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87章 姜族再次进犯
    莫隐定力差些浑身无力,忍不住骂道:“你真够狠心的!”咬着牙重重骂,音调却提不起劲来,软骨散已经溃散到身体四处,早没了劲。

    能伤到翁盈脸颊已是不错,春柔满意嘲讽一笑,最终执剑无力倒下。莫风则一直沉稳坐在地上运气,软骨散进入身体七分,已驱散大半。

    小兵听从翁盈的命令,举着剑作势要拿下三人。

    运气成功的莫风稍作沉稳,一个急闪来到为首的小兵身前,动作迅疾,还未等人看清,已点中小兵颈间穴位,正要对付身后其他人时,城墙之上忽然吹响号角!一声接着一声,是敌军进攻的信号!

    萧景带走的全是城内精英部队,只留下一些战场经验不足的小兵小将,此刻听到敌军来犯,都慌乱无措,不再花费时间跟莫风对抗,皆提着刀剑去城门口查看情况。

    春柔爬到床边誓要好好守卫戚玉,紧紧抓着她手怎么也不放开。莫风把莫隐拉到一旁,为他运气逼退软骨散,眼下的情况,如果他们都倒下,谁也护不住谁!

    翁盈心中一紧,是兄长打来了?传信上不是约定的明晚吗?外面将士整装欲战,盔甲声刀剑声随处可闻。她冷冷瞪着房内几人,若不是现在有更紧急的事情要做,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活剐!

    手掌上的鲜红触目惊心,翁盈强忍住情绪,把房间门窗锁好,钥匙被她随意一扔,声音带着股恨意:“待兄长攻克漠北城,你们四人,全给我当俘虏!”说完便急急朝号角处跑去。

    春柔的意识还算清醒,听出翁盈话中意思,也就是说,她既已是萧侯的侍女,也是敌军的人?

    “她说的那个兄长,不知道是不是童狇?要真是的话,侯爷可活生生养了一条狼在身边!”莫隐咬着牙说出这句话,他身后滚烫不已,已能明显感觉到力气回升。最后莫风收尾,自己也虚弱的不行,两兄弟瘫坐地上等待体力恢复。

    片刻后,莫风要给春柔运气逼出软骨散,春柔拒绝了,她听着外面的喧嚷不已,总感觉不好。若莫风再给自己运气消耗体力,等到危险降临的时候,就都保不住。

    “城内良将极少,战力不敌,恐敌军会拿下这座城。莫风守在这护我们周全,莫隐去找找可有藏身之所?能避一刻算一刻,捱到侯爷回来就好了。”春柔安排的妥当,莫隐同意,拍拍膝上尘土,趴在门上片刻。

    回头来说:“街上空无一人了,我出去看看。”

    门从外面锁上,一点儿也难不到莫隐,他一脚踹去,两扇门摇摇欲坠的开了。

    空无一人……城中的居民呢?是提前安置好了还是被拉到战场去了?

    眼下没人思考这个问题,春柔只一心看着戚玉,发现她眼睫毛颤动了几下,想来是快要醒来。

    阳县戚家前几日找人都找的快疯掉,幸亏南岳及时到来,算是给众人吃了颗定心丸。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戚玉失踪一事在阳县沸沸扬扬,只希望不要传到淮安,影响到将来亲事可就坏了。

    名门贵族最看重的就是名声,女儿家最看重的是清白。更何况戚家门槛不低,凭着戚玉嫡长女,又是长公主留下的唯一孩子,早已有人想来上门提亲……

    “咳咳……”几声咳嗽从戚玉口中传出,片刻之后,悠悠转醒。她眼前从一片模糊渐渐转为清明,看到守在床边之人时,些许意外,哑着声问:“春柔?我没看错吧?这里……不是漠北吗?”

    春柔差点红了眼眶,早前在阳县一直自责,侯爷将小姐交给她,是为了好好保护而不是被歹人陷害,甚至还漂泊到漠北来。

    再看她穿的不再是锦衣华服,而是粗布麻衣,更没人梳妆伺候,连发髻都是最简单最难看的那种。还……还被别人用软骨散欺负,不知道

    “是我,春柔。小姐你看,还有莫风兄弟也来了,我们约定好的,一起来找你。”春柔在面对翁盈时恨不得将她吊起来打上千次万次,在戚玉面前又变回了不惹一事不争不抢的小婢女。

    戚玉虽醒来,但四肢还松软不能动弹,莫风走到她身边,忽然双膝跪地深深埋首不肯起来,愧疚万分道:“属下有罪,当初就该跟着小姐一同去阳县,不然也不会发生今日的事情。”

    春柔紧跟着也跪下,“都怪奴婢没有保护好小姐,小姐想怎么惩罚都行,奴婢绝没有怨言!”

    这是做什么?她方才醒来,就要受这般大礼,实在承受不起。

    戚玉嘴角噙着笑,眸子侧向地上二人:“罚,都要罚。”

    纵使外面如何慌乱,房内都能安静的听到呼吸声。

    “罚春柔回去以后要被阿清好好训斥,罚莫氏兄弟从此以后寸步不离的在我身边。”

    春柔和莫风对视一眼,这是什么惩罚?

    阿清平常话就多,本来她要跟着一起来阳县,可小姐念她即将新婚,便好好待在府中为将来夫君做一身新衣裳,算作心意。待她知晓此事,肯定会叨叨不停在春柔耳边斥责。

    不管阿清如何训斥责罚,都比不上小姐的一句重话。春柔顿时明白过来,小姐并不是真心要惩罚他们。

    “我手上有一块戚家令牌,想来是害我之人的身份证明。回到淮安以后,自会清查此事。你们能为我不远千里来漠北,忠心不用再明说。莫隐呢,怎的不见他?”

    三人说了半天才发觉少了个人。

    莫隐:我真的一点儿也不重要吗?

    莫风答:“他出去找藏身之地了。小姐,城中有变,我们在危险之中。”

    戚玉已想到了,隐约间还能听到刀光剑影之声。门外有人影挡住光线,莫隐回来了,他着急忙慌,差点连话也说不利索:“找到一个密室!我们快走,敌军已经杀进来了!”

    杀进来了?她昏睡应该没多久,城内已经乱到这种地步了吗?戚玉陡然失色,忙问:“周侠将军呢?如今城中只有他一个领导人物,没有指挥杀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