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6章 萧景去漠北
    戚建顺着床边坐下来,看着冷清的屋子,难免会想到长公主曾在时的热闹气氛,一时间心也软了,决定还是要对这个女儿上心,毕竟身体里流淌着他戚家的血脉。

    “今日是厨房那些婆子们疏忽了,做错事的人,我已经拉下去惩罚。日后若再有这样粗心的事情,我绝对要重重惩罚!蓉儿,玉儿的事情你也上些心,时刻看待着。她没了娘亲,你要更加照顾多些。”

    戚玉眼眶忽然红红的,放在萧景掌心里的手微微握紧。

    陈蓉连忙应下,再看向戚玉,脸色确实不好,心里也奇着事情怎么回事。好在萧景没有再多纠缠,他要是真调查起来,恐怕戚建非得跟他置火不可!

    偌大的御史府已经没了戚玉的支柱,如果戚建再不上心的话,她当真是无枝可依!萧景虽一心想要护着她,总也不能时时刻刻护在她身边,再说他非戚家人,家内的纷争还是要他们自己决断才对。

    明日一早,萧景就要随大部队一同去漠北,届时再回来恐是经年之后。

    皇兄说得对,他应当出去历练一番。等到那个时候,光荣回来,再好好保护她!

    都城里有皇兄,戚玉又是大小姐,日子应当不会太难熬。萧景害怕的,是她不能在一个有爱的环境下长大,怕她慢慢养成一个市井的性格,也怕她吃亏怕她受欺负!

    等他羽翼再丰满些,再回来做她的小护卫吧。

    千言万语犹有不舍,萧景松开她的手时,戚玉唤了声小侯爷,尚且迷茫的眼神还不知前方是什么在等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里。

    萧景朝她微微一笑,似在安慰,随后头也不回的踏出屋子。戚建不明所以,也紧跟着出去送行,屋子里只剩下戚玉,陈蓉和阿清三人,其他人全都退了下去。

    陈蓉坐在床边拉住戚玉的手反复抚摸,瞧着那嫩嫩的手,跟她女儿一模一样。做母亲的人,看见孩子总归是心软的,尤其是戚玉那双眼睛生的水灵,让人一看便移不开目光。

    “你既唤我一声姨娘,我便要对你负责到底。日后在府里,下人们有什么苛刻的,不周到的,玉儿尽管来找姨娘,姨娘绝不让你吃亏,好吗?”

    她等着戚玉的回答,想象着有一天自己能对她呼来唤去,能让她心甘情愿听自己的命令。戚玉大抵是看到了她眼底里的那份期待,只淡淡点了点头作回答。

    陈蓉未见得多失落,对阿清交代了几句后话,无非就是要她好好照管戚玉。这些阿清自然知道,听到吩咐也不得不遵从,屈屈身子道了声是。

    戚玉面色不好需要休息,陈蓉不好多做打扰,没多久也离开了玉溪园。脚步刚踏出园子的时候,却忽然闪现出来的人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才知是静姝。

    她又惊又奇:“你不是回翡翠轩了吗?怎么藏在这里?方才你爹爹出来的时候,就没看见你?”

    戚静姝可得意了:“爹爹只顾着去送那位小侯爷呢,哪里顾得上我?娘亲,姐姐怎么样了?”

    “好着呢,刚才不是见到了?好端端的鲫鱼汤里,放什么甘草?厨房的那些婆子们,是年纪大了记性也差了,日后你的吃食,定要叫丫鬟们仔细检查!”她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戚静姝小小的手回去。

    小路边上都亮着灯盏,微弱的光照射在青石板上,人影错乱。

    “那甘草,是女儿放的。”

    戚静姝万般镇定,好似自己做了一件极其自豪的事情,一件自己毫不觉得危险的事情。

    果然,牵着她的手被一下子松开,陈蓉停下脚步回头看她,满眼的不相信。戚静姝双手背在身后,撅着小嘴道:“女儿之前看过一本杂食记,上面就写着鲫鱼汤和甘草同食,会亡。于是女儿默默记下了。”

    记下了,今日方才派上用场。

    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陈蓉震惊极了,这种鬼主意鬼心思,是一个七岁女娃做出来的事情?她一把抓住戚静姝的手,细细盘问:“那你为何要在玉儿的汤里,放那害人的东西?要是被你爹爹查出来……”

    “爹爹查不出来,甘草又不是我亲自去放的,我使了丫鬟去的。”

    她回答时嘴边带着浅浅的笑,那笑一点儿也不像个孩子。

    “至于为何?娘亲你知道的,戚家大小姐,本该是我……”

    “胡说八道些什么!”陈蓉赶紧打断她,左右四顾看了又看,生怕被什么人听到。

    她们才进府没多久,连脚跟子都还没扎稳,静姝就做出这种事。今晚是因为老爷喝了酒懒得追究,若真的查下去,查到了她头上,可怎么了得?

    “娘亲我没胡说!你也是不心甘的,不是吗?”她一语中的,说中了陈蓉隐藏的心事,是啊,她哪里肯甘心?白白浪费多年的好时光,成为了戚建背后默默无闻还满负骂名的女子,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不心甘的。

    路边的光照在戚静姝邪邪的脸上,下毒之事从她口中说出来云淡风轻,根本一点儿也不重要。明明是跟她一直生活在身边的女儿,此刻却陌生不已,陈蓉心里莫名有些后怕。

    玉溪园内灯火通明,已经到了后半夜阿清哈欠连天,戚玉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刚才醒来后萧景一直拉着她手说话,可具体说了哪些内容,她一时记不起来。

    不过大概意思是听明白了,小侯爷年方十四,正是学习历练的阶段,皇上不肯让他待在都城享受慵懒的荣华富贵,而是叫他跟随镇北大将军苏瑕去漠北荒凉之地镇守。

    漠北乃是边境要塞,简直寸土寸金,皇上一直极为看重。只是那边生活极不安稳,稍不注意,就会惹得外族侵犯。

    如今肯派遣萧景前往,对他日后的前程也是极好的。镇北大将军苏瑕曾担任宫廷大护卫,后来在得到皇上赏识去边境历练,头顶上的每一寸荣耀,都是他舍命得来的。萧景跟着他去,皇上自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