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65章 年龄
    谢鸢好不容易摆脱掉粘人的青哥儿,有空来到月轩找明姨娘,因着有了孩子繁琐,请安一事早在生产前就已经取消了。姐妹俩好几日没见面,待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瞧着那咿咿呀呀说话不清楚的嘉哥儿,谢鸢怎么看怎么喜欢,偏偏她肚子不争气,一直都没动静。

    明姨娘知道她一直暗暗着急,可身孕这事,是老天爷赏赐,急不来的,倒不如好好调养身子,万一哪天就有喜讯了呢?

    “我听说,菊园那位之前也是怀不上,一直喝汤药进补,后来意外才有的青哥儿。难不成我也要天天成一个药罐子?”谢鸢的柳叶眉微微蹙着,她自小身体好,极少喝药,也闻不惯药味儿。若是叫她连续十天半个月喝药,怕是早就受不住。

    嘉哥儿方才睡觉醒来,小赵妈妈正给他喂鲜虾粥,嘉哥儿爱吃,不一会就见底了。这位小赵妈妈与伺候青哥儿的大赵妈妈是亲姊妹,就是因为大赵妈妈心细善良,又会照顾人,才叫姊妹俩都进府来照顾小少爷。

    明姨娘拿过手帕给嘉哥儿擦了擦嘴,让小赵妈妈把他抱出去玩会,她要与谢鸢说说贴心话。房间内都是忠心的丫鬟,没得谁会告嘴。

    “夫人身子底儿不错,肯定会怀孕的,只是缘分还没到,说不定明儿就有了呢?到时候再给老爷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最好是龙凤胎!老夫人和老爷定会高兴的宴请宾客,四处传喜,好好犒劳一下夫人!”

    谢鸢被逗笑了,尽管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小孩子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奶香,一进房间就闻得到,谢鸢喜欢这味道,说起自己名下的两个孩子,颇为感怀。

    “玉丫头七岁的时候跟了我,她天真单纯,尤其让我省心。青哥儿尚在襁褓之中就到我身边来,如今已有五岁,听话懂事,连老夫人都赞不绝口。你知道的,我待他们绝无二心,当亲生孩子来养,可终归不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没有跟她待在同一具身躯过,也没有共用过一颗心脏,总是遗憾的。有时谢鸢就在想,如果玉丫头和青哥儿都是她的孩子,该多好?

    “大小姐懂事,青哥儿也不差,夫人以后只会有福气享,别的不再去想了。”明姨娘不好再说什么,怕多说只会让夫人觉得自己生个儿子就傲起来了。

    戚建近来三个院子连轴转,表面上对夫人姨娘们公平对待,私底下什么行为就不知道了。

    御史府内已开枝散叶不少,大小姐二小姐也都满十三岁,再十四一过,到了十五,就该及笄了。说起及笄之事,菊园那边很有意见。明姨娘细细一问,谢鸢告诉她,静丫头实际比玉丫头要大上整整一岁,是为了隐瞒进府才虚报的年龄。

    明姨娘奇道:“那是为何?”

    谢鸢眉梢一挑,缓缓为她讲来。

    当年长公主执意要下嫁给戚建,这场婚事其实好多人都不同意,可长公主心甘情愿毫无怨言。最后如她所愿嫁给了戚建,而那时戚建的外室已经生下一个女儿,便是静丫头戚静姝。过了一年,戚玉才出生。

    后来长公主病逝,戚建为了让外室母女俩有个名分,带进府来,谎报了静丫头的年龄。不然,凭着皇上血气方刚的脾性,要是知道早在成亲前就有女儿,怕是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明姨娘为长公主深深感到不值,早些年的老爷肯定还要放肆些,只不过现在膝下有儿有女方才彻底成熟下来。

    “按照规矩,应当是玉丫头先及笄,再是静丫头,菊园那边却不肯。”这事还闹过,刚生下雪丫头的时候,正坐月子呢,不知是谁到陈蓉面前说了一嘴,当晚陈蓉就拉着戚建要问个究竟,是不是要她的静丫头在玉丫头之后及笄?

    不用多想,为了前程和颜面,戚建自然会按照规矩来,不能随意由着陈蓉的性子胡闹。反正女孩子的年纪外人又不知道,晚点及笄也没什么,只要不叫其他人知道就好。陈蓉不依,哭着闹着不同意,戚建念及她月子期间,动怒流泪不得,只能好生哄着,说此事与夫人商议之后再做定夺。

    陈蓉这才安分下来,若真的让静丫头晚及笄,到时候寻不到好夫家不说。万一叫别人发现她虚报年纪,被各家少爷们嫌弃该如何是好?女儿家浮萍命,嫁人便相当于是第二次投胎,一个没选好,后半辈子就完了。

    陈蓉想到自己一辈子匆匆了了,静丫头的婚事定不能糊涂。

    都城中的世家哥儿们,当属薛巡为第一翘楚,不少府中有待嫁女儿的世家,都如狼似虎的盯着呢。

    逛了一圈嘉哥儿回来了,还领着姐姐哥哥们一块回来,他们几兄妹关系极好,只有菊园那位姐儿不爱合群。本就不是一个性子的人,何必合群?

    谢鸢把青哥儿召到身边来圈着,又问起戚玉去大明寺可有什么意外之喜?戚玉笑着说没有,只是见着不知哪位小姐在训人,排面可大了。因有护卫守在左右,旁人不敢上前看热闹,她也只是路过瞟了几眼。

    “大明寺每日来来往往,烧香拜佛的人极多,闺阁女子当众训人确实不像话。既有护卫看守左右,定不是普通人家。”明姨娘分析的很对,戚玉瞧那位小姐穿的服饰华贵,便是连他们御史府都比不起的。

    谢鸢又问到寺中一应事宜可还顺利?戚玉一一如实回答,每一年都是如此,母亲总会过问这些。

    明姨娘把嘉哥儿抱在怀里,双腿抖着哄他,还一面笑道:“夫人要是不放心大小姐出府,下次跟着一起去不就得了?”

    谢鸢高兴着睨她一眼:“其他事我可以跟着一起去,今儿这日子我却不合适。行了,唠叨了这么久,该回去了。”说完就起身,明姨娘不留她,抱着嘉哥儿一同送到院门外,看着他们离开后才回来。

    小赵妈妈这才说出,方才抱着嘉哥儿出去散步时,见到了二小姐。那二小姐又不笑,只管黑沉着脸,像是欠了她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