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23章 无声的反击
    “婆子说,陈姨娘身子不适,要先给她熬些汤药端去。偌大的厨房,并不是只有一个锅灶,那些婆子却置之不理,连动都没动一下!”

    看样子,她们是铁了心要服从在陈姨娘手下。

    莫风在屋檐外愧疚道:“大小姐,不用劳烦了。我们兄弟二人什么苦没吃过,淋些雨伤不了身的。”

    “是啊大小姐。”莫隐也道。

    戚玉未吱声,原来竟这么快,她在府上说话真的不作数了。

    春柔凝着她半晌,给出了一个好法子,覆在戚玉耳边低语一阵,后者先是诧异了下,随后跟着点了点头。

    她吩咐阿清去府门口候着,只要爹爹一回来就让他到玉溪园来。他们父女已经好久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感情也疏远了不少。

    同时遣春柔去厨房吩咐今晚的饭菜,传着戚玉的口令,点了好几个大菜。

    婆子们只管应付两声,看也没看春柔,直接招呼她离开,就跟赶人似的。春柔性子温和,若是换做是阿清来吩咐,见到这番模样,早已忍不住要凑上去骂几句。

    而春柔不同,在侯府的调教下,她内心想的远比做的多,也知道喜怒不形于色。当初侯爷就是看重她心思缜密,留在戚玉身边能很好的保护她。

    春柔的名字跟内心,完全是相反的。

    酉时过半,一辆马车不疾不徐停在御史府门口,戚建办事方才归来。阿清见状赶紧涌上去,她很讨厌跟老爷讲话,但大小姐的吩咐又不能不照做。

    “老爷好,大小姐已经命厨房做好晚膳,叫老爷过去一同吃呢。”

    戚建办公顺利,心情自然也好,可早上离府时明明答应过要陪静姝吃晚饭的,他顿了顿问:“玉儿怎么叫你来请我了?也对,是好久没陪她一起吃饭,走吧,去玉溪园。”

    他答应的如此爽快,倒叫阿清觉得老爷又变得好说话了。另一边戚管家小跑着过来,看到老爷跟阿清往玉溪园的方向去,张望了片刻,复又返还回去。他回的自是翡翠轩,毕竟陈蓉和戚静姝都在等着。

    “奴才亲眼所见,老爷往玉溪园去了。老爷原本是要来翡翠轩的,可大小姐的婢女阿清守在府门口,故意请老爷过去的。”戚管家这番话妥实将戚玉拉下坑,从他口中就说不出好话。

    果然戚静姝一听,气的从凳子上跳下来,早上学堂一事还没跟她算账,她倒好,又来跟自己抢爹爹!

    “静姝,你去做什么?”陈蓉忙叫住她。

    “爹爹明明说好要跟我们一起吃饭的,为什么要去玉溪园?我去把爹爹要回来!”说着前脚已经跨出门槛。陈蓉声音稍微严厉些叫住她,她使个眼色让戚管家下去,翠枝也跟着出去守在门外。

    陈蓉将戚静姝招到面前来,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可老爷进了玉溪园,难道还能把他拉回来不成?如果方才戚静姝若是去了,不但不能让老爷过来,还会让她这个做娘的难堪。

    “静姝乖,我们明天再跟爹爹一起吃饭,好不好?”

    戚静姝暗暗咬牙没有应下,她讨厌戚玉,更不想跟她分享同一个爹爹,她不要只有一半的爱!

    女儿的心思陈蓉只敢说她懂六分,剩下的四分不清楚。就像那次在玉溪园外,她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给戚玉粥里放了东西,她才七岁呀,怎么就会那些把戏?

    “反正玉儿没娘亲疼,爹爹也只陪她吃这一顿饭,我们呀就让着她,好不好?”陈蓉圈她在怀里,细声劝着。好在戚静姝听得进去并未耍性子,不情愿应下后,端正坐在凳子上开始吃饭,陈蓉这才放心。

    另一边戚建已到玉溪园,看见院子里仆从甚少,询问之下才知是玉儿撤退下去的。他想起当初萧在时,也不喜院内杂仆过多。自上次与玉儿闹过矛盾以后,父女俩便没再见面,想来是该缓和一下关系。

    “爹爹好,爹爹今日可累了?”

    软糯糯的声音让人听了不由觉得可爱,看着只及他大腿处的女儿,戚建一时父爱泛滥,弯腰将她抱起来,点了点鼻尖笑道:“又长高了,你呀,跟你娘一样,一定会长的高挑漂亮。”

    戚建虽然对萧没有陈蓉那么疼爱,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也曾经喜欢过萧。毕竟是结发之妻,不可能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多谢爹爹,爹爹可饿了?女儿已经让丫鬟们去厨房布置饭菜,马上就能吃到香喷喷的饭菜咯!”她笑嘻嘻圈住戚建的脖子,还玩耍他的耳朵。

    父女俩感情又像从前那样好,可戚玉依稀还记得,他因为陈姨娘而吼自己的情形。

    那边春柔去到厨房后,提着食盒回来。她脸上红肿一片,像是被谁打过巴掌,下手也不轻。

    阿清先发现异样,拉过她问怎么回事?去厨房不到半柱香的功夫,还挂着彩回来?

    一开始春柔扭扭捏捏不肯回答,戚建听到声音察觉不对,再次问她方才开口回道:“奴婢……奴婢中午便奉大小姐的命令去厨房置办晚膳,特意给厨房嬷嬷交代要准备哪些菜样,当时嬷嬷们便没给奴婢好脸色。方才又去询问,可那嬷嬷说奴婢是个事儿妈,不仅打了奴婢一巴掌,还……还拿了这些饭菜过来让大小姐吃……”

    她未说完便打开食盒,里面有一碗清粥,两个粗粮馒头和一碟小菜。戚建当时一看便坐不住,指着清粥馒头问:“这便是厨房给玉儿准备的晚膳?”

    春柔不敢撒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回老爷的话,是。还有早上,大小姐想让厨房备些热汤来喝,嬷嬷们也以要给陈姨娘熬药为由,给推脱了。”

    要她们准备一碗热汤也被拒绝?

    戚建指着清粥馒头连连点头,气的说不出话,忽地一巴掌将食盒拍打在地,噼里哗啦一阵响。他转头问有些受惊的戚玉,故作镇定问:“往日,她们也是拿这些吃食来糊弄你?”

    戚玉往后退了退,求助似的看向阿清。阿清见状,赶紧将她护在怀里:“老爷,此事还是去责问厨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