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48章 月轩走水
    戚管家各院告知今晚去醉香楼用晚饭,这是让陈蓉极其意外的,也就是说,今晚府上暂时无人?永和堂不用考虑,那边离菊园月轩远得很,就是打架吵闹也听不到。翠枝眼珠子一转,灵光一现,拉着陈蓉说了半晌,她们决定走一步跟自己不会有关系的险棋。

    戚管家差人来请时,青哥儿正在哭闹,翠枝站在门外婉拒说:“青哥儿少爷哭闹不停,许是下午抱出去散步时受了惊吓,我家姨娘实在不便,烦请回去告诉老爷,这次就不去了。”

    下人照原话回禀给戚建时,他正在摘星阁内换常服,听到陈蓉不去颇有些吃惊,她最喜欢醉香楼的美食,怎么这次不去了?

    谢鸢道:“还是青哥儿要重要些,老爷下次再补偿陈姨娘吧。玉丫头在我面前馋了一天,非说今晚一定要吃那酒楼的烤鹅。”

    戚家哈哈大笑,不过就是两年前带她出去吃了一次,没成想还记着。于是连道几声好好,叫上静姝一同出府乘坐马车。

    待他们前脚刚离开府邸,翠枝立马命躲在柴房里的女孩出府报信,给陈家带几句话,让他务必找两三个能翻墙的大汉,到时候在后门汇合。看守的两个仆从都被翠枝想办法支走了,如今那里空无一人。

    醉香楼的美食便是在整个大魏都是出了名的,连宫廷中的满汉全席也能呈现出来,而让戚玉心心念念的,便是他们的特色菜之一醉烧鹅了。

    金黄酥脆,外焦里嫩,咬上一口,唇齿内满是肉香,让人忍不住想多吃几口。

    一只烧鹅两条腿,戚玉静姝各一条。

    戚建起身成了掌菜的小厮,细心为夫人孩子们夹菜添饭。其实他知道,尽管谢鸢曾有一段不好的感情,但清清白白一个女子,嫁给自己多少有些委屈。再加上她比自己小个几岁,模样看起来也还娇嫩,戚建是打从心里想要疼她爱她。

    要说缺点的话,脾气稍微像蓉儿那样温柔就好了……

    谢鸢:你最好吃饭的时候闭嘴。

    醉香楼里除了美食吸引人,还搭着戏台子,每日都有戏子表演不同的故事。此时上面正演绎一段令人心碎的爱恨情仇。大概意思是,男女两人在老家原是一段美好姻缘的神仙眷侣,却因男子进京考试耐不住孤单,在京城另觅佳人。老家的女子一直被瞒在鼓里,仍在等他归来。后来男子考取功名荣耀归乡带回了京城女子准备成亲。可怜老家的女子郁结于心,感慨兰因絮果,从此便害上病患。

    凄美的爱情故事加上楼里渲染的悲伤乐曲,令啃着鹅腿的戚玉不禁眼眶湿润。

    戚静姝笑话她是泪人做的,看段故事就能流眼泪。那老家的女子就是太脆弱,若是她自己,便要杀了那对狗男女也不够解气。

    孩子年纪太小,说不出个所以然,戚建和谢鸢看后都别有想法。

    先是戚建发表自己的意见,他清清嗓子端正道:“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要我说啊,那位老家的女子思想狭隘,过于小气,难成什么气候。”

    谢鸢不以为意,跟他完全是相反的意见。

    “女子不过就是相夫教子罢了,有什么气候可成?那男子也忒不是东西,家中有一个,外面还抱一个。”

    戚建顿时不吭声了,闷声吃着肉。他是有那个心力气儿来争辩这件事情的对错,可跟自己夫人较真,争来争去,还不是得让着她?

    “你们两姐妹都给我记住,日后成亲切要擦亮眼睛,像戏台上那样背信弃义之人,绝对不能要!”她又添了句。

    戚建立马顶她:“孩子们还小,你说这些做什么?吃饭吃饭,吃了赶紧回去!”

    看这是在外面,谢鸢给他面子不会红着脸争吵,当下没说什么。戚玉和静姝两两对看一眼,都埋着头啃饭,不愿意插手他们俩的口舌之争。

    在回去的路上她们两个小女孩乘坐一辆马车,夜晚行人多,马车行驶的很慢。戚玉趴在车窗上看外面护城河栏杆上的灯笼,灯光倒映在河面上,像是银河坠了进去。

    两姐妹平时关系不怎么好,坐在同一辆马车里,第一次不吵不闹的,还让戚玉有些不习惯。

    “看那么入神,怎么跟没见过似的?”戚静姝老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她总觉得戚玉不像大户人家的孩子,像一个土包子,不管见到什么都觉得有趣。

    戚玉不搭理她,连嗯都懒得回应一声,她只盼着能赶紧回府,想快点看看母亲设下的局到底如何了?今日来醉香楼吃饭,不过也是计谋罢了,是母亲教她这样做的,无非就是想让爹爹看看陈姨娘到底从府里拿了多少银子?

    帮助娘家是没错,可若那娘家只会是附属在女子身上的吸血虫,就要论论公道了。

    “戚玉你说,长大以后,爹爹会把我们许配给谁呢?”话里好奇又期待,戚静姝总会听娘亲在耳边说以后如何如何,她算的是高门女子,想必嫁的夫家也不会差。

    没来由的怎么说起这事?戚玉觉得她操心太多,如今她们才多大?七八岁的年纪想什么夫家嫁人的?

    她不回答,戚静姝也不恼,而后也没再开口。快要行驶至御史府门口时,戚建谢鸢所乘坐的那辆马车陡然停下,身边的灵绣立马跑到戚玉的马车外,掀开帘子着急说:“大小姐二小姐,府上走水了,老爷夫人让你们别进去,先在外边候着!”

    府门外看不出什么,府内却忙了个底朝天。不知为何月轩忽然走水,那院子本就是破败的,杂草重生,在这样干燥闷热的天气里,那火一点就着。抬眼一看,正好能看见月轩那处上空浓烟滚滚。

    戚静姝吓坏了,慌乱跳下马车,口中喊道:“我娘亲和弟弟还在里面,我要进去救他们!”便是灵绣拦也拦不住,幸好府外有几个仆从将她堵住,灵绣忙道:“二小姐先别着急,月轩离菊园有些距离,陈姨娘和青哥儿肯定会没事的,老爷和夫人都进去指挥灭火了呢。你先在外面候着,无事之后,自会有人进来叫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