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84章 软骨散
    早知道他不是什么好脾气,戚玉见怪不怪,指着翁盈消失的巷子口:“周将军有时间奚落我,不如派人去查查那条巷子的尽头有什么秘密吧?”

    周侠眸子一深,他实在很难相信一介女子所言。

    “翁盈肯定去报信了。将军若不相信的话,不出片刻,那条巷子的上方,定会有信鸽出没。还劳烦将军在此处等候看着。小女子先回房休息了,告辞。”她狡黠一笑,不留给身旁人回话的机会。

    信鸽……是她猜的,却也不无道理。漠北城与姜族相隔十几里,如果要通风报信,肯定不会有人傻到用骑马这样大张旗鼓的行为,唯有轻便又快捷的信鸽传书,才能不惹上一身骚。

    戚玉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去到一楼站立许久,见翁盈短期不会有回来的打算,蹑手蹑脚溜进了她的房间。

    这么多年的圣贤书没白念,也知道擅自闯别人房间不是件光荣的事,可眼下戚玉忍不住,她实在好奇翁盈的房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翁盈除了跟在萧景后面,其他时候都是独来独往,好在她性子温和,跟其他将士虽然不合群,但关系也还不错。这样的一个人,外表看起来万无一失,只有住的地方才会有猫腻,不然锦囊怎会无故冒出来?

    周侠嘴上说着不相信戚玉,还是乖乖站在楼上看她说的那条巷子上空,果然不出片刻,飞出来四只信鸽,扑棱着翅膀,往姜族的方向飞去。

    他眸子一凛,手下意识覆在剑柄上,作势要冲上去。不过,也只一瞬,便稳住下来。

    果真应了那妮子的话?翁盈的确是去通风报信?

    眼下他们做了个局,等着城中奸细自投罗网,即便看到通风报信也要不吭一声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周侠现在有点相信戚玉了,等翁盈将姜族敌军引到城中来,一切都好办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他们这些曾跟先皇的老将,除了蛮劲,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居然被一个小妮子使唤左右,着实可笑。

    外面走廊静的骇人,听不到任何声音,连小兵巡视的脚步声也没有。戚玉在房间内翻找很久,枕头下床底下甚至柜子脚下都看过,没发现任何异常。房间内一应摆件整齐干净的不像话,戚玉沉眸想想,一时间没了法子。

    如果她是翁盈,会把关乎到自己族人的信息,放在哪里呢?

    门忽然被推开,戚玉心中大惊,猛地回头看过去,翁盈正一脸平淡随和盯着她,嘴里吐出几个字:“大小姐在找什么?”

    空气中莫名带着一股阴深。

    戚玉勉强笑笑,强装镇定随手拿过梳妆台上的一只发钗极其心虚:“我……到你房间来看看有没有首饰之类的,小盈你也知道,素面朝天我不是很习惯……”

    这才是真的睁眼说瞎话,戚玉心里砰砰不停跳,生怕当庭与她对峙。翁盈目光落在那支发钗上,轻松的勾了勾唇:“一个钗子而已,喜欢就拿去吧。”

    她双手抱胸,就那样慵懒靠在门上,举手投足间跟以往的唯唯诺诺完全不同。

    戚玉看她没有要放自己离开的意思,便知道肯定察觉到什么。既然如此,翁盈也不用藏着掖着,她进来一步,把门紧紧掩上,戚玉花容未惊,好奇她到底要做什么。

    “戚玉,你是幸运的。”

    翁盈下意识看向掩严实的窗户,嘴角一扯,从怀里掏出一个粉色圆形小瓶,拿在手中晃晃继续说:“所幸你是栽在我手里,不然落到我的族人手中,依着他们对萧景的恨意,肯定不会放过你。”

    族人……戚玉往后退了几步,手抓着桌子一角,脸上终于有了变化。她猜的没错,翁盈果然与姜族是一伙的,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都要待在大魏的营地中?是想要获得情报?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你不笨,但也不聪明,难道以为我会真的傻到上当吗?”她一步步逼近,戚玉已有一丝不好的预感,难道早看出了他们设下的局?

    戚玉想要知道她究竟是什么身份,能混到军营中如此久而不被察觉,司马将军还对他托付了所有的父爱,甚至连后半生的事情都已经交代好。

    “我查过了,姜族部落中没有哪个名气很大的公主或是小姐,你到底要做什么?只是为了窃取情报吗?上一次侯爷受伤,也是你通风报信的对不对?”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翁盈喜欢萧景,那么做出伤害他的事情,是因为什么?

    翁盈眉梢一挑,拉过身边的椅子清冷坐下,周身都围着一股不易靠近的气质。戚玉垂眸,果然与之前不一样了,那个在大家眼中对萧景毕恭毕敬的翁盈,是装出来的。

    “我是姜族人,但王族典籍上,并无我名姓。即使他们不承认我的身份,那又怎样?如今我的亲兄长为王,再没什么能让我害怕的了!戚玉,你身份尊贵,可我也不差。”她眼中隐隐闪烁的是期待,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下一刻不再与戚玉废话,重新拿起圆形小瓶,拔出塞子,一股白如雾状的气体喷涌出来,鼻间能闻到的却又是异香。

    “这是什么?!”

    戚玉下意识捂住口鼻,依稀间还是能闻到气味,四肢已经开始有软绵绵的感觉。

    她惊恐看向翁盈,后者正如看戏般望着自己。

    “它的名字很好听,叫软骨散,好闻吗?”

    手臂无力,双腿也无力,戚玉顿时瘫坐在地上,垂下的双手更加没法捂住口鼻,只能任凭吸入软骨散。

    身子匮乏,头脑也渐渐昏胀,戚玉一股劲儿的抬起手拍了拍脑袋,她想要清醒想要站起来,可眼皮越渐沉重,连翁盈的身影也摇晃模糊成好几个。

    再一抬头,翁盈已来到身旁蹲下,动作极轻的抚摸她的秀发,声音呢喃着如同在梦中:“睡吧,睡吧。”

    戚玉再坚持不住,眼皮闭上,整个人轻飘飘倒在翁盈身上。翁盈看起来娇小,力气却蛮大,打横抱起戚玉放在床上,尤为贴心的替她掖好被角,并且俯在耳边说了句:“大小姐,我们来一场局中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