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22章 受婆子们的冷待
    它警惕又惊慌的眼神,生怕戚玉靠近,爪子已经亮出锋利来。

    戚玉唯恐她受惊扑向自己,一时也不敢靠近,可猫儿的肚子血流不止,要是再不包扎,恐怕会丢了性命。她左顾右盼,终于看到戚管家朝这边走来,她唤了声,戚管家开始装没听见,复又唤,方才过来。

    “哎哟大小姐,今日怎的不在学堂,在外面瞎逛什么?”他假意露出殷勤的笑容,心里却丝毫不惧怕戚玉,一个在府中没有依靠的黄毛丫头,不足为惧。

    “喏。”猫儿正在草丛边上警惕看着她们,戚玉指着树下一堆草丛,示意他去将猫儿抱起来:“劳烦戚管家,把猫送到玉溪园里来。”说完便走了。

    走……走了?

    猫儿受伤后会更容易被惊吓,但凡他上前一小步,都有被咬伤抓伤的危险。大小姐却一句,让他抱着猫去玉溪园,然后就走了?

    他连忙叫住离开几步的戚玉:“大小姐,咱们府上没人养过猫,估计是从外面来的腌臜东西,还是拿出去扔了吧?”

    戚玉停住,回头看他,不带一丝怒气的言语中,却透露出一股威严:“莫非,是我说话不作数了?”

    戚管家闻言眼里一慌,急急屈身道:“大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您既是大小姐,奴才哪里敢不遵从?”

    那双小而有神的眼睛,真是看他一眼就觉得心里发麻。戚玉再没理会,转身离去。戚管家朝着她消失的转角小啐了一口,一百个不情愿去将猫儿抱起来。

    可那猫儿发了疯般,在他怀里扑腾乱动,戚管家一时来气,朝它脑袋打了一巴掌,猫儿瞬间发疯死死咬他一口!

    锋锐的牙齿将他整个手臂都似咬麻木了。

    戚管家嘴里连冒几句脏话,掐着猫儿的脖子,就那样提去了玉溪园。

    戚玉一回去就叫春柔去外面请个兽医,戚管家送猫儿来时,正巧兽医也到了府上。阿清看到戚管家右手上两个深深的牙印,还冒着血珠出来,暗暗想怎么没把他咬死?

    猫儿原本就受到惊吓,再被戚管家又打又掐的,更加不愿人靠近,此刻正窝在桌子底下不出来。好在兽医懂得安抚,屋内丫鬟们都退下去,戚玉也学着兽医那样哄着猫儿。

    辛苦忙碌一个时辰,总算是把猫儿的伤口包扎完成,涂抹的药里有安神成分,不一会就在兽医怀里睡着了。

    “肚子的伤,倒像是被人用刀子划开的,腿也被重物敲击过,幸好只伤到皮肉,养养就会好。大小姐按照我开的敷药,每日给它擦两次即可,慢慢会痊愈的。”看到伤口,兽医也觉得触目惊心,好歹也是活物,一条鲜活的生命,不知道是哪个狠心人居然能下这样的毒手!

    戚玉跟兽医道谢,又让春柔拿上钱袋送他出去。她到底是孩子心性,内心颇为心疼那只猫儿,决定要一直养着它。

    阿清瞧着那猫儿眼熟,才记起早上在厨房里见过的。

    婆子们已经念叨了好几天,说厨房里来了只猫,躲躲藏藏的,老是偷吃肉食饭菜之类。早晨阿清取早饭时,在厨房院里瞟了一眼,正是这只猫儿。

    “那一定是厨房里的婆子打了它,真是可怜。”戚玉把睡着的猫咪放在一个小小的花篮里面,篮子里面垫着锦被,柔软舒适,想必它醒来会是喜欢的。

    “哼,那些婆子!”阿清即便算是府中资历较深的老人,也不屑于她们为一伍。在她们口中,时时刻刻不在念叨着陈蓉姨娘有多好,就差趴在地上喊人家大夫人了!

    真不知道陈蓉是用了什么法子,叫府中众人对她如此忠心。

    戚玉闻言一愣,她知道戚管家是跟着姨娘的人,没想到府中众多婆子们,也都对姨娘交了心。

    如果日后戚建另寻别家女子,要想在府上立威信,可就难了。

    “还有啊,奴婢听说陈姨娘觊觎着摘星阁呢,不过老爷还算有点良心,拒绝了好几次。那是咱们夫人的地盘,要是被她夺了去,奴婢可真是愧对夫人!”阿清只盼着陈蓉能一直在菊园住下去,最好老爷永远也不要答应把摘星阁给她!

    戚玉没想到,那位姨娘心还真不小。摘星阁在戚家,那便是女主人权利的象征,怎可让陈蓉一个无名小辈就能得到?

    说了半晌话,阿清才终于记起该问什么问题,还不到下学时辰,怎么大小姐便回来了?

    戚静姝现在都还在学习,戚玉不免有些得意,遂将学堂里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给阿清。

    “翠枝原本是后院打杂的丫鬟,后来才跟的陈姨娘。如此看来,也是跟着得了势。”府中丫鬟的底细阿清每一个都清楚,翠枝从前打杂时就偷奸耍滑不安本分,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大丫鬟,心里肯定暗暗得意。

    “院里有几个是戚管家送来的丫鬟,你把她们都撤了吧,我身边有你跟春柔就好了。”戚玉好几次看见那几个丫鬟借故清理房间,却又一直赖着不走,估计是想监督她然后给其他人告密。

    阿清应下,她也早就想把那几个丫鬟都赶出去,整日里见着眼烦心也烦的。

    方才回来时没有下雨,到了晌午院里开始响起稀里哗啦的雨声。戚玉托着腮趴在窗台边上,去年这个时候,娘亲开始教她女红,可她太小了,握着针线只知道玩耍,还不小心伤到自己。

    去年今日,花谢花开。

    “春柔,去把莫风莫隐两兄弟叫回去换套干净衣裳,在屋檐下看守就够了。雨势太大,淋多了伤身。”她发了好一阵呆,才看到院门口那两道人影。人是小侯爷留给她的,虽是打着保护的名义,却也不能亏待了他们。

    又将阿清叫来:“你去让厨房烧些热汤给他们喝。”

    阿清撑着伞出去,不到片刻,便黑着脸回来,收伞的动作也极其粗暴。

    戚玉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阿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还带着余怒:“奴婢去厨房的路上正巧碰到陈姨娘往回走,当时未多说什么。去了厨房,按照小姐你的吩咐让婆子们烧热汤,可她们装作没听见般。没听见况且不说,奴婢又拉过一个婆子面对面给她交代下去,可那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