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04章 胡家妻子闹事
    说完抬眼看了看时辰,遣身边一个丫鬟去取药来,又是老夫人服药的时辰了。

    嘴上说不气真的不气了?不过事情没闹出去就还是好的,戚老夫人走了一圈回来坐下,把拐杖递给王嬷嬷,喝杯水润润口舌。待丫鬟取药回来,两口灌下赶紧取颗蜜饯放在口中。

    “空了的时候我就在想,玉丫头及笈之后,到底会许配给怎样的人家?”

    得说那老人家是忙得闲不得,一清闲下来胡思乱想,王嬷嬷笑话她:“大小姐还有两年光景呢,老夫人就这么着急想看孙女婿啦?叫老爷听到,又得笑话你。”

    三言两语,气氛就这么说开了,戚老夫人很是感慨,好在她身子骨还算健朗,等得到丫头们成人成家那一天。

    “诶对了,你去跟谢鸢说声,关于胡老大的事情,府中都要守口如瓶,没得传出去败坏了玉丫头的名声。”此事重要,王嬷嬷当即应下后去摘星阁传令。期间遇上给杂院送饭去的下人,手里提着的是给胡老大的饭菜,王嬷嬷嫌弃恶心,隔着老远避开了。

    第二日一声惊叫声划破长空,不出片刻,消息传遍整个府邸。

    胡老大死了。

    戚玉尚在半梦半醒之间,骤然听此消息,翻身起来急急穿衣梳洗。听阿清说,胡老大的尸体还在杂院小房间里躺着,外面围满了人,戚建和谢鸢进去看了一眼,确认是中毒身亡。

    府内消息全力封锁,绝对不能透露出半点风声!

    戚玉来到杂院还未曾上前被谢鸢拦在外面,那样肮脏不堪的画面,还去看做什么?春柔身子敏捷混进去看了几眼,胡老大死前想必是极痛苦的,口吐白沫,脸色发青,蜷缩着紧紧捂着肚子。

    “的确是中毒身亡。”春柔极为肯定,那毒是砒霜。

    只是想不通,毒药入腹中,疼痛难忍,外面看守的仆从们就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看守的两位仆从乖乖在一旁做口供,两人从未离开过房门半刻,只是吃过晚饭以后犯困得很,都仰在门前的地板上睡着了。

    戚建沉着脸问:“除此之外,可还看到什么可疑的人来找过胡老大?”

    仆从乙仔细想想说:“前天晚上大小姐身边的春柔来找过,不过胡老大没有开门,春柔姑娘只是与我们在门外说了会话,然后就离开了。除此之外,还有一日三餐送饭的小厮,就没人来了。”

    也就是说,只有玉溪园派人来瞧过。

    戚建没有说话,也觉得此事蹊跷,前脚玉溪园的人来瞧过以后,第二天胡老大就死了?

    “老爷!老爷!出事了!”着急忙慌的叫喊声,人还没到,声先来了。戚管家连爬带滚的进来,指着府门外慌道:“胡家……胡家来要人了!”

    御史府大门外,一对母女苦苦跪在地上,饶是旁人怎样拉扯都不肯起来,口口声声说自家相公几日未归,是死是活都不清楚,想要戚家人给出一个交代!

    如此言辞一放出去,围在边上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纷纷对着御史府内指指点点。

    今日本该早朝,因为府中出了人命,才急急告知公公请假一天,还不知道皇上听闻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府外又闹出这等子事端,实在不知该如何处理。

    那胡家母女想必已在外跪了许久,头发上湿漉漉的,全是清晨早间的露珠子。戚管家得了戚建的命令,急急跑出来好言相劝,要把胡家母女俩请进府里去讲话。

    这时谁还管戚家的颜面?胡家母女跪在地上坚决不起来,誓要戚管家说出个决策出来,到底胡老大人在哪里?是犯事被关起来了还是做什么事情了?

    她们娘俩已有两日不曾见到人,夜晚未归,白日无信,到底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若不是今早有人给她们透露出信,还不知道人被戚家关押着。

    “我家相公从来都是老实忠厚之辈,从不会做偷鸡摸狗之事,敢问戚家大人,如何要囚禁我家相公?又是什么样的罪名要囚禁我家相公?”胡家妻子声泪俱下,说起相公眼泪巴巴的就落下来,可怜尚且只有几岁的女儿,跟她一同在外面遭人同情。

    戚管家连连哎呀几声,劝她不成,反倒还遭来质问,若是其他时候,早就将她打发了。

    眼下众多围观者,丢的是整个戚家的脸面。

    “胡老大犯了事,欺负我戚家之人,难道不该受处罚吗?”戚管家虽是在反问胡家妻子,声音却不敢过于高昂,只能压着嗓子说。

    胡家妻子丝毫不惧,接着他的话道:“敢问大人,何等的罪名,能将他囚禁在府上彻夜不归?莫非当今天下真是有权有势主子们说话才算数吗?”

    这话一出,周遭响起了啪啪的鼓掌声,都为她叫好。世家大族中总有几家是不干人事的,百姓们深深的痛恨,可戚家实在是冤枉,从头到尾没做过一件有损道德的事情。

    在大堂等待许久的戚建见人迟迟带不进来,心一急亲自前去府门口查看究竟,刚一靠近就听到胡家妻子那般言语,怎可忍让?有权有势才说话算数的名头,他戚建可担待不起。

    他黑沉着脸跨出大门,在众人面前露了一面,大伙儿瞧见主人出来说话,自是不敢多加吵闹气氛,都窝着脑袋看接下来的局面。

    只见戚建紧抿着唇面色铁青,双手背于身后显得精神十足,眼神如利剑般看向胡家妻子,冷哼问道:“既然你是胡老大的妻子,那便来说说,胡老大蓄意谋害我戚家女儿,妄想瞒天过海一事,你作为他的妻子,可否知情?”

    胡家妻子神色一慌,她才不知道什么谋害不谋害一事,反正早上那人说了,今日无论是生是死都要见上胡老大一面!

    “我家相公若真做了错事,还请老爷大发慈悲将他带出来让我见一见,才好问个究竟啊!”

    管他说什么,都要当着大伙儿们的面见到胡老大。戚建只觉心中有一团怒火,认定胡家妻子故意来闹事端,前儿不来要人昨儿不来要人,偏偏今日正巧出事以后来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