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68章 翠枝偷听
    ·

    已经三月了,院里的柳条迎风摇摆,花坛中的各色花朵争奇斗艳,四处都是欣欣向荣的模样。谢鸢那边手脚利索,一阵跑去丁鸿的饭馆打听过了,是个本分人,就为了娶阿清一直等着,媒婆给说了好几户女子,他都不同意。

    如此痴情,难怪阿清每日偷偷挂念了。

    本也只是一个丫鬟的私事,谢鸢却为了不让丁鸿家里人小瞧阿清,非要戚建跟着一起做见证,一大早就坐在前厅等候丁鸿来。

    等到丁鸿好不容易推下饭馆上一摊子事情,换好新衣服来府上,被那阵容还给唬住了。阿清躲在身后偷笑,叫他跟自己学,先向老爷夫人行礼问好。前厅只有谢鸢和戚建二人,戚玉未曾出面,她尚未出嫁,抛头露面的不好,于是躲在左侧的屏风后面听声。

    戚建清清嗓子,将丁鸿家中所有人一一问了个遍,连祖上是做什么的都了解清清楚楚。他对此是没什么兴趣,不过谢鸢早前交代过,阿清是戚家老仆,又辛苦照顾玉丫头多年,如果嫁的不好,难免会伤心。叫丁鸿来说上一番话,无非就是让他切莫觉得阿清是丫鬟而轻待。

    这一点他们多虑了,丁鸿在外等待阿清好几年,宠着疼着还来不及,哪里还敢不好好待她?

    戚玉听到丁鸿铿锵有力的回答,不带一丝拖沓,更是当着父亲母亲的面发了毒誓,方才安下心来。

    这事,成了。

    她摆摆手示意可以离开,不用再听下去。春柔小声问:“小姐为何不再听听?”

    戚玉放松一笑,“阿清眼光不错,丁鸿是值得托付之人。”

    后来前厅里还说了什么不得而知,阿清送走丁鸿后回到玉溪园,还是脸红,拘谨的都不敢大声讲话,心里总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府中上下都传遍来,说阿清好大的谱,居然能让老爷夫人亲自为她过目郎君?有人羡慕,更羡慕她嫁人后不愁吃穿直接当老板娘。也有人觉得不可理喻,区区丫鬟有什么资格?

    陈蓉便是后者,她刚刚哄睡雪丫头,昨儿晚上吹了点风,今儿一整天呜哇呜哇闹个不停,好不容易睡着能让她休息会。外面的消息传进来,她以为什么呢?一个丫鬟而已,有什么值得一个传一个的?

    “翠枝,去厨房端些点心来,我饿了。”她懒懒躺在榻上,使唤其他两个丫鬟为自己捏肩捶腿,好不惬意。翠枝脸色不怎么好看,低低应了声出去,陈蓉没好气瞪她背影一眼,嘴里编排一句:“没出息的东西,羡慕人家做什么?”

    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几句窃窃私语,无不是在讨论阿清的亲事。她尚且还在府中,大小姐便求了卖身契来交给她,连老爷夫人都肯出面帮她在郎君面前耀武扬威,翠枝联想到自己,什么也没有。

    还听说夫人和大小姐早准备好贺礼,就等着出门那日交给阿清,这般重视,说出去是戚家的亲戚也有人信。翠枝来到厨房,煮饭的几个婆子鄙夷瞅她一眼,当初翠枝也原是后厨的丫鬟,为了在府中更好的讨生活,才使了些银子让戚管家把自己分配到菊园去做丫鬟。

    如今比她后进府来的阿清都有了归宿,她却还没个消息,厨房里的婆子也是因此笑话她。

    受不了那些婆子们的冷眼,匆匆取完糕点就返回菊园,临走到院门前,看到戚静姝正好进去。等翠枝再走近些了,才听到房内所言。

    “女儿听说翠枝也想出府嫁人?”是二小姐在问。

    陈蓉懒洋洋嗯了声,扭过头问:“她确实有这个念头,已在我面前提过好几次。”

    “那娘亲如何想的?”戚静姝只有在私底下才唤娘亲,当着众人的面,只能称一声姨娘。那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极为漫不经心:“还能怎么想?直接在府中找个下人嫁了就不错,再分发些银两作贺礼,以后还要在我身边伺候着。”

    门外的翠枝面色一白,提着食盒的拳头微微紧握,她想要的是出府而不单单是嫁人。

    “你去问问,有多少丫鬟到老死也没能嫁过人?我能准许已是不错,别再妄想阿清那样的好事。诶对了,你爹爹近来待你如何?及笈一事可跟你提过?”翠枝的话题就这样一带而过,戚静姝敛眉道:“不曾提过。”

    她已十四,明年就该十五及笈,如果爹爹真要她在戚玉之后及笈……那也说不得什么。

    提起这茬,陈蓉不禁头疼,只在心中咒骂几句,对女儿叮嘱道:“琴棋书画你样样精通,女红做工也没一样落下,我向来是不愁你的。现在眼看着要及笈,这便是头等大事,不过我瞧你爹爹那样,断不会让你在戚玉之前及笈!也罢也罢,我们暂且咽下这口气!”

    说要咽下,实则根本咽不下,及笈只是陈蓉担心的第一件事,还有第二件事,就是为静丫头找门好亲事。各大家的少爷哥儿们,她还不清楚谁地位高谁地位低,只能问戚建。戚建又只推说,还有一两年,时间早着,便没了后续。

    戚静姝稳住她:“娘亲莫慌,若非高门,女儿定然不嫁。下个月要回老家祭祖,你也跟着一同去吧?”

    陈蓉哼了一声,她回去做什么?那戚家族谱上,连她名字都没有,枉费为戚家生下青哥儿!

    每年都要祭祖,每年她都没回去过,这一次明姨娘也跟着一同回去,想必爹爹是要给娘亲正名。陈蓉一听顿时生出念头想回去看看,好歹生下儿子,戚家的列祖列宗都没见过呢。

    “嘉哥儿已经能走路,自然比雪儿要好照顾的多。要是雪儿在路上颠簸出了什么差池,更加麻烦。算了,还是同往年一样,我待在都城。”

    戚静姝看向熟睡的妹妹,实在太小,离不开娘亲,路上也确实颠簸,不回去是最好。

    门外的翠枝站的腿麻,再不想听墙角,站在外面禀告一声,提着食盒进来。陈蓉没给她好脸色看,还指责取个糕点都这么慢之类的言语,翠枝听在心中实在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