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82章 先套出奸细
    夜深人寂静,明月高照。南岳在萧景的门外轻轻叩了叩,压着嗓子说:“侯爷,是我。”

    房门才被打开,里面漆黑一片,萧景衣衫未褪,愣是坐在黑夜中等他。

    第一次以这种隐蔽的方式见面,南岳觉得有些刺况,阿玉在我城中安稳无事,别四处张扬找人。还有一件事,那日被埋伏一事有猫腻,阿玉做了个局,要套城中奸细出来,你我都需配合。”

    仅凭四个字就能断定戚玉心中所想,萧景觉得她真是长大了。

    南岳只管依吩咐做,此刻在侯爷面前,没有一点吊儿郎当的样,顿了顿还是忍不住问:“大小姐知道谁是奸细?她不过才来几天,连人都没认全,会不会是胡闹?”

    旁人不懂她,萧景却懂,他轻笑出声极其笃定,“我信她。”

    不管戚玉说什么,他都会无条件信服,是心中的本能。

    南岳默默吐槽萧景,这扮猪吃老虎的能力,还是侯爷要强些。战场上他丝毫不掩饰实力,不管朝堂上有多少人盯着他,既然能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私底下他仍旧是一副性情闲散不争不抢的模样,庙堂之高与他毫无关系,更不会插手内事。

    苏瑕找阿玉谈话一事,更需要找人打探清楚。

    南岳过惯了漠北枯燥的日子,早就想回到淮安城,爹娘还等着他回去娶亲呢!此次若奋力一举拿下姜族,归家指日可待。

    “侯爷,等咱们回去了,你的身世还要继续查下吗?”

    “要。”黑夜中萧景的眸子如猫一样敏锐,他发誓定然要弄清楚一切!

    南岳还想留下吧啦吧啦几句,萧景开始赶人,明早要出行,再耽搁下去天就亮了。还有他的箭伤微微泛疼,需要平躺休息。

    好在南岳没有死皮赖脸,一溜烟儿的飞了出去。

    子夜时分,更显冷清。萧景合眼欲睡,想起戚玉说的话有些失眠,尤其是那句,苏瑕对你怎么样?

    他们两人之间到底说了什么?恪亲王府又有什么秘密?

    次日清晨,戚玉早早起来,爬到城墙上看了会朝霞。翁盈叫她下去吃饭,备好的是疙瘩汤和干烙饼,萧景也在桌前。简单用过早饭之后,两人回到房间讨论昨日说过的“支援南岸”一事。

    以往这个时候,翁盈应该在外面清洗衣物,然后再去准备萧景的汤药。今日却不同,一直在萧景房中收拾卫生,从床头到柜脚,全部擦干抹净,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离开。

    戚玉倒好两杯茶放在桌上,与萧景同坐在地图前,开始说起“支援南岸”的任务。

    “南岸失守,上面命我们支援。早上我已告诉苏瑕将军,让司马将军从营地赶来,将由我们三人带兵前去援助,城内只留周将军看守。”萧景思虑的很周全,在旁人看来,万无一失。戚玉秀眸一转,她分明什么话也没说,对方已经先明白,两人默契满分。

    什么南岸北岸翁盈统统不知,只在房内转悠,东摸一下,西瞧一下。

    时而会忍不住想要插一句话:“侯爷,你走了我怎么办?去支援会不会很久才回来?”

    她那双眼睛像小鹿一样,迷迷糊糊,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什么也不懂。

    戚玉让她放宽心,城中有周侠将军看守,定不会出什么问题。所谓的支援也只需要两天时间,眨眼间便过了。

    翁盈似懂非懂点点头,环视房间内一圈后收拾妥当,端着水盆屈身作礼就要离去。

    “小盈,你老家是哪儿的,还记得吗?”戚玉含笑问她,面纱后面是她笃定的勾唇。翁盈咬着唇摇头,在很小的时候就跟在司马将军身边,如今回想幼时,一点儿也记不起来。

    戚玉没有勉强,放她翩然离去,萧景像是知道她在怀疑什么,细细一想,翁盈服侍他五年时间,事必亲躬,从未忤逆过任何事情,营中的奸细……应该不会是她才对?

    门外有护卫来往巡查,翁盈离开后没再回来,戚玉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里面藏着一封泛黄的书信。

    在她住在小帐篷的第一天晚上,在床底下找到了这个。锦囊上面绣的不是淮安的人文风景,反而像是一个符文,采用的是姜族字体。

    “我记得小盈对我说过,她在营地中最开始住的地方就是小帐篷,后来才搬去隔壁较为宽阔的大帐篷。既然她曾住过,我想司马将军也不会随便让其他男子进入,所以这锦囊……”戚玉认为是翁盈的,锦囊呈秀色,是女儿家佩戴之物。

    萧景凝眸想道:“此物需要让司马将军来辨认,他等会就到,再问也不迟。”

    戚玉制止这样的想法,谁都可以辨认,唯独司马将军不行。原因很简单,小盈是他捡回来的义女,在如此荒凉之地,他们之间的感情极为珍贵,不排除有包庇的可能。若真是锦囊之人有猫腻,只需要在这个局结束以后便能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