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66章 阿清该嫁人了
    戚静姝对明姨娘有偏见,是各院都知道的事情,毕竟曾是教过她跳舞的师傅,忽然转身一变成了姨娘,府宅这么大都能碰上,当真是没处躲。明姨娘只听在耳朵里,并不往心中去,在教坊的几年,她早学会一只耳进一只耳出,过自己的,管他们作甚?

    “或许是二小姐瞧着三少爷与大小姐感情好,冷落了她,怕也是记在心中了的。”小赵妈妈刚说完,就被明姨娘劈头指责了几句,在月轩之类,旁的事不必再多言,若生了事端没有人站出来买单。

    小赵妈妈急急应下,再不敢说其他院儿的事情。

    谢鸢带青哥儿回了摘星阁,戚玉则回去玉溪园。奔波忙碌一天,有些累了,还未洗漱躺在贵妃塌上,困意渐来。

    阿清伺候梳洗,见她连袜子也懒得脱下,不由得多嘴说几句:“大小姐这般慵懒,日后嫁到夫家是会遭婆婆嫌弃的。”她跟戚玉关系好,说话只当有趣打闹,并无其他意思。

    听了这话,戚玉连眼皮子都懒得抬起来,直接摆摆手作罢:“那我便不嫁人。”

    “那怎么可以呢?大小姐切勿再说胡话,女儿家大了可都是要嫁人的。”有时候阿清真拿她没办法,不过还好,小姐胡闹也只是在私底下,旁人面前还是温柔贤淑,乖巧听话的样子。说起嫁人,阿清想到自己的年纪,不免得失落起来。

    巧的是,戚玉也同她想到一处去,扳指算算,阿清以后十的样子,要不是因为照顾自己,恐怕早请愿出府嫁人去了。一直在御史府内做丫鬟,是能安稳一辈子,但不能顺遂于心。戚玉开口问:“阿清可有意中人?”

    倏地被一问,阿清面红羞愧,不去看戚玉,随意摆弄着裙上纱带,嘴里直道:“小姐说什么呢?奴婢常年待在府内,连外界男子都不曾见过几个,哪有什么意中人?”

    心中小鹿砰砰跳,期待着又害怕着。

    春柔瞧着她羞红的脸笑了笑,意有所指说:“大小姐恐怕不知,阿清家中有一位表哥,每月都会到府外来,有时会捎些东西,有时又空手来,真是奇怪啊?”那最后一句尾音拖的尤其长,叫任何人听了都觉得有猫腻。

    阿清闻言脸颊更显通红,起身作势要去打她,还一直重复着:“死丫头,叫你胡说八道,叫你胡说八道……”

    屋子里两个身影来回追赶,笑声叫声跟着传了出来,气氛一下活跃起来。戚玉听到春柔讲后,一下子坐起来,阿清的表哥每月都会来?她怎么不知道?是最近的事情,还是说好几年一直如此?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消息,戚玉忙拉住阿清坐下,细细盘问那位表哥姓甚名谁,脾性如何?家中如何?父母可在?做些什么养家?一连几个问题,让阿清脸红也不是,不脸红也不是。

    她一一如实招代,表哥是家中母亲姊妹的大儿,名叫丁鸿,为人忠厚,也老实本分。

    他脾气好,父母都还健康,家中就是普通百姓。不过丁鸿前年在一家酒楼里面办事,跟着厨子学了一年厨艺,如今在淮安城周边,经营着一家小饭馆。虽然不是什么大买卖,但收入稳定,每月能存上些银子,也还不错。

    竟是这样!

    戚玉继续追问,你们从什么时候有联系的?阿清见再隐瞒不了什么,索代的一干二净,从长公主病逝以后,丁鸿怕她在府里受其他丫鬟下人的欺负,所以时时都来看望,见着无恙方才安心。

    听阿清的描述,那丁鸿算是有情有义之人。

    于是戚玉开始打算,该寻个日子给谢鸢说一下,将她安排出府去。尽管阿清资历深会照顾人,已在她身边待了那么久,总不好再耽搁人家。

    看样子这事是定了,春柔也为阿清高兴,平日里没见她抱怨过什么,可有时拿着丁鸿送来的小玩意儿走神,想来是极想有家室的。有了家室就等于是寻常百姓,不再是哪家府内的丫鬟,也不用再受谁的气了。

    阿清的卖身契在摘星阁那边,谢鸢好说话,到时候送她出府还会拿些银子做贺礼。她跟了戚玉那么多年,从小看着长大,多少有些不舍。戚玉想到将来没有她在身边,莫名感伤。

    热热闹闹的气氛被阿清即将离去的消息,给冲冷淡了。戚玉故意笑笑说说缓解气氛,看着如花般的阿清站在面前,想象着她成亲的模样,心中一暖。嫁人生子,这是女子们必走的一条路。戚玉忽然想到,如果女子不嫁人不生子,又该如何?她日后的郎君,又会是哪一位男子?

    梳洗完毕后,她把阿清春柔都叫下去歇息,不必守在外屋。玉溪园内规矩比其他院子要少些,也是戚玉脾气好不在乎,换做戚静姝,恨不得分配七八十个丫鬟服侍她。

    第二天戚玉起得早,用过早饭以后去了永和堂。自谢鸢掌家以后,府中各院安排的很妥当,戚老夫人也清闲许多,总比从前隔几日就受打扰好得多。

    大小姐来了,王嬷嬷出来迎接,见到她急急忙忙的样子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问才知,原是过来跟老夫人讨论关于阿清出府的事情。

    戚老夫人才起床,正喝着清粥呢,看到戚玉为一个丫鬟的事情这么积极,她略有意见。又想到阿清是跟从公主府过来的,是府中老人,不好多做议论,于是问她:“玉丫头想如何处理呢?”

    戚玉看了看门外,阿清和春柔就守在外面,她们也能听到屋子里的对话。

    “祖母,昨儿晚孙女算了一下,阿清已有十九岁,这个年纪说嫁人已经算迟的了,耽搁她那么久,孙女不想再把她留在身边。这么多年来,她忠心护主,事事维护孙女,所以孙女想自己决定她的亲事。”

    戚老夫人那双狐狸似的眼睛转向她,忽地笑了,放下碗筷,接过王嬷嬷递来的手帕擦了擦嘴问:“一大早就跑过来,还说什么跟我讨论?玉丫头,祖母没猜错的话,你心中也有主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