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24章 惩罚安大娘
    越是这样,便让戚建越觉得戚玉受了欺负。他对这个女儿是没多疼爱,终归是血浓于水,又如何能让下人们欺负?嬷嬷说春柔是个事儿妈,不就是拐着弯的讽刺玉儿吗?厨房那么多锅灶,当真腾不出来一口锅准备热汤,非要拒绝了才是?

    后院之事戚建全交给陈蓉管理,不管置办什么东西,亦或是其他地方需要钱,戚建一分也没小气,直接将财政权都交给陈蓉。没想到,到最后竟让玉儿受委屈!

    他忽然脑子一灵光,吩咐阿清去把陈蓉玉溪园来,又命春柔起身将一地的残渣收拾干净。最初陈蓉进府时,戚老夫人就跟他谈过话,说外面的女子再好,毕竟不是做主母的料。他却不信,非要让陈蓉证明给府内看,她有能力当主母。

    如今想来确实啪啪打脸。

    翡翠轩内饭菜刚用毕,还未下饭桌,就听见阿清在院内来请人,翠枝本想应付打发了,可既是老爷吩咐来请的,便没理由好推脱。

    想着要见老爷,陈蓉走之前还抹了些胭脂,容光焕发赶到玉溪园。

    屋子里气氛很沉闷,戚建和戚玉各自坐在上方,后者起身道了句姨娘好复又坐下,丝毫没有让座的意思。陈蓉狐疑,老爷也真是的,哪里有小孩子坐上位的?

    “不知老爷唤妾身来,所谓何事?”她盈盈屈身,姣好的身段阿清都自愧不如,生过孩子还能这般窈窕,竟怪不了老爷痴迷她。

    戚建示意让她在手边的座位落座,整理下情绪笑着问:“蓉儿晚膳用的什么?”

    好端端的问起晚膳做什么?陈蓉心中有疑,却也不敢放肆揣测,只当是平常时候闹闹磕,便将晚膳所食都一一说出来:“今夜妾身跟静姝一同用的晚膳,有她最喜欢的荷包蟹肉,爆焖山鸡,还有清蒸鹌鹑和茄汁豆腐,本想着叫老爷一同过去用膳的,但玉儿将你叫去,妾身总不好再来麻烦才是。”

    届时屋里的气氛已经冰冷至极,阿清和春柔站在戚玉一侧,纷纷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戚建手指轻轻扣在扶手上,发出轻轻的响声,忽地嘴角一扯:“来人,去将玉儿的晚膳取来。”

    现在取来的这份晚膳,自然是刚才打落在地上的一滩残渣,春柔用木桶装着放在门口,陈蓉进来恰巧没看见。

    “放在姨娘面前,让她看看。”

    陈蓉不知道戚建此话是什么意思,却在春柔提着木桶进来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看到木桶里的残渣时,她不由得反胃,却不敢表现出来。因为她清楚听见戚建说,这是玉儿的晚膳?

    怎么可能?

    他指着木桶沉声问:“后院之事我全权交由你处理,这便是你吩咐厨房给玉儿准备的晚膳?还不知这样的晚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陈蓉吓傻了,再不敢安稳坐着,顾不得什么颜面双膝向前一扑,跪着爬到戚建脚边,扯着裤脚哭诉:“老爷,这断然不是妾身所吩咐之事啊!妾身哪里来的胆子敢对如此偏对大小姐?厨房那些婆子们妾身几次交代过,是绝对不会做出如此糟糕之事的啊……”

    她急的连对戚玉的称呼都变了,这样低等的晚膳确实不是她吩咐的,就算她内心再不喜戚玉,何故做的这么明显?

    “老爷,老爷你明察啊,妾身真的没吩咐厨房这么对大小姐……”陈蓉说着,眼泪珠子立马滚了下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瞬间让戚建狠不下心来。

    他并不是非要惩罚陈蓉,可晚膳这事确实太过分,别忘了府上不仅他们几人,还有位老夫人看着呢。府邸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几个院里但凡有些风风雨雨,瞒不住任何一人。今晚要是不处理妥善,老夫人也是绝对不容许的。

    “行了起来吧,阿清去把厨房管事的婆子带来,我要问话。”戚建终归是对陈蓉狠不下心,甚至还亲自弯腰将她扶起来。戚玉看在眼里,并未出声说什么。

    不一会,阿清领了管事婆子安大娘前来,老爷一般不会召见她,定是出了什么差池才召来问话。安大娘联想到白日里打了春柔那妮子一巴掌,莫非是告状了不成?可老爷为何要给一个丫鬟做主?

    想来她是府中老人,资历经验都要比春柔多,应该也不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老爷,人领来了。”阿清将人带到,便退至一旁。

    安大娘一进来看见老爷姨娘和大小姐都在,一种不好的预感陡然而生,她双膝跪下,声音有些慌乱:“见过老爷,见过姨娘,见过大小姐。”她一一行礼,眼神不敢看戚玉,却在春柔身上稍作停留,放在袖中的手不由紧张。

    戚建认得她,原是跟着他从老家一路到淮安来的,是家中老仆。即是老仆,应该更懂规矩,实在不该犯此等低级错误。

    见他只冷冷看着安大娘,一言未发,陈蓉便擅自做主发问:“我且问你,今晚大小姐的膳食可是你负责的?”

    放在一侧的木桶太过显眼,安大娘早已看到,纵使她内心再慌乱,也只能假装无事发生。

    “是……是刘嬷嬷她们负责的,不知道可有什么不妥?”她不问还好,这一问,倒叫戚建彻底发怒。

    他一掌拍在桌子上,戚玉冷不防被吓一跳,反应过来后眼神有些发慌,春柔移到她背后轻轻拍了拍作安抚,叫她不要担心。

    “你还好意思问有什么不妥?玉溪园内粗粥素食,翡翠轩内大鱼大肉!若不是我今日到玉儿这处来,竟还不知你们如此待她!安大娘你作为厨房管事,有什么要说的吗?”面对陈蓉留了心,面对跟他不想干的安大娘时,戚建直接想拿鞭子去抽打!

    “这这……玉溪园和翡翠轩内的晚膳都是刘嬷嬷他们负责的,老奴也不太清楚。”她含糊其词,正因这含糊其词,让陈蓉也觉得她愚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