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79章 回城内
    戚玉回到小帐篷里小憩了会,后来是被翁盈叫醒的,她好像一夜都没睡,顶着俩大黑眼圈,一点儿也不觉得困。戚玉觉得她服侍萧景久了有些魔怔,所以时时刻刻想要跟在萧景身边,大小事都要以他为主。

    “侯爷说了,今日我们要回漠北城。”她语气有些冷淡,只进来把戚玉叫醒后就离开了,至于为什么也没告诉。才醒来的戚玉脑子昏昏沉沉,眼皮子也沉重得很,她哪里熬过通宵?昨天晚上是萧景受伤不放心守了一会,后来因为初到营地有些认生,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要是被爹爹知道,她在军营中睡觉,恐会大发雷霆。

    戚玉来到外面才打听到,原来今日不回漠北城的,萧景平时也不会说回城之类的话,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南岳从那边帐篷走过来,手上拿着一只长矛,在戚玉面前假意摆弄一下,意有所指的坏笑说:“咱们侯爷的亲戚来了,肯定不会住在营地啦~”

    戚玉真的不知道正经的萧景,为什么会有不正经的下属?

    昨日才处理好伤口,原不好移动,可要回漠北城必须骑马,萧景不能大力颠簸,戚玉也不会骑,于是苏瑕想了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叫来两个兄弟去把草堆边的木板车收拾一下,拉过来让他们俩坐上去,把绳子栓在马背上,就可以回城了。

    说是收拾,不过就是把上面的杂草扔下去,木板上面满是灰尘,不像能坐人的样子。萧景早习惯了沙尘中来沙尘中去的日子,见怪不怪。

    入乡随俗,戚玉虽然养的娇贵,却并不挑剔。正要坐下去时,萧景忙叫翁盈去帐篷里拿一件衣服来,踏踏实实垫在木板车上,才叫她坐下。

    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举动实在不好,倒叫别人觉得她是何等挑剔之人了。戚玉小声给萧景说,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后者只是笑笑。

    为了安全起见,由苏瑕护送他们去城内,木板车也栓在他的马背上。白日风大沙尘也跟着飞扬,戚玉好几次被呛到,面纱也被吹的不安分,她无奈之下只能死死按住。

    “想我萧某,纵马沙场多年,居然还到了被人用板车拖着走的地步?”萧景不敢大声说话,伤口扯的实在疼,戚玉直捂着嘴笑,苏瑕转过头回他:“怎么样?被拖着走的滋味好受吧?哈哈!”

    翁盈骑着小马驹先他们一步,听到后面的欢声笑语,心中嫉妒,渐渐放慢了速度。

    她跟那位大小姐比起来,简直云泥之别。看得出来,平时跟他保持距离的侯爷,在戚玉面前,完全不一样。难道正如南岳所说,两人只是单纯的亲戚关系吗?

    想当初,她何尝不是地位尊贵的小公主?如今落到这等地步,在大魏的军营中浮浮沉沉十几年,最美好的年华,都被葬送了。

    “侯爷,城中可有马车之类的吗?明后天我就打算回阳县,等祭祖结束以后,还要跟着爹爹他们一起回淮安呢。”戚玉问。

    她双手拖着脑袋,美眸白璧无暇,即便隔着面纱也能模糊看到艳若桃李的脸蛋。如果昨晚她不曾摘下面纱给萧景看,萧景恐怕还不能想象出面纱后是怎样的一张脸。

    总觉得她隐约变了,又好像没变,五官还能看出小时候的样子。

    “城内有马车,你一个人坐我不太放心。这里距阳县来回不过三天时间,等我伤好了,亲自送你回去。家中可知道你在此处?”

    戚玉重重摇头:“我只告诉过他们说我平安无事,不用担心,其他的都没说。”

    萧景沉吟片刻,又听到她讲信鸽的事情,总觉得不保险。

    “等我们到了城里,就让南岳跑一趟,去阳县亲自面前你家中人,再说明一下情况。你是女儿家,失踪这么多天,务必要交代清楚才行。”他好像都安排好了,戚玉有些不懂,迷迷糊糊问:“那……为什么不让南岳,直接把我捎过去呢?”

    “……”萧景好像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整个人僵了下,随后淡淡吐出一句话。

    “我伤还没好。这个时候,有亲人在身边,有助于尽早康复。”

    一直听他们讲话的苏瑕哈哈大笑起来,实在是太好笑了!他认识萧景这么久,也只有在戚玉面前才能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南岳则默默抱怨:又喊他跑腿了!

    慢腾腾行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到达漠北城外。周侠正在上面巡视,见到来人,示意下属前去开门。如今营地与城内团结一气共同抵御外敌,关系比初次见面好得多。

    上回因营地失守而禀告上去的帖子,层层上报,其中过多的小差错都一一纠正改过。尤其是一些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将士们,该贬的贬,该流放的流放,由萧长恭亲自下令,拿下不少人。

    而其中,有绝大部分都是先皇曾留下的人,先皇走后,他们的主子不是皇上,而是当今太后。

    如今都一一剔除完以后,漠北这一带,几乎都是萧长恭的人。

    进入城内先给萧景安排房间休息,路上有点轻微的颠簸,伤口隐隐流血,纱布也被染透,已叫来医官处理。苏瑕自己做主,给戚玉的房间就安排在萧景隔壁,念及他们有的是话聊,近些也方便。

    翁盈则被安排在一楼清净的房间内,她起初不愿,以照顾萧景为由,非要跟他们一起住在二楼,南岳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侯爷左边是大小姐,右边嘛是我,嘿嘿!”

    翁盈有些气,鼓着双腮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作罢。

    医官来瞧过萧景的伤势以后,简单处理下伤口,便责令让他再不准胡乱动。听到是从营地跑来城里,更是不停吐槽怕,这多少里的沙地,就算是用木板车来过来,也会扯动伤口。

    医官操心不已,留下一句话愤愤而去:“侯爷不听话也!”

    戚玉闻言捂着嘴偷笑,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大人对另一个大人,如此严肃的说你真是不听话!萧景则然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睡意来了,脑袋一碰到枕头就呼呼大睡,戚玉在里面坐了一会来到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