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36章 赐婚谢鸢
    王嬷嬷端来四碟糕点,给堂中每人递上一碟,糕点做工精致,呈梨花状,入口极化,虽甜不腻,口留余香。

    一小碟戚玉很快解决完毕,临走时还捎上两碟说要带给院中下人吃。

    戚老夫人笑着答应,且还打趣了几句。

    原本已跟陈蓉一起离去的戚静姝,留在永和堂外不走,看到戚玉捧着糕点出来,才趾高气扬的扫了眼:“下人身份就是低贱,有什么资格能吃我们吃过的糕点?你未免也太没有身份了吧?”

    戚玉停下,认为她说的话太好笑。玉溪园内的下人,跟普通的下人丫鬟不一样,阿清是娘亲留给她的伙伴,春柔和莫风莫隐是小侯爷留下的忠仆。他们四个,玉溪园缺一不可,岂是翡翠轩内丫鬟下人能相比的?

    不过这话,戚玉并没有跟戚静姝说明,她实在不想多费口舌,去争没有意义的事情。

    或许禁足的一个月内,她性子当真收敛不少,被戚玉无视再没像从前蹬鼻子上脸,反而耸耸肩觉得无所谓,回了翡翠轩。

    如果《女诫》能让她性子温和善良,戚玉倒希望她整日埋在书海。

    后面日子过的舒舒坦坦,戚静姝没再惹事生非来玉溪园闹,听阿清打探消息回来说,她整日在房间内学习跳舞弹琴,陈蓉因此找了位教坊间的女子教她。

    教坊是正经地方,专门为大魏国调教舞女,资历好的,能被皇上一举选中,或成为宫中教习嬷嬷,或成为妃嫔。

    可陈蓉未给戚玉准备任何教习嬷嬷,戚建问起后,她也只当身子不适为理由搪塞过去,戚建便不会再开口。

    可陈蓉千算万算,算漏了一步。

    教坊女子大多妩媚娇柔,说话娇娇滴滴,身段更如三春水软若,蛊惑起人心来,很是有一套。

    教习戚静姝的女子名叫明月,进府后半个月,就叫戚建勾了魂,两人眉来眼去生出不少意思。

    可戚建先前说过要宠着爱着陈蓉,自然不会啪啪打脸再立别人为小妾,况且还有一事,时间一晃几月过去,的丧期就快满了,他不能在这个档口被传出流言蜚语。

    陈蓉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不能再跟戚建同床。她也知道,戚建是正常男人,不可能没有任何,与其让他带陌生女子进府,倒不如找个知根知底的人做小妾,也好跟她站在同一阵营。

    哪个女子都行,偏偏明月不行。

    她那狐媚样子,指不定会将戚建迷成什么样。

    于是以戚静姝另外学习女红为由,将她赶回教坊。走时明月似有不甘,那位姨娘的心思她当然心知肚明,只是同为女人不必说破罢了。她在府外有万千追求者,哪一个不是腰缠万贯富甲一方,还能差戚老爷一个不成?

    不过她也知道陈蓉上位的手段,坊间流传的不就是这么点官家破事?

    遗憾的是,在府中待了那么久,明月还从未见到过戚家大小姐。

    ·

    岁月匆匆,光阴似箭。

    一年时间过去,长公主萧的丧期已满。

    由天子下令,亲自为戚建选择续弦,定的是文选清吏司谢天谢员外郎府中的小女谢鸢。

    消息一出,朝野震惊。

    尽管已故长公主身份尊贵,跟皇上又有血缘关系,可戚家府内的私事自当由戚家自己决断,皇上插手进来意义已大不一样。

    朝臣们的细细碎言,都传进了萧长恭的耳朵里,大家都为他的行为感到疑惑。

    下朝之后,大臣们纷纷围着谢天要问个究竟,他家谢鸢那可是在京城中闻名的人物,持家有道,刚烈豪爽,即便和离之后,也是世家里抢手的女子。即便再有

    此事说来话长,连谢天自己都没想到,他家小女能有幸被皇上选中为御史夫人,有幸之中却又惶恐,那是长公主曾经的位置,鸢儿怕是无福消受。

    “皇上与长公主姐弟情深,做出此举,应是为了那位戚家嫡出的大小姐。她是长公主唯一的血脉,皇上断不会狠心让她自生自灭。”其中一个官员分析的头头是道,却也有几分说到点子上。

    几位官员一同往宫门走去,谢天听着身边左右的推测猜想,随便找个说法搪塞过去。而关于皇上曾找他秘密谈话一事,守口如瓶,不敢告与旁人知。

    早上命令一出,满堂的官员都看向谢天和戚建,完全想不到没有交集的两人,竟然有一天会成为一家人!戚建先是驸马爷,再是御史大人,前朝有规矩,驸马爷不可再有仕途。

    可长公主念及戚建当官心切,在皇上面前百般恳求,才换来他如今的位置。

    虽说是个虚设职位,名义上却满足了戚建。

    如果不是姐弟情深,绝对不会有戚家荣华的今天。

    谢天深知戚家跟皇族有关系,打从心里不想跟他们有牵扯,他一个区区谢员外郎只想平平淡淡过日子,而如今皇上诏令天下,满京城的人都知晓,谢鸢被赐婚了!

    戚建很是尴尬,他慢慢行走在谢天后面,不敢走快也不敢走慢,一心盘算着该如何面对谢天。朝中他一向清高自傲惯了,一面说不喜欢长公主,一面却又仗着长公主带来的荣华富贵觉得高旁人一等。正因为有这份清高在心中,大多数时候,戚建看不起地位比他低的人。

    殊不知,地位比他高的,也看不起他。

    人总是两面性的,就像此刻,他明明想要跟谢天套近乎,却又怕自己先开口说话失了身份。毕竟,他官居二品,谢天只是个员外郎,两人身份悬殊之大,谁知道皇上此举是什么意思?

    官员们陆陆续续出宫离去,谢天没有要等戚建的样子,走出宫门径直坐上马车,就让车夫驾车回府。马车拐弯时刚好掀起一阵风,谢天正好从车窗处跟戚建来了个对视,两人都未言语,只拱了拱手算作尊敬。

    戚建心里有落差,从先皇老丈人到员外郎老丈人,他的地位瞬间下滑。

    且心里暗暗想着,母亲眼光真厉害,一下便相中谢鸢,没曾想竟跟皇上来了个意见相同。幸好提前做了思想准备,不然他可真承受不了皇上的如此“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