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25章 出了口气
    陈蓉问:“你作为厨房管事,不置办检查各院的伙食那还做什么?”

    到底是粗人,三两下的审问就将安大娘问的心慌意乱,平平整整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扑在地上回答:“老爷姨娘,是老奴的错!老奴上了年纪,有些事情总是搞错经常忘记,还……还请老爷姨娘绕过老奴这一回……”

    玉溪园和翡翠轩的饭菜天壤之别她是知情的,目的是为了讨好新来的姨娘,长公主在时没少苛刻她们,便想着从大小姐身上一点点报复回来。

    “那春柔挨那一巴掌怎么算?还说她是事儿妈,老爷可不能就这样算了!”阿清也受过厨房的气,不过说她没关系,聪明人都知道那句事儿妈是在说谁。

    她一提,戚建又记起来。原想将安大娘顺势打发出府,可她是老仆,又是随着自己来到淮安,在此处无亲戚朋友,年纪又大,出府后谋不到差事如何生活?

    见他还在思量,陈蓉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安大娘,身为下人偷奸耍滑就算了,竟然对主子出言不逊!那春柔她记得,还是小侯爷留给戚玉的人,她居然也敢下手!

    “春柔,她如何打你的,便如何还回去。”思索半天,想出这么个法子,戚建念着她是萧景的人,这下愿意替她讨回公道。

    安大娘不敢吭声,匍匐在地上半天不肯抬起头。

    可春柔表面柔柔弱弱,却是个有真功夫的。她一手掐着安大娘的下班,狠狠甩一巴掌过去,差点没把安大娘扇晕,那片老脸瞬间红肿的老高。

    扇完巴掌,出了气,春柔恭恭敬敬向戚建行礼道谢:“谢老爷主持公道。”随后退至一边。

    安大娘这下是真的抬不起头,她眼前都是模模糊糊的景象,正处于半晕眩状态中,又听见戚建说:“自己去戚管家那里罚两月薪水,若再出现一样的情况,我绝不念及旧情。去去,赶紧给玉儿张罗晚膳!”

    “是是……”一回答完,便被莫风莫隐两兄弟给抬了下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戚建怒气未消,眼神落定在陈蓉身上,最终什么也没说。陈蓉极会看脸色,她知道老爷这次是真生气,厨房之事她确实没想到,定是那安大娘擅作主张,才让老爷误以为是她持家不行。

    若是因此而破坏了她在老爷心中的形象,是万万不可的。陈蓉想着,左手小心翼翼在底下拉扯了下戚建,那双盈盈委屈的眼神叫任何人看了都会心软,戚建自然也没逃过。

    他没躲开相反握紧了陈蓉的手,片刻后再松开,正色道:“你先回去吧,我在这待会。”

    陈蓉知道他表面与自己冷漠,心里还是热乎着的,相信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这才放心屈身离开。

    安大娘回去不到半柱香时辰,立马有其他婆子们提着菜肴前来,见到戚建时微微心颤,急急行礼逃也似的离开。莫风莫隐将安大娘扔在厨房门口时,可叫其他婆子们吓坏了,还以为触犯到老爷才被打的这么惨,谁又知道她只是挨了一巴掌而已,站不起来全是因为被吓得腿发软。

    安大娘是个精明人,她瞧出来老爷大抵是有一丝心思想将她放出去,最后到底是念着旧情留下了。

    当晚消息传进永和堂,戚老夫人原本都已经睡下,王嬷嬷提着灯站在门外说有事禀告,玉溪园那一档子事便没瞒住。

    “府上一应事务老爷全权交给陈姨娘管,厨房定也是下过吩咐,只是没想到她们竟然在大小姐的晚膳上面苛刻。老爷问姨娘话时,得知隔壁翡翠轩大鱼大肉,可气坏了。”王嬷嬷生怕火不够大,使劲细说当时的场面。

    她虽没有亲眼见到,听丫鬟们说说,也都清楚了。

    灯光昏暗,戚老夫人睡眼惺忪,她没睡着,一直闭着眼睛养神,听到王嬷嬷所说后问:“最后老爷如何惩罚那位姨娘的?”

    外面顿了顿,才又犹豫着回道:“好像没惩罚,厨房一个婆子挨了巴掌,再扣两月薪水,其他就没了。”

    戚老夫人就知道,陈蓉是戚建放在心尖尖上,曾不惜因她与置气,哪会为了这些小事而迁怒?她那儿子呀,什么都好,就是眼界太小,在一朵野花上痴迷,真不像正经样子!

    “明日,你叫各院都到永和堂来请安。”既然儿子不管,她这个老夫人总不好闲着。

    王嬷嬷试探问:“那老爷要一起来吗?”

    “就是专门找他谈话,为何不来?”

    “是,老奴一大早便去各院请主子们过来。”王嬷嬷答话时带着些小小的怒气,老夫人喜静,才免了府内的请安。如今许久未来请安,倒叫她一大早要去各院请,各位主儿的排场着实大了些。

    “行了,歇息吧。”

    王嬷嬷应声退下。

    玉溪园里戚建已经离开,想也不用想肯定是去了菊园。他一时气撒的爽快,姨娘却还是要哄的。阿清不知道大小姐竟有这样的法子,叫那安大娘好好受责罚丢脸面,也算是痛快。

    戚玉羞涩笑笑:“是春柔的主意,不是我的。春柔,你脸还疼吗?阿清那里有消肿药,你睡前擦一点,明早起来就会好很多。”

    “回小姐,奴婢不疼。”她抬眼狡黠一笑,用手在脸上胡乱擦几下,发红的地方立马散了,“安大娘那巴掌没用什么力,奴婢这是抹了些脂粉。不过,奴婢那一巴掌,倒是甩的她眼冒金星。”

    “眼冒金星哈哈哈……”阿清想起安大娘扑在地上大气不敢出的模样,越想越痛快。

    原来是脂粉?戚玉真是为春柔的点子称奇,她还小,平时跟戚静姝一起也只逞口实之快,当真要动脑子,还是不灵光的。

    “侯爷临行前曾告诉奴婢,不管发生什么,都要一心一意护小姐周全。侯爷对小姐尚且上心,奴婢也不能比他差。”这话说的,竟有了丝攀比之意。戚玉心里一暖,玉溪园内其他丫鬟撤走以后,就只有她跟阿清,和莫风莫隐四人伺候。

    人数再精不再多,仅仅四人能信得过,她便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