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20章 姐妹争吵
    自然有事。

    戚玉给阿清使个眼色,院里其他的丫鬟们就退了下去,他们是戚管家分派来的,估计心还没向着玉溪园。只有春柔守在跟前,她是自己人不用防着。

    “阿巡你可知道,都城中有哪些女子是待嫁闺中的?”

    她这问题着实有些朝纲了,薛巡虽常可以在府外游走玩耍,但他是男孩,闺房中的事情怎么得知?况且还是比他大很多的未出嫁姐姐?

    “我亲娘故去,偌大的府邸不可没有一个女主人。爹爹每日劳累至极,我是爹爹的大女儿,理应为他分忧解乏。就想着,哪家若是有合适的女子,想跟我爹爹撮合撮合,好让他不那么劳累,你且帮我问问可好?”

    薛巡听父亲母亲提过,戚家不是平白无故多出来位姨娘吗?难道她不是将来的戚家主母?

    “可你家不是已有一位姨娘?”

    提到陈蓉,戚玉瞬间沮丧,她将薛巡当真心朋友,有什么话都不想瞒着,既然他好奇问了,也就没什么不能说的:“阿巡你也知道,我娘亲当初就是因为她,才日夜愁思染上病疾的。面对那样一个我娘亲讨厌的人,我实在叫不出口那一句母亲。况且,我娘亲是尊贵的长公主,姨娘只是一个市井小厮的女儿,要她跟我的娘亲用同一个称呼,我实在做不到。”

    高门子弟最重嫡庶,薛家老爷有好几个妾室,薛巡的母亲每日需跟她们周旋耍计谋,他从小便懂这些。即便她们再闹腾也终究还是妾室,而戚家不一样,戚建本就是有意让陈蓉主家,明眼人都清楚。

    薛巡虽知道陈蓉上位对戚玉多多少少有些不公平,可他一贯受到的教育养成了一个犹豫不决的性格。

    “我怕事情做不好,被你爹知晓后,我们俩都吃不到甜头。”

    戚玉不想失去他的帮助,目前她也只能得到薛巡的帮助。娘亲丧期一年以后就结束,到时候再决定这个事情根本来不及,现在就是最好时机。

    她拉住薛巡的手,极力劝导,就想从他口中听出一个肯定的回答。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薛巡回去向母亲打听一下就行。他是怕事情出差错以后,该怎么办?

    “这事就当作是我们俩的秘密,你不可向其他人提起。不然,你我都要遭殃。”薛巡终于妥协。

    戚玉心满意足,如弯弯月的一双眼睛笑起来煞是好看。

    当日戚静姝的鹦哥儿也到了,她捧着笼子恨不得带它到府上每一个角落去,看看这座属于她的府邸有多豪华。

    陈蓉如今居住的菊园原本是一个客院,当初进府时时间紧促什么也没安排,草草便住下了。眼下戚静姝有了翡翠轩,已经独立出去住,她身为戚建的枕边人,住在一个客院子像什么话?

    而府中有一座院子,名叫摘星阁,便是萧曾居住过的地方,里面一应物件全是来自皇宫里的上上乘宝贝。虽然人故去,但摘星阁里的宝贝一直没人动过,相反每日还有丫鬟婆子们来打扫卫生,院里始终保持着最初的华贵模样。

    陈蓉觊觎着摘星阁,从进府来的第二天便有了心思。

    府上杂事大多都处理完毕,她这半个多月以来,看着朴素简单的菊园,暗暗发誓一定要住进摘星阁,一定要享受本该属于她的荣华富贵!

    想要入住摘星阁,陈蓉不是没有向戚建提起过,连戚静姝都说娘亲住的院子过于朴素,才不像一个当家女主人的样子。即便如此,戚建也没让她移进摘星阁。

    当初修建摘星阁,是因为戚玉的出生。无论男女,戚玉都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当初终归是欣喜的,便由着萧的性子,在府内修建了一座摘星阁。阁内一应材质和供应,皆是宫廷的标准,就是连皇上知晓修建的。

    要是被旁人知道他白白赏给陈蓉,恐会招来无端闲话。毕竟,那是萧在戚府内最后的一点威权。

    于是只能温声细语将陈蓉好好劝着,等日后她成了正经的戚夫人,专门为她修建一座楼阁。

    可其他楼阁再好,也断断比不上那一座摘星阁。

    陈蓉知道这要求不能实现,跟戚建说再多,也是徒劳无功。她是比不上那个已死去的女人,不过那样怎样?整个戚家,终究会是她的!

    从进府以来,她几乎夜夜与戚建同房,两人之间也行过夫妻之事,可不知怎么的,肚子就是没有动静。

    自从戚静姝得了鹦哥儿,日日躲在院子里逗它,今日更是连课堂也不去上,教书先生本就不喜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二小姐,没来课堂便理所当然告状给戚建。

    可教书先生哪里知道?戚建最疼这个二女儿,不仅没有责罚她,还好言相劝让她去听课。戚静姝却不是那么好惹,她以为是戚玉跟爹爹告了状,第二天一大早就在书堂门口堵着,不让她进去。

    今日下着雨,雨势虽不急躁,但也要淋湿衣裳。戚玉收好伞站在屋檐下,不明白为什么戚静姝拦着门口不要她进去,两人一起学习差不多快一个月,从来没有红过脖子起争执,估计今天要打破这份平静了。

    “妹妹为何拦我?”在戚静姝面前,戚玉不想表现的过于柔软,哪怕是有一丁点儿的不公平,她都不愿意服从。

    戚静姝双手抱胸,一脸的得意模样,更是做出一副算账报复的样子。

    “还不是怪姐姐嘴碎,见不得我,所以才在爹爹面前告我的状?”她又一笑道:“爹爹最是疼我,重话都不曾对我说过一句,自然也不会惩罚我。”

    戚玉独自来的学堂,本来阿清要跟着来的,被她赶了回去。眼下这种局面,还是要靠阿清来教教戚静姝规矩。

    “妹妹伶牙俐齿好会说呀,可我不知道,告你什么状了?难道是,擅自闯入民宅?”

    “你……你胡说八道!”

    戚玉是暗讽她,暗讽她跟陈蓉!

    戚静姝的火气一下子就燃起来,别说是拦门这种小事,就是让她跟戚玉打一架,也没再怕的!两个小孩子已是箭拔弩张的状态,稍微一碰就会激化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