不,机会就来了吗?

    只要她善待下人,默默无闻管理府中事物,总会有明眼人看见的。而戚管家,就是她拉拢的第一人。

    得了一间自己的专属院子,戚静姝高兴的不行,当晚就吵着嚷着要搬过去歇息。陈蓉只好笑着答应,又怕她受凉感冒,将身边那些个丫鬟婢子们都多次打了招呼,定要好好照顾二小姐。

    紧接着她又命人去花园里挖一大盆泥巴和一盆水来,自己挽起袖子在屋子里捏泥人,这种玩意儿她是从来没有碰过的,泥巴与水交融在一起捞都捞不起来,弄得她整个手脏兮兮黏糊糊的。

    可她耐性好,还是心甘情愿在泥水里搅和。玩弄了好一阵,大抵是觉得没意思了,又问外面的翠枝:“老爷还没回来吗?”

    翠枝站在院子口望了望,看见人来了赶紧进来禀告。陈蓉估摸着时候差不多,应当到他进院的时辰了,站起来将一大盆子泥水往地上狠狠一砸,泥水瞬间四溅,她的裙上腿上全脏了,地上也是湿乎乎的一片。

    听到声响的戚建大跑着进来,看见陈蓉正蹲地上看着满地泥水不知所措的画面。

    他先是确认了陈蓉没有事,才问起泥水的事情:“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学小孩子玩泥巴?静姝都没你这么贪玩。”

    话虽带着些指责,但他并未真的生气,赶紧命丫鬟们来收拾脏乱的地板。

    陈蓉用手帕擦拭干净手掌后,其他什么也没说,只看着一地的泥水说可惜了。戚建不明所以,细问之下陈蓉又不肯开口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