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78章 风轻云淡
    昏昏沉沉睡了好几个时辰,刚苏醒来的萧景眼眸模糊,分辨不清榻前守着的人到底谁是谁,可离他最近的那一抹绯衣,尤其显眼,尽管蒙有面纱,他还是一眼就知道是谁。

    戚玉见他还蹙着眉头,以为哪里不适,蹲下来轻声问:“可还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将医官叫来……”语音刚落便起身,准备去外面叫医官大人进来,却在刹那间被一股温热牵住手腕,她回头,看到那个了无生气的人一字一句说道:“你是阿玉。”

    他很没有力气,却将这四个字说的无比清楚,清楚到帐篷内所有人都能够听清。

    戚玉安慰笑着应下,她是阿玉,如假包换的阿玉。

    看到他嘴巴再次张了张,这一次听不太清楚,戚玉俯身靠近,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透进萧景鼻间。

    她听清了,说的是:“……好沉。”

    戚玉失笑的推开萧景身上三层四层的棉被,南岳也上前帮忙,嘴里不忘唠叨:“叫冷的是你,喊沉的也是你!”

    司马项作为第二管事大将军,在众多人群中肯定要代表性的说上几句话,例如这样:“萧侯放心!你被埋伏之事多有蹊跷,我跟苏将军觉得营中有奸细,正在协商如何套他出来!你好好养病,近些日子校场也不用管了,养好身体再说!”

    苏瑕赞同的点点头,眼神落在萧景身上,像老父亲看儿子的一样骄傲。也对,萧景本就是他带出来的兵,青出于蓝胜于蓝,被埋伏还能带着弟兄们活着一条命回来,不错!

    萧景不想讲话,从他醒来一共只说了六个字,都是对戚玉说的。其他人除了慰问下他的伤口,就没有其他的事情,两两干瞪还不如出去做正事,干脆统统走的干净。

    于是只剩下萧景和戚玉二人。

    戚玉不放心,还是决定去叫医官大人来,检查一下总是好的,万一还有什么隐患呢?作势又要出去,萧景叫住她,极其无奈的说:“就算叫他来,还是要叫我忍着。”

    “为何?”

    “伤口里面疼,难不成叫他一下子给我医治好么?若是神医还行,他是庸医,没那能力。”他说的风淡云轻,直接把医官叫庸医。

    戚玉大惊,作噤声状:“要是被他听到,趁着上药报复你怎么办?”

    萧景觉得好笑,反问她:“要是我被上药上死了,那谁去打仗?”

    “说的也是。你伤口还那么疼,想要什么想吃什么,只管吩咐我,我暂时给你当跑腿。”戚玉捂嘴笑笑,连忙又道:“说错了,我帮你叫小盈,她肯定心甘情愿为你做所有事。”

    萧景舒展开的眉头一下子又蹙起来,“你们见过了?”

    “嗯,还是她给我换的衣服,你看,绯色还不错吧?”戚玉张开手臂自己也低头看了几眼,不过她有几个疑问需要萧景来解答:“侯爷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还有,午时那会,进帐篷的人,就是你吧?”

    就知道她会这样问,萧景头一偏,回忆起午时那刻。

    那块戚家的令牌,他在御史府中见过,如此的材质只有淮安才有,以此断定她一定是戚家人。进帐篷以后,再看到放置地上的绣鞋,精致绸缎所制,针线刺绣上花纹,隐约还能见到金缕丝。还有那双金枝玉叶的手,如柔荑如凝脂,再加上她说的那段话,不是戚玉还是谁?

    “哦我知道了,最后定是乱喊的那声祖母叫你认定是我!”戚玉恍然大悟。

    萧景满意点点头,还不算太笨:“在府中,有祖母护着的人,不是你还有谁?”

    “难怪难怪!”这一顿分析戚玉觉得颇为痛快,就像衙门办案一样,观察的细致入微,对言语也有留意,她不禁佩服起萧景。“还有,你方才昏睡之时,口中一直重复着,不要送我走这句话,是梦到什么了?”

    “我说梦话了?”萧景下意识捂嘴,半梦半醒之间,总是会看到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在一间密室中,只有一个矮小的男孩大力敲门,可是密室的墙壁和门都是石头做的,男孩敲了好久也没人回应,陪伴他的只有持续不断的回音。

    “是梦魇了吧?母亲曾说过,睡觉的时候,千万不要把手掌放在心口上,不然是会做噩梦的。”戚玉一板一眼的说,至于为什么不能把手放在心口上,她也不知道。

    萧景笑笑:“那我下次不放心口了。”梦境中的场景和声音,他不止一次见到过,每每梦到的时候,都能体会到小男孩的孤独和害怕。萧景甚至猜想,自己是不是那个所困在密室中的男孩?

    关于身世他一直暗中调查,却总是无所获。之前在淮安,一举一动皆被人监视,现处漠北,环境限制了一切。不过总有的是时间知晓一切,等到身世清楚的那一天,他要看看,自己身体中流淌的,到底是不是皇族的血脉!

    “小盈姑娘,怎么不进去?”帐篷外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翁盈显然有些惊慌,想必里面也听到了,赶紧掩饰道:“这药烫,我站在外面凉一下。”说着还举了举手中的药碗。

    戚玉与萧景对视一眼,都没说什么,翁盈随即掀开帘子走进来,吹吹手中的药,递给萧景说:“侯爷醒了?先把药喝下去吧。医官说了,有助于恢复的。”

    戚玉腾出位置让她坐在床榻边,自己乖乖站在一旁。翁盈真的很细心,怕药烫,每一勺都要小心翼翼的吹。本来要喂萧景喝的,可萧景不领她的情,忍着痛楚也要自己动手,三两口立马就喝下去了。

    “吃蜜枣吗?”翁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蜜枣,拿出好几颗给萧景。口中苦涩不已,他立马吃下一颗,剩下的都给了戚玉。

    苏瑕在门外唤了戚玉几声,有事找她,返来的信鸽已经报过信了,想必信纸已经安全送达戚建手中。戚玉心里总算安宁,再待一两日,就必须要回阳县了。

    快要天亮了,因为萧景中箭一事,营地很多兄弟都没休息好,都怕姜族会再次偷袭,孤狼营地好不容易才夺回来,切不可再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