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92章 小公主童梦
    萧景沉眸想想,给了他一个答复。

    “再等几天吧。”

    司马项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虽对这个命令不愿意,却不得不从。苏瑕站在远处看向这边,细心观察每个人的小动作,心中已有数目。

    在漠北城内休息一夜后,童狇以及其他几位领导人物在商量对抗萧景的策略,战斗还没有结束,他们也不能松懈。

    翁盈得到永城的最新消息,正准备拿去给童狇汇报,城外有人进来通报说,“首领,小公主来了。”

    她还未靠近童狇,双腿却跟长在地里似的,无法动弹一步。

    因为翁盈看到对他冷漠不耐烦的兄长,听到这句话以后,展开了笑颜。

    小公主……难道不是属于她的称呼吗?

    童狇把军事图交于战庭,要他先行保管,自己则准备亲自迎接传说中的小公主。

    翁盈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手中握着的情报被紧紧攥成一摊废纸,五味杂陈。

    “哥哥你累不累?我听阿伯说你去打仗,打仗很累很累对不对?”

    有一个娇脆的女声传进翁盈耳朵里,她下意识转过去看,眼中只有那个一脸宠溺笑望着女子的童狇。

    透明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瞬间碎的稀里哗啦。

    “打仗是很累呀,但是一想到能保护我的小妹妹,就不会觉得累了。”童狇很自然牵着她,全然不顾这是在众将士面前,连最起码的男女之都没有!翁盈使劲一捏情报,冲到他们面前,眼眶模糊一片,指着女子问:“她就是代替我身份的人?兄长,我才是你的亲妹妹!”

    女子长着一张标准的大魏女子面容,五官精致,宛如芳菲春华。见到翁盈的那一刻,她眼里闪烁了下,默默往后退了一步,垂眸不语。

    童狇越发紧紧牵住她,挡在身前语气冷淡:“你与她都是我的妹妹。这是童梦,想必你们未曾见过面吧?今日正好见一见,不过我最不喜欢谁时时刻刻把身份二字挂在嘴边!”

    童梦童梦……翁盈反复揣摩名字,兄长是要她生活的跟梦境一样美好吗?

    那她呢?在大魏境内辛苦奉献了十多年,最美好的年华也都葬送在这,难道换不回来一句安慰?

    “那你当我是什么呢?”翁盈颤抖着声音,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童狇只简单扫了一眼,轻启唇齿道:“明知故问!小梦,我们走。”

    仍由他们擦身而过,不带任何一丝留恋。翁盈崩溃极了,她真的没想到,那个假的公主能如此轻而易举进入兄长的心,童梦童梦……名字真好听啊。

    战庭最不忍见到的就是这一幕,尽管早知道两人会有交集,没想到会这么快。

    他将翁盈搀扶起来回到房间内,看到脸颊上的伤疤还没好,打算重新上一次药,却被翁盈一下子打断,她冷瞪过去,说话毫不留情:“看我笑话吗?昔日的公主,沦落成为奸细间谍,在你们眼中,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战庭连忙解释:“不是的,你永远都是姜族最尊贵的公主!”

    她觉得可笑,指着外面恨声道:“那她又是谁?难道不是你们的公主吗?早知道会是今日的局面,当初打死我也不会来到大魏!你们是舒坦了,可我没有家了!”

    战庭说不过她,毕竟是他们理亏,只好默默守在身边陪着她。

    打仗之事原本是瞒着童梦的,她能到漠北城来,让童狇很意外。不过相逢欣喜之余还是忍不住责备道:“外面兵荒马乱,下次要是阿伯再放你一人出来,我就得惩罚你们了。”

    别看童狇故意板着脸说狠话,其实一点儿也不凶,童梦笑嘻嘻贴在他手臂上,嘴上直说知道了。

    “刚才那个,是哥哥你常说的那位姐姐吗?她长得跟你特别像,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童狇点头:“是的,你小她几岁,以后见了也要叫姐姐。”

    “好!”

    在城内客栈寻了间上好的房间,安置童梦住下,又加派几名得力的护卫守在外面,足以看得出童狇对童梦的上心。

    楼下有人来通报,是战庭。他拿着那张被翁盈揉攥成废纸的情报递给童狇看,上面写的大概意思就是,近几日萧景都不会派兵来攻打,他们可以清闲几日。

    “首领,情报会不会有误啊?依照萧景的个性,不会如此做。”战庭有些怀疑。

    童狇倒是很相信,他叫童梦待在房间内别出来,自己去到外面与战庭讲话。

    “司马老儿很清楚有什么把柄在我手上,他得来的情报,绝对不会有假。”

    战庭还是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像萧景能做出来的事情,不过还是以情报为准吧。

    他回头看了眼门内,觉得此地不是童梦该来的地方,稍微放低声音问:“那小公主……要不差人将她送回去吧?万一她跟姓司马的不小心见面……”

    童狇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城内一切由他亲自安排把守,难道司马老儿长了翅膀不成,还能飞到小梦面前?

    从小就待在姜族部落中,让她出来见见世面也不错,人总不能一辈子只看到圈起来的天空。

    “翁盈呢?她怎么样了?”

    终于从他口中听到翁盈二字,战庭撇撇嘴,还以为这个亲妹妹早被他忘记了呢,“情绪很不好。首领,再怎么说她也是你亲妹妹,你说话确实太……过分了嗷。”

    后面四个字,是他格外小声且挤着从牙缝中溜出来的。

    童狇当然知道她是跟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当初若不是她自愿来到大魏当细作,姜族早被大魏一举拿下。毕竟两兄妹分隔这么多年,心中所想早已不是幼时所想的了,他什么都不怕,就怕翁盈有二心。

    “行了,不说这些。传令下去,这几日来无事,就将城内好好修整一番,城角各处,全部换上姜族的旗帜。让那些周边小果且看看,我童氏一族,站起来了!”

    “是,首领!”

    房内童梦趴在门上听了个大概,觉得特别无聊,城内根本什么也不好玩,阿伯还骗她说来到这里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世,明明就是一片杂乱,哪里有什么身世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