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02章 蹊跷
    “且慢!”戚玉举手叫停,原本她也气幕后之人,可看到胡老大承认错误以后,反倒觉得其中有蹊跷。“你口口声声说认罪,要老爷夫人责罚,却没说,因为何故要将我扔到山上?还有你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应当是用了迷药吧?迷药是你自己买的吗?在什么地方买的?买了多少用了多少一共花了多少钱?烦请通通告知于我。”

    “这……”胡老大语塞,抬眼扫了堂内,面露难色,脑中浑浑噩噩,说话也结巴不清:“奴才……奴才确实用了迷药,是在街头小巷买的,一共就几两银子,那天晚上……全部都用上了……”

    戚玉微微笑再次问:“因何故害我?于你而言,有什么好处?”

    说实话她不相信胡老大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府中一切丫鬟仆从她全部调查过,胡老大家中有妻女,家庭和睦,平白无故做出害人的事情,是想不开吗?

    谢鸢紧跟着训道:“速速将缘由说来,若其中有隐情,我与老爷定会为你查明真相!”

    胡老大眼中一亮,嘴唇哆嗦着似有话要争辩,正要开口间,戚静姝从一侧懒洋洋走过来,先向堂中长辈行过礼之后,落座下来。

    看到胡老大颇为震惊,捂嘴看向戚建:“便是他伤害了姐姐?”

    戚建嗯一声,语气极不痛快:“随行的队伍中,只有他丢了令牌,经过辨认,玉丫头手中的令牌确实是他的。”

    “那可真是不幸啊!”她转头过去看着胡老大,好像真为他感到遗憾惋惜,“听闻你家中尚有妻女,怎么能做出不懂事的事情来呢?”

    不懂事的事情……能是什么呢?

    听到那句话,眼中光芒闪烁的胡老大顿时暗淡下来,趴在地上颤抖了下,痛声道:“是……是奴才贪慕大小姐身姿,欲用迷药……行……行不轨之事……”

    “胡说八道!”戚玉猛地站起来,她只觉得全身血液倒流,仿佛真的被人亵渎了一般。戚建气的也绷不住,直接冲上去狠狠踹了他几脚,双手叉腰愤愤道:“念你是我府上老人,月钱待遇从未亏待过!玉丫头好歹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怎可……你怎可啊!”

    戚老夫人只觉面上无光,目光移开不准备吭声,谢鸢则上前稳住发怒的戚建。

    谁知道胡老大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匍匐跪在地上,额头抵着地面哭丧着脸苦苦哀求:“是奴才一时鬼迷了心窍,还望老爷夫人惩罚……”

    “罚!当然要罚!你以为事情就这样过了?待我将你交到京都衙门里去,看看还有几条贱命能活着出来!”戚家内部解决不了的问题,交给京都衙门确实不妥,戚老夫人拐杖在地上重重杵了杵,捂着心口子道:“老爷,家丑不可外扬!”

    谢鸢也劝着:“是啊,咱们戚家的人,送去了京都衙门,传出去还不叫人笑话?再说,玉丫头年纪摆在这儿,事情闹大了不好。”

    再看戚玉,面露冷漠,心中犹如敲大鼓般聒噪。胡老大所言她是绝对不信的,难道自己的令牌丢了没有发觉过?还心甘情愿待在府里等人来抓吗?

    既然人已经招了,再询问下去也是让人心中烦躁,戚建头昏脑胀的摆摆手,示意将人抬下去。戚管家懂得眼色,忙吩咐几个身子壮的男仆:“去去去,把他押下去关起来,好好看守着。只要饿不死,就不用送水用饭。”

    仆从纷纷答应,三两下便驾着胡老大下去,途中也没听见他喊过一声冤屈,像是默默的承认了罪名。

    堂中重归宁静,戚建自认为管理府中下人没有尽职尽责,反倒让戚玉陷入虎口,心中又气又恼,想起天上的,很是愧疚。

    “祖母,爹爹和母亲,女儿先告退了。”

    戚玉没打算在堂上多作停留,带着春柔阿清大步回去玉溪园。所有人都绷住脸皮不吭一声,唯有静姝捂着嘴咳了咳,感觉轻松得很。

    说起胡老大,他只有一个独女,已有五六岁的年纪,上次还带着一同到府上来玩耍。连阿清也是凑巧见过的,可万万都想不到,他竟然拿着人面兽心的禽兽羔子!

    戚玉自回来后心情都很低落,躲在房间中不出声,春柔进去送过水果和糕点,只看到她一人在窗边孤独坐着,身影寂寥。

    “小姐,依据奴婢猜测,此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胡老大完全没有伤害你的动机,堂上所言……也只是胡言乱语罢了,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戚玉望着窗外的天空,能听到簌簌的风声,她何尝不知道呢?只是想不通,为什么胡老大会一口咬定是自己的罪名,难道他不为妻女着想?

    “这样吧,得空了我去关押胡老大的院子走一趟,看看还能不能逼问出什么?”

    “也好。”

    夜幕深垂,云间隐约挂着几颗星星点点。

    春柔换了身轻巧利索的衣裳,敏捷的绕过各路巷子,来到关押胡老大的院落前。

    院子原本是用来堆砌杂物的,其中正好有一间空房可以拿来关押犯错的人。

    院中有两个人看守,半夜时分都晕乎乎的打瞌睡。春柔走进院子来,两名看守的仆从立即惊醒,看样子还算尽责。

    其中一个仆从五官看起来就极为本分,见到来的是玉溪园的人,没多见外,反而招呼春柔来门前栏杆上坐一会。

    “春柔姑娘是来看胡老大的吧?哎你说他也是,怎么就起了歹念?”说话的仆从甲说起胡老大满是惋惜,毕竟这么多年来他在府上恪尽职守,从未有过逾越之事。

    没想到一出事来竟是亵渎大小姐的罪名,真是令人想不到。

    春柔听那意思,觉得他们了解胡老大的多,索性坐在外面与他们一同聊了会。

    才得知胡老大是老来得女,所以总是含着捂着怕化了凉了。家中不算殷实也不算穷,在戚家赚的银子也能好好过日子。那次回阳县原定不是他跟随队伍,而是另外一名车夫,谁知那车夫临行前的三天生了病,才换做他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