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21章 捡了只猫
    “要不是因为你娘,我才是戚家大小姐!”

    戚玉眼眸倏地变冷:“谁说的?”

    戚静姝尚且不知天高地厚,就想看她生气,没思考一股脑脱口而出:“爹爹说的!”

    话音刚落,戚玉猛地把她往里一推,戚静姝站不稳,一屁股落下去,刚好磕在门槛上,瞬间眼泪珠子掉下来。

    “你你……我要告诉爹爹,你欺负我!”这是第二次被推,四下无人,戚静姝想怎样告状都行,她就是要爹爹不喜欢戚玉!

    戚玉丝毫不怕她,即使搬出爹爹也不害怕。她是戚家堂堂正正的大小姐,岂是几句胡说八道就能破坏地位的?

    “欺负你又如何?我既然是你姐姐,就有权利管你。即便你告到爹爹面前,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你……”戚静姝吃了瘪,心里自是不好过,可老远已经能看到教书先生寻夫子撑着伞朝这边走来,那先生本就不喜欢她,没准跟戚玉是一伙的!

    既然娘亲在府外憋了那么多年的气,她憋一时又如何?娘亲说她那忠心的小侯爷反正没在都城,以后想出气的时间还少吗?

    想到这个,戚静姝的气已消了一大半,她侧过身子,给戚玉让出窄窄的一条路。戚玉不想再跟她浪费口舌,大步跨进了学堂。

    寻夫子年轻时候教过不少达官显贵的少爷小姐,戚建正是因为他在外的名声好,才请来为两个女儿教书识字。她们年纪尚且还小,目前还是打基础阶段,什么诗词歌赋听都没听过,只从小字开始学。

    昨晚寻夫子布置了几篇书写作业,戚静姝早早就睡了将其抛在脑后,蓦地想起来心里一漏!

    要是被夫子告诉了爹爹可不好。她是在戚玉面前炫耀爹爹不会指责他,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她倒显得真没规矩了。

    戚玉将写好的作业平整放在书案上,等待寻夫子检查。她跟戚静姝之间隔了一米距离,发现她有意无意瞟向自己这边。眼神落定在她的书案上,看见空白的一片,戚玉心里便明了。

    正好翠枝来学堂了,她提着食盒走进来,向夫子问好,:“若有叨扰到夫子之处,还请夫子原谅。实在是我家小姐早上未进食,姨娘怕她难忍饥饿,便叫奴婢拿了些豆浆和酥饼来。夫子可有吃过早饭?”

    富贵人家一贯如此,寻夫子见怪不怪,不想搭理翠枝,直接没有吭声。

    翠枝面露几分尴尬,转身朝戚静姝走去。食盒里有两份豆浆和酥饼,翠枝先在戚静姝处停留,给她一份豆浆酥饼,紧接着准备递给戚玉。

    “等等!”

    戚静姝叫住她,转眼瞟了眼戚玉,面上很不情愿,却也接过翠枝树上的豆浆酥饼,故作亲昵说:“我给姐姐端去就好,你先回去吧。”

    戚玉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默默看着这一切。

    翠枝是陈蓉的贴身婢女,自然只听戚静姝的话,从她先把豆浆酥饼给戚静姝开始,就没了主次之分。在她心里,并没有认同戚玉这个大小姐。

    碗是温热的,不烫,酥饼碟子也不烫。戚静姝装模作样一手端一个,朝戚玉走去,脸上还堆满笑容:“姐姐,来……啊!”

    人还未走进,豆浆先洒在了书案上。

    戚玉一下子站起来,看着辛辛苦苦写的作业被豆浆打湿,字全部晕染在一起,根本认不清是什么。

    戚静姝摔倒在地,酥饼也落一地。寻夫子听到声响看过来,先是对着戚静姝啧啧两声,然后慢条斯理走过去问:“这是怎么了?二小姐连走路都要摔着了?”

    “是我想给姐姐拿豆浆酥饼,磕着了。姐姐你没事吧?”她从地上爬起来,凑到戚玉的书案面前去看,作业只剩下乌漆麻黑一团了。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戚玉懒得跟她说话,刚才在外面拦她时候的气势去哪了?她的裙子打湿了一些,但不要紧,寻夫子却让她回去换衣服并给她放了一天假,提也没提作业的事情。

    倒是戚静姝被留了下来,她从地上爬起来身上也脏兮兮的,寻夫子却没叫她回去换衣服。

    她觉得不公平,寻夫子给戚玉放假为什么不给她放?

    “寻夫子,我也要放假,我也要回去换衣服。”

    寻夫子手上拿着戒尺,居高临下看着她:“二小姐还是先将昨天的作业完成再说,其他的就别想了。就算二小姐闹到戚大人面前,也是一样的。况且二小姐底子本来就差,若还不好好学习,将来出去丢的可是戚家的脸。”

    戚静姝傻眼了,一个教书先生竟然也敢教训她?不过就是几个字而已,怎么就会丢戚家的脸?

    “夫子说话前还是先掂量掂量,我可是戚家二小姐,府中任何一个下人都不敢对我这样讲话!”

    寻夫子见惯了类似这样笨拙的举止和言语,一边勾唇笑着,戒尺轻轻拍打在自己手掌心,“那二小姐可弄错了,寻某是一介书生,不是你们戚家的下人。二小姐若是要去跟戚大人诉苦,便去吧,寻某不会阻拦。”

    他倒好,将后话都说完了,戚静姝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戚玉听着他们来往的一言一语,心里顿觉好笑,寻夫子淡泊名利,是不会被官威和权力所震慑住的。

    戚静姝一心只想宣告天下她是戚家二小姐,可戚家的小姐,除了戚玉,又能有什么大的名声?

    就连戚建那个官都御史的位置,在别人看来,都是托已故的长公主的福。

    戚玉收拾干净书案后,屈身给寻夫子道别,从学堂出来后整个人神清气爽,别提有多轻松。

    她那个二妹妹,估计想弄湿作业后,随口胡诌几句,说什么她的作业都是应付的,根本没有仔细完成。反正已经模糊成一团,怎么解释都合理。

    只可惜寻夫子不是那样糊涂的人,他一进学堂就注意到两位小姐,偌大的学堂只有她们两人,有什么事情是能够隐瞒得了的?

    回玉溪园的路上,戚玉瞧见了一只猫,猫体呈深灰色,整个儿趴在地上,肚子下面还有血迹。她放轻步子走去,不小心踩到地上的树枝,惊得那猫儿猛地往后一退,奈何受了伤怎么也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