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85章 于仿
    尚有意识的戚玉陡然惊住,可她睁不开眼睛,四肢也软麻无劲,像一只木偶只能任人摆弄。

    他们布置这场引奸细的局,从头到尾都没暴露过什么,连一向冷淡的周侠将军都极为配合。翁盈到底是如何看出破绽的?

    收拾好戚玉这个小麻烦,翁盈总算一身轻。她活动了下筋骨,掩门离去,正好遇到一个拉过来巡视的小兵兄弟,翁盈拉住她放软声音作噤声状:“戚大小姐身体不适,在我房间歇息,你们来往路过时,切不要大声惊着她。”

    那小兵兄弟知道戚大小姐与萧侯关系极近,自然不会傻到去冒犯人家,恭敬应下后便离开。

    城中只留下一只周侠带过的队伍,他们跟萧景队伍比起来,简直逊色太多。

    翁盈已通知姜族大军整装待发,誓要一举拿下整个漠北城,还要把萧景拿下带回去,给她当男宠也当丈夫!

    如果不是童狇成为姜族的王,她或许要一辈子待在大魏。还好老天垂怜,没让她死在刚出生的时候,也没让她始终生活在逆境之中。

    等回了姜族,一切都会好过的,所有事情都会好起来的!

    城中一片安静,操练的将士们也只是做做样子,校场上一片松散。毕竟没有人管制,周侠也窝在房间内不出来,他们乐的清闲自在,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翁盈来到萧景的房间,把漠北城的地图拿走以后,来到城中最冷清的一家包子铺。店内只有一个黑衣男子背对着大门默默喝酒,翁盈提裙走进去,被一股血腥味充斥鼻间,不禁皱眉捂住口鼻。

    移眼看过去,掌柜和小二尸体横陈,死相极惨,眼睛鼓鼓瞪着上方,不肯瞑目。

    翁盈啧啧两声,用手挡住不想再看,直接坐在喝酒的男子对面,美目一转,颇为嫌弃道:“吃包子付钱就行了,干嘛要杀死他们?你就不怕把周侠引来?”

    黑衣男子冷笑一声,极不把周侠放在眼里,一口酒猛灌下去,顺势重重一摔,酒坛子四分五裂摊在地上,酒水洒了一地。

    “周侠有什么能耐?当初不能护我,现在又如何能管的住我?”他挑衅的挑眉,轻轻把右手放在桌上。即使隔着一层黑色手套,翁盈还是觉得恶心,想当初那只手的血窟窿,她是亲眼见过的,血肉模糊,过于惊心。

    此人正是被萧景用短剑把右手掌心戳穿的于仿。当年他从城墙上消失,其实并未离开过漠北城,反被翁盈救下,带回密室养伤培养。如今他早已不是大魏的人,而是姜族安插在漠北内的一名眼线。

    周侠在萧景惩治他的时候,连话不敢说一句,更别说护他助他?眼下,也不必顾忌他。

    等童狇成功拿下整个漠北,他于仿便是管理漠北的都史,谁不敢乖乖臣服在脚下?还有萧景,到时候也要好好给他颜色看!

    于仿眼神阴险,咬紧牙关暂且咽下血窟窿之仇。

    翁盈则目光冷淡,当初救他是为了等到今日复仇有用,可他偏偏千不该万不该,伤了萧景!

    “巡视埋伏一事,是你安排的?我早就交代过,如果敢伤害萧景,我绝对不会放过!于仿,你把我的命令,放在哪儿了?”

    于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他的确没有想过,那时候调戏过的小姑娘,居然是姜族的小公主?不过她是主子又如何?给他下命令的是姜族最高的首领童狇,而不是这个小丫头片子!

    “我不伤他又如何?你要知道,要他性命的,不仅仅是我,还有千万名姜族的子民,还有你的亲哥哥。”

    那双明亮的眼眸狠狠瞪着他,无可奈何的是,他说的对,整个姜族都想要萧景的命。

    多年的战争,萧景手中不知倒下多少个姜族战士,翁盈知道自己是飞蛾扑火,明明没有结局,却还是固执的想要试一试,直到死心才肯罢休。

    对萧景是执念,对姜族子民是责任,翁盈决定不要去想两者之间的轻重,最主要的是跨过眼前这一关。

    “阿根叔的信鸽已经全部放回去了,兄长需要准备人手,明天晚上赶过来,直接与大魏军交战,到时候你可别拖后腿!”翁盈是瞧不起于仿的,从一开始就瞧不起,就连看于仿的眼神也是鄙夷的。

    于仿极为自信,眯着眼睛反问:“对战萧景他们,我从来都不会拖后腿。”

    那就好。翁盈在心里默默抱怨一句,再扭头去看惨死的掌柜实在不忍,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看也不看于仿说:“把他们拖到后院去埋了,走时关紧门窗。夜晚风大,别把门吹开了。”

    那锭银子上面似乎还留有女子的余温,于仿小心翼翼捧在手里,凑到鼻间贪婪的闻了下,露出极为享受的表情:“听小公主的。”

    实在龌蹉!翁盈有些后悔救他了。

    从包子铺走出来,能看到落日慢慢下去的余晖,翁盈慢悠悠走在街上,细细观看每一处熟悉的角落。她在这里生活的时间,比在姜族部落要长的多,可以算得上是第二个家。

    那第一个家呢?

    她忽然愣了,如果不是兄长稳固了内部政权,她还是那个……不堪的小公主吗?

    回去姜族真的是很好的选择吗?母亲早已去世,爹爹被兄长所杀,还有欺负过她的两个哥哥,也终于正法了。

    可她心头不没有自由的轻松,反而是沉甸甸的担忧后怕,萧景跟戚玉布下这个局,应该怀疑到她身上了吧?

    如此也好,桥归桥路归路,各自走一方,才无牵无挂。

    没有人发现戚玉的异样,翁盈回去看过一眼,仍在昏睡。软骨散的药效来得快去的慢,大概要几个时辰才会醒,之后也还需要几个时辰来慢慢活动筋骨,四肢完全恢复得等到后天了。

    那时候,估计战争已经结束,而她,沦为人质。

    翁盈面对女子从不会心软,更何况是萧景身边的女子,她赶都来不及。不过戚玉的确生的好看,翁盈取下她的面纱,坐在床边呆呆看了半晌。

    淮安女子有种骨子里的柔,说不出的柔,当她们说话表达的时候,眉眼也是温柔可人的。这样的女子,如何不让人喜欢?谁喜欢都行,萧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