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2章 顶嘴
    一旁的翠枝提前被吩咐过,装作一副看不下去的样子,急急抢话:“老爷,是大小姐……今日二小姐不过碰了一下大小姐做的泥娃娃,又没损坏,可大小姐立马给姨娘和二小姐甩脸色,甚至将她们拒之门外理也不理!姨娘是想着重新做个泥娃娃给大小姐赔罪,这才……”

    原本心情还好好的,一听到戚玉,戚建立马沉不住气。翠枝所言字里行间都是戚玉的不对,戚建本就对这个女儿不那么上心,知晓陈蓉和静姝还因她受气,更是憋不住火。

    二话不说,就赶去了玉溪园要教训她一番。

    陈蓉怕他性子急躁生出事端,将身上的泥巴草草擦拭以后,急匆匆跟在他身后。

    那两个泥巴娃娃晾晒干后,被戚玉好端端的放在柜子里,她还想着,赶明儿叫戚管家做个小匣子出来,专门放这两个泥娃娃。泥巴不值钱,心意却值千金,她要一直一直存放下去。

    阿清在院子里打扫卫生,见到戚建怒气冲冲进来,竟无一人通报!她甩了扫把匆忙行礼:“老爷好,老爷怎么来了?”瞥见身后跟着的陈蓉时,又补了一句:“姨娘好。”

    现在的戚建就是一股脑的火炮,根本听不进去旁人一言一语。

    在屋子外咚咚咚重重敲了几声后,戚玉不明所以蹦跶出来开门,见到戚建的一瞬间还咧开了嘴唤道:“爹爹!”

    然而下一秒,戚建的冰冷浇灭了她的热情。

    “你还管我叫爹爹?你心里还有我这个爹爹吗?是不是你姨娘和静姝在府上多余了?碍着你了?才给她们使脸色看?”

    “爹爹我没有……”戚玉被他那一嗓子吓得往后退了一退,爹爹从来没有这么吼过她。阿清站在门外被陈蓉有意拦住,这一幕把她也惊着了,平白无故好端端的,怎么就发起火来了?

    “你喜欢泥娃娃是吗?那我就罚你做一天的泥娃娃!我平日是不是把你惯坏了?才叫你在府上没个规矩没个礼数!当着长辈的面敢甩脸色?谁教你的!是不是你娘!”

    戚建糊涂了,怒火中烧的时候什么话都往外蹦,话音刚刚出口,他也才发觉说错了话。

    可此时的戚玉眼睛通红,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是自己爹爹的人。她的心宛如万千蚂蚁一般啃咬。

    “不许你说我娘亲!是妹妹动了我的泥娃娃,还说我没有家教,我生气才回房间的!我没有甩脸色!我没有!”她也同样怒吼着,小孩子的声音比不过大人,可戚建听清楚了。

    他一时僵住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回头看了看陈蓉,见她捂着嘴眼泪汪汪就要掉下来,于是心又一狠问戚玉:“那也是你妹妹犯错!干你姨娘什么事?出来,认错!”

    “我不!我没有错!”戚玉说完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只要她一哭阿清就受不了,也不管前面是陈蓉还是王蓉,推到一边去后,上前将戚玉护在怀里轻轻拍着哄着,看也不看戚建说道:“大小姐做的两个泥娃娃,一个是老爷您,一个是故去的长公主。二小姐将长公主那个泥娃娃戳了个眼,大小姐也是维护娘亲一时没忍住才推了二小姐一下,可那二小姐千不该万不该说咱们大小姐没有家教啊?都是一个府上的人,叫旁人听了去可不得闹笑话吗?”

    这才是事情完完整整的前因后果,戚建半信半疑,回过头用眼神询问陈蓉。陈蓉没有想到阿清一个丫鬟竟然敢在老爷面前这样说话,既是事实,便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微微点了点头。

    阿清是在长公主面前长大的,也是一路跟着长公主进府的,性子直爽不爱拐弯抹角,就是在皇上面前也是个讲理的。在府里,戚建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戚玉在她怀里哭的泣不成声,没成想自己美美的一番心意,竟换成这样一摊子糟糕事。

    “老爷也不是个不讲理的,您且说说,这事儿我们大小姐有哪处地方做的不对?”

    她这是要陈蓉站出来说话了,本就是她们多生出来的事端,竟还恶人先告状?实在是太野蛮了!

    事情的原委竟是这样?陈蓉的点头已经说明事情是真的了,真是他错怪玉儿了?

    戚玉哭搡着从阿清怀里抬起头来,通红的眼睛叫人看了好不心疼,扯着嗓子问他:“看来是爹爹心里没有我这个女儿,而非我没有爹爹!”

    一颗小小的心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戚建一时间慌了,可他堂堂一个大人,哪里能跟小孩子道歉赔罪?既是他说错了话的确有过,当着小孩子的面,还真说不出来能下台面的言语。

    “你怎么能这么说?爹爹心里对你一样用心。先别哭了,此事若是我误解了,一定还你公道。阿清,带她出去走走。”

    “走去哪里?要我出府吗?原来温馨有爱的戚家,怕是没有我一席之地了!”戚玉情绪更加激烈,这几日来府中丫鬟们背着她说的话每一句都听见了,说她是个不正常的人才会从棺材里爬出来,还说新来的姨娘以后会坐在娘亲的位置上,成为一家主母……

    “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戚家哪里不是你的家?哪里容不下你?”

    戚建哪里会想到这些,即使到了此刻,还觉得戚玉哭哭啼啼有失礼仪,还觉得她哭泣的原因莫名其妙。

    戚玉小脸蛋都憋红了,说一句抵一句:“爹爹你心里最清楚。”

    场面一下子僵住,戚建指着她举起的巴掌晃了晃就要扇在她脸上,陈蓉赶紧钳制住,府上还住着老夫人,叫她知道戚玉挨了打可不行。

    她佯装擦拭了下眼泪,蹲在地上拉扯着戚玉,向她服软:“玉儿,此事是姨娘不对,都怪姨娘不该带静姝到你的院里来。你可千万别再气了,好不好?”

    戚玉不搭理她,将头埋在阿清怀里。

    她就是不喜欢这个女人,不喜欢她会成为主母,不喜欢她会得到一个跟娘亲一样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