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67章 有一个靠谱的主子
    就知道瞒不过她,戚玉咧嘴说:“孙女这点心思,就骗不了祖母。”

    “你自己院里的丫鬟,由自己做主吧。不过得先跟你母亲知会一声,那些个卖身契什么的,也都在她手中。我知道阿清是个忠仆,你将她打发出去,要好好准备贺礼,不可丢了我们戚家的脸面。”戚老夫人刚说完,王嬷嬷紧接着道:“还是大小姐心肠好。那菊园也有位丫鬟到了年纪,出不得府呢。”

    陈姨娘那边?

    戚玉有心打听,王嬷嬷徐徐讲来,原来那翠枝早过了该出嫁的年纪,陈姨娘还把她留在身边不肯放人。说什么在府内锦衣玉食日子安稳,总比去了外面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好。翠枝敢怒不敢言,娘家人上门好几次想让陈姨娘把身契给她,都不如愿。

    丫鬟的身契不是那么好要的,门外的阿清颇为同情翠枝,她进府来时,翠枝就已经在了。数年过去,竟都还浮沉在府中。

    “府中丫鬟那么多,何苦偏要留她一人?再不济,让她安排翠枝跟府内仆从结为一对,也是好的。”戚老夫人知道那种一个人孤苦的滋味,她老头子去的早,留下这么一大家子,连福都没享受过。人这一生漫长着,要是靠自己就能过一辈子,那实为洒脱之人。可是红尘中,太多眷念情感的人啊。

    别院的事情说再多也没用,只是可怜翠枝还尚且无归宿。

    出了永和堂,戚玉直奔摘星阁,目的就是找谢鸢要一份身契。去的时候青哥儿在院子里跟丫鬟们玩耍,见到大姐姐他高兴得很,张牙舞爪跑到戚玉面前要抱抱。

    “昨儿的脆糖酥可好吃?”戚玉弯腰一把将她抱起,点了点他鼻子问。那边谢鸢听到声音从屋子里出来,告状似的指了下屋子里:“玉丫头可别在惯着他了,那样大一包脆糖酥,昨晚非要吃完才肯睡,叫他给嘉哥儿留些还不乐意,真是该打!”

    嘴上说着该打,面上却是笑着的。戚玉故意沉着脸问青哥儿,青哥儿不敢撒谎,只说脆糖酥好吃,叫下次买了再给嘉哥儿送过去。

    他人那么小,还不懂事,戚玉故意吓唬呢,才不会真的凶他。她让青哥儿跟大赵妈妈去别处玩耍,自己要跟母亲说话,青哥儿不愿意,还是丫鬟拿竹蜻蜓逗着才跟了去。

    谢鸢早发现玉丫头有事情找来,开口便问了。听戚玉说明来意以后,她一点儿也不反对,一面差人去拿身契,一面交代说:“阿清跟其他丫鬟不一样,待她成亲之日我要多备些东西送她,总归不能叫她寒酸了去?还有那位丁鸿,你把他小饭馆的名字报给我听听,叫下人出去打听打听,看看是不是能托付的男子。”

    知道母亲不像别家小气之人,戚玉万分感达理的大夫人。眼看着就能出府完成终身大事,她自是期盼,可大小姐尚未出阁,若她走了,身边只剩下春柔一人照顾。

    “小姐,我不走!你还未出嫁,奴婢想等到你嫁人以后再出府。”回了玉溪园,戚玉正梳理自己名下有多少钱财,长公主去世之前给她留了一笔钱财,在钱庄子里留着,要亲自去才能取出来。阿清一直沉默,半晌后不知想到什么,才说出这样的话。

    她是想着尽快成家,想过跟伴侣之间的小小日子,大小姐该怎么办?

    戚玉知道她对自己就像亲妹妹那样看待,可也不能总是让她在身边吧?更何况,她走了,还有春柔在,一切还跟从前那样。她拉起阿清的手,轻劝道:“阿清,等我看个好日子,再将你送出府。反正离的又不远,都在都城中,还能经常见面的。倒是你,出去要好好的。”

    说着说着,阿清竟然趴在戚玉的膝盖上大哭起来,她舍不得府内的一切,但又不能一辈子待在府中。丁鸿表哥也到了娶妻的年纪,家中如何催促他都不做反应,就是在等她。如此矛盾,才叫她心里不知道该选择什么。

    春柔让她放宽心,有她在,誓死都要好好保护大小姐,再说还有莫风莫隐两弟兄在呢。

    女儿家长一岁就老一岁,容貌身段都挨不得,戚玉为阿清擦眼泪,想了个法子说:“你听我的,先出府成亲生子,等孩子大了再进府来照顾我好不好?就像王嬷嬷那样,一辈子都陪着祖母。”

    阿清和着眼泪扑哧一笑,戚玉春柔也跟着笑了,她辩道:“人家还没成亲,就说孩子的后话了!”

    戚玉搂她起来,“好了好了,我先叫绣坊裁制一身新衣出来,然后再看日子。不行,还是先等母亲打听过丁鸿再说,我也要先见一见的。后日你休息一天,将他带到府上来,让我们都瞧瞧。”

    那声瞧瞧没怀好心思,净是打趣,阿清鼓着腮点头应下,面上还是羞红。春柔想到自己孤身一人,在偌大的都城之中,竟然找不到一位亲人,看到阿清幸福的样子,心中难免感伤。

    想必今夜阿清在梦里都是美滋滋的,连出门都是蹦着跳着,这是在玉溪园内才没那么多规矩。春柔被戚玉留下说话,问起她也到了待嫁年纪,还以为小姐会把自己一同打发出去,春柔万般不愿,一下子扑通跪在地上:“小姐也不要奴婢了吗?奴婢从小就是孤儿,都城虽大,却没有奴婢的容身之所,大小姐若是赶奴婢走……”

    “胡说什么呢?”戚玉忙将她扶起来,她有过一刹那给春柔寻亲的念头,可人毕竟是侯爷送来的,如何安排也该侯爷说了算,她没法安排,“你就留在府中,等阿清走后,咱们院子里添了新丫鬟,你就给她们当姑姑,可好?”

    也就是说,她成为了玉溪园内的管事姑姑。春柔万分感激,朝着戚玉深深叩拜后才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