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4章 陈蓉的筹谋
    “回老夫人的话,昨夜妾身是在玉溪园内,那所谓的闹剧只是旁人无中生有罢了,老爷跟大小姐关系亲密的很,哪里来什么闹剧?府中下人实在嘴碎,是该好好管教了。”陈蓉口口声声唤戚玉为大小姐,在老夫人面前,她是绝对不敢称其为玉儿的。

    还有就是,话里行间摆明着陈蓉身为女主人的姿态。府中下人嘴碎如何管教?该谁管教?瞧着她那意思,是等着她来管教?

    戚老夫人到底只上一届宅斗的冠军人物,在她面前无论是什么妖媚狐狸都得现出真身,陈蓉只是一个小小人物罢了,耗不着跟她对付来对付去的。

    再者不想为难她们,万一传到戚建耳朵里,还说她这个老婆子没有一点样子,尽会刁难晚辈。

    “起来吧,垂首屈腰的像什么样子?”

    陈蓉拉着女儿一同起来,这时才敢抬眼正当当的盯着戚老夫人看。之前老爷说过,他那位亲娘是个心思深沉的角色,今日一见虽然面容和睦,话里却总是带着刺的,是个事儿主。

    王嬷嬷在院里摆了桌椅,一一看了茶,戚老夫人上座后,便让陈蓉和戚静姝都一一坐下,站着太过碍眼不像样子。

    早上刚沏的新茶,入口绵长滋润,清新自然,陈蓉小饮一口后称赞几句。戚静姝孩子心性,方才耐得住性子,等屁股一落坐在椅子上就沉不住,左顾右盼东张西望的。

    戚老夫人瞧着她机灵活泼,不似戚玉那样看起来心思糊涂,有心培养她成为府中贵女,日后有幸若是攀上谁家显贵的高枝,也算是不负戚建带她进府来这一遭。

    戚建虽贵为官都御史大人,在朝堂中步步为艰,当初他不过是个小小的芝麻官,是娶了长公主为妻,成了驸马爷,才有如今这番荣誉。不过头顶三尺的牌匾后面,是祖辈们历年来的辛苦血泪,要牢记那份血泪,才能让戚家走的更远。

    戚老夫人一辈子为戚建谋划,老了也开始打孙女们的主意,贵门女子也只有嫁个好夫家能有出头之日,才能决定后半生是否荣华缠身。她们有荣华富贵,戚家也能光稍门楣。

    她有此般深谋远虑,就是得看府中子女们尽不尽心了。想到这个她瞥了眼陈蓉的肚子,似有心思道:“老爷正值壮年,膝下却只两个女儿。既然你是老爷一直以来疼爱着的人,自然要为戚家开枝散叶,府上啊,还是人丁兴旺才是最好的!”

    生孩子这回事,陈蓉哪里没有想过?早在戚静姝落地之前,她就想老天保佑生下个儿子才是最好的。要是有了儿子,仗着他是戚家唯一的小少爷,无论说什么老爷也会让她入府,何必等到今日?

    在有了静姝以后,几年来也跟老爷同房过,可每每总是怀不上身子。现如今,她也盼着肚子里能有货,能有一个小少爷啊!

    “妾身谨遵老夫人教诲,妾身记住了。”

    陈蓉并不清楚戚老夫人心里到底想的什么,不过既然有那个想法让她生儿子,应该不是敌人才对。想要在戚家立足,能生下一个儿子地位便是蹭蹭的往上升。既然如此,她便要努力了。

    戚老夫人并没有给她们脸色看,打心里还是喜欢她们的?她跟了老爷那么多年,从老爷口中听了不知道多少关于老夫人的事情,她老人家喜欢温顺的,不喜欢性格强势的,那她就该做个称心如意的乖巧媳妇儿。

    可不能像不知好歹的长公主,嫁到了戚家还摆着公主的姿态,做人还是要会看局势才行。

    戚老夫人累了,没有留她们用饭,王嬷嬷将她们送出永和堂便回来了。回菊园的路上,陈蓉早想好日后坐在当家主母的位置上,要如何对待老夫人,还有戚玉,反正现在是把捏在她手中了,不愁,不愁。

    日落西山,戚建才晃悠悠从外面回来,今日跟亲友相聚去了窈窕楼玩乐。

    如今他好不容易自由没有府中人的约束,肯定要好好潇洒一番,才刚刚兴致上头,府上就派人来请他回去,说是大小姐胡乱吃错了东西,一直昏迷不醒。

    陈蓉在府内百般着急没有办法,这才不得已去外面请了他回去主事。

    戚建几两美酒下肚,身边正有美娇娘陪伴着,自然不愿意回去,可前来禀报的小厮又多嘴提了句:“定兴侯也来了,来的时候大小姐正吃错了东西闹肚子疼……”

    戚建瞬间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尾,彻彻底底的凉!立马一个跟斗从椅子上翻起来,还以为小厮是糊弄他,仔仔细细又问了遍:“你是说,我那大女儿生病了,碰巧定兴侯又来看她?”

    小厮点头:“是的老爷,您也知道定兴侯的性子,要是您再回去晚了,估计……”

    估计什么?难道他家的事情,还要一个外人来插手处理不成?真是的,吃酒也吃不成!玩乐也玩不成!真是上辈子欠了她们母女俩的!

    “回……回府!”

    既然定兴侯的名号出来了,戚建那些狐朋狗友们,没有一人敢阻拦,只在他走后连连摇头感叹不已,不过百日就在外面花天酒地,刚才还要了两个女子陪酒作乐,长公主下嫁给他真是不值得!

    已至傍晚,萧景并不是不懂规矩,非要这个时候来到御史府。他都有半月未见过戚玉了,今日一见,明日就要远走,怕是等到再回来的那天,彼此都已经是不再是现在模样。

    玉溪园里请来连大夫检查,戚玉身体上的症状就是肚子疼脑袋疼,阿清已经去厨房取中午吃剩的饭菜,在散发着异味的泔水桶里,她捂着鼻子舀出半碗拿去给连大夫检查。

    “这鲫鱼汤,就是中午大小姐所食之物?”

    阿清百分百确定不敢马虎,以前小姐是贪吃些,自从起死回生以后,她的胃口一直很差。今日说想喝鱼汤,这才遣了厨房里的婆子们杀鱼熬汤,没曾想,一碗汤只喝了几口,就出了这样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