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39章 不好欺负的谢鸢
    这番话天衣无缝,一箭双雕。既说了陈蓉在新婚之夜将老爷抢去的不满,又表明了膝下无子,在府中举步维艰的难处。

    戚老夫人神色微微异样,谢鸢嫁进戚家,是为嫡母,新婚之夜又难能可贵,没曾想竟被一个小小姨娘将老爷抢了去!难怪谢鸢来请安脸色不好看,遇到这样的事情,要真忍气吞声了,还不被陈姨娘给拿捏住了?

    堂上气氛一时安静,陈蓉攥紧了手帕,脸色略显苍白和慌乱,可叫老爷来菊园,是以青云哭闹为由,想必老夫人也不会怎么惩罚她。

    王嬷嬷却暗嘲,陈姨娘这些争宠的小把戏,在老夫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膝下无子倒也不用紧张,总要慢慢来。不瞒你说,我有个孙女,是留下来的,人乖巧又听话,你既已是她嫡母,便放在你身边养着,如何?”

    打破难堪场面的关键就是转移话题,戚老夫人不愿再谢鸢面前多提及陈蓉的事情,话锋一转,提起了戚玉。

    昨日拜堂之时虽有盖头遮面,谢鸢还是瞧见了那个站在戚老夫人身边的小姑娘,算算年纪,应该刚刚满七岁才对。

    眼神澄澈,五官纯真,一下子就让谢鸢起了怜爱之心。

    身在这样的府宅中,很多事都身不由己,她若没有成为戚家嫡母,还不知那丫头会有怎样的遭遇。

    今日陈姨娘敢在她院中来抢人,明日说不定就耀武扬威。谢鸢嘴角轻蔑一扯,她平生,最厌烦这些自以为小聪明之人!

    她转向老夫人,佯装听到戚玉名字后两眼放光,颇有兴趣:“母亲一提,儿媳倒记起来了,父亲也曾夸过那位大小姐。若是可以,儿媳想将她养在身边,虽不是亲生,但儿媳会待她胜似亲生。”

    有她最后那句话,戚老夫人就能安心把戚玉给她。

    这人呐,为人品行如何,是从样貌就能分辨出来的。

    陈蓉千般万般的小心思,都没想到老夫人直接将戚玉给谢鸢,这样一来,是不是管事权也马上给她了?

    她原本慵懒着的身子,瞬间坐直起来,含着笑看向对面:“姐姐刚进府来,要先好好熟悉一下才是,哪儿能劳烦姐姐照顾玉丫头呢?老夫人,妾身养育了一女,对女孩子方面的事情比较懂,不如就交给妾身抚养吧?”

    这是裸的争夺了。

    王嬷嬷眉眼一挑,根本没想到她会如此,到摘星阁来请老爷。若是自己不能照顾得当,不如也一并交由我抚养。正好给我练练手,等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也有经验些。”

    这话……这话简直气人!

    陈蓉差点一口鲜血吐出来!

    谢鸢是明晃晃的,当着众人的面,要她的儿子?青云可是她辛苦十月才生产下来的,饱含了她在戚家多少期望,此番话绝对不能同意!

    陈蓉眼中慌乱,然而,找不到理由辩解。

    戚老夫人尤其意外,她知道谢鸢不肯委屈自己,也知道她那张嘴巴的厉害,如今跟陈姨娘碰上面,完全压她一头。

    如此看来,府中日后有好戏看了。

    戚老夫人不喜陈蓉,无关她生下的儿女,只是因为她的家室,更因为她这么多年跟戚建在府外的纠缠。作为女子,戚老夫人很能懂的痛处。

    有个人能治一治她,也是好的。

    玉溪园内消息灵通,阿清跟永和堂的一个丫鬟熟识,总是能先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当她把谢鸢怼陈蓉那段话绘声绘色模仿出来后,连一向冷漠的春柔都弯了嘴角。

    这样看来,暂时是友军。

    戚玉很是感慨,难为祖母一直都向着她。她现在可以跟着谢鸢,在府中,也不必成为他们口中那个没娘的孩子。

    谢鸢昂首挺胸,带着胜利者的姿态从永和堂出来,口舌之争她不输给谁,便是男子也争的过。陈姨娘于她,小菜一碟。

    可怜陈姨娘冒着坐月子出来,怕受寒气的风险,还要遭这样的气受,回去有得骂了。

    当天上午戚老夫人便将管事权交给谢鸢,前几日会由戚管家协助她熟识府中各方面情况,府中大小事务她曾经手过,也并不全然是个小白。

    如今府中住人的院子共有五个,永和堂住着老夫人,玉溪园住着戚玉,菊园住着陈姨娘,翡翠轩住着戚静姝,谢鸢自己居住在摘星阁。

    摘星阁内陈设高贵繁华,一瓦一砖与宫中相同,不少古玩摆弄都是昂贵之物,连房间里的纱幔都是从西域专贡而来的稀奇物。这些东西全是从宫中出来的,可见当今皇上对这位长姐的用心。

    “两位小姐性情如何?”谢鸢边看府中的账目边问戚管家,翻到某页时顿了顿,找出当日的开销票据进行核对,眉头微微一皱。

    原以为陈蓉会成为嫡母,谁知临时变成了谢家的小姐?戚管家从前的讨好都没了着处,眼下自然要好好听话,先跟谢鸢打好关系。

    “回夫人,大小姐性情娴静,二小姐喜活泼,各有不同。”

    谢鸢咕哝着应了声,在账目上有疑问的地方用红笔圈出来,看似不经意的又问:“之前账本是由谁管的?”

    “回夫人,大约是从去年三月份中旬到五月份月底,都是由陈姨娘掌管的。”末了,戚管家又补一句:“是老爷吩咐的。”

    三月份中旬到五月份月底……

    谢鸢心里明了,收好账本揣在怀里,要带回摘星阁再细细看。

    回摘星阁的路上,会经过玉溪园,她在院外踌躇半晌,决心进去看看这位不怎么熟识的女儿。

    莫风进去通报后,由阿清火急火燎出来迎接,她面露愧色,让新妇在院外等半晌,实在不应该。

    好在谢鸢没什么脾气,不怪罪这些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