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06章 孟随初见
    “孟典史,找到了!”

    戚建和谢鸢心中都一沉,对视看一眼都没有后续的法子。那边孟随眼睛一亮,手上随便把玩着什么东西,蛮有兴趣的朝禀告之人那边走去。

    话说回来戚建的仇家可真不少,平白无故的就有人到京都衙门告状,也不知道他最近是触了什么霉头。

    找到的那具尸体的确是胡老大,他面色已经发青,身体各处也变得僵硬。经仵作检查以后,禀告给孟随道:“死亡时辰大概是昨天子时,死因则是中毒。”

    在尸体的旁边还有没有吃完的饭菜,仵作拿出银针去验,饭菜中果然有毒!饭菜是府中仆人送来的,难道是他们下的毒?

    胡家妻子一见到相公了无生机躺在地上,嘴角还隐约溢出白色的泡沫,死相极其狰狞,可见死前受了不少痛苦。她扑倒在胡老大身边,伸出手想碰又不敢碰,面色又惊又惧,怎么也想不到往日生龙活虎的相公,此刻已经死在自己面前!

    慌乱片刻以后,跪着走到孟随面前,不停的磕头央求道:“大人大人,您可千万要替民女做主啊!这御史府,乃至这整个戚家,囚禁我相公多日不说,如今还了结了他的性命,实在是冤枉啊!”

    孟随心里暗喜,如今在戚建面前高高在上的机会终于来了!

    戚家众人一听,纷纷要为自己辩解,唯独谢鸢和戚建两人默不作声,明姨娘在一旁扯了扯谢鸢的衣角,示意她在孟随面前说几句话。

    衙门的人找上来,要是没个交代,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况且胡老大一事本就是他有罪在先,只是中毒一事还尚有疑问,府中到底是何人想害他?

    事关戚家女儿的颜面,谢鸢不敢妄自开口,只能等着戚建开口拿主意。

    那边胡家妻子继续央求,声泪俱下:“大人啊大人,民女的相公就是一家之主是顶梁柱,如今他去了,民女跟女儿该如何生活啊?我们母女俩真是命苦……”

    躲在暗处一直默默倾听的戚玉,紧紧握着拳头,紧抿的唇带着一丝冷漠,春柔和阿清也只能干着急。

    在众人的凝视下,戚建只感觉头顶压着一片泰山,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所有的眼睛都盯着他,所有的人都盼望一个真相,可这真相对戚家来说实在是太重了。可若是不说,便会无辜的背上一条人命。

    女儿的名声跟戚家的名声比起来,显然后者更为重要。

    孟随一脸看笑话的问他:“敢问戚大人,一条鲜活的人命该如何解释?该不会是说,您老人家也不知道吧?”

    老人家……戚建气的吹胡子,他明明……明明也就三十多岁,怎么就成了老人家?再看孟随年纪轻轻,一身傲骨,实在不把他放在眼里。

    “孟典史休要胡说八道!我关押胡老大实在是因为他犯了错,至于什么错,当着众人的面我无可奉告!可他无辜枉死在我府中,实在是冤枉。我一生清清白白,就算跟着你去了京都衙门也是一样的说辞!”戚建端正身板说道。

    孟随轻笑的哼了一声,故意拖长了尾音:“既然当着众人的面不好说,那戚大人就随我回衙门吧!”

    带戚建回衙门?

    谢鸢等人都慌了,要知道当今皇上最近正在考核人才,有污点的官吏可能都会被贬被流放,若是戚建因此而摊上一桩人命说不清,那他日后整个前途就都没了。而戚家,也会跟着一并衰落。

    谢鸢虽是见惯了大场面,眼下还是站不稳阵脚。孟随命人把胡老大的尸体抬回去,又未经戚建的允许,执意要带着府上后院厨房的全部下人,理由便是一一带回衙门问话。

    他有搜查令在手中,戚建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府上随意作为。胡家妻子仍在一边哭哭啼啼,抱着胡老大的尸体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开,口口声声说要戚建他们全部偿命!

    在后院和厨房当差的仆从和丫鬟们,皆被吓坏了,一一审问后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毒,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既然如此便是人人都要去衙门走一遭了。

    若真是查不出幕后下毒之人是谁,那便一一关进牢房,直到审问出凶手是谁!孟随便是如此说的,仆从和丫鬟们吓得腿抖,连忙跪在地上求饶。京都衙门审问犯人的手段是出了名的残忍,他们只怕是有去无回。

    “既然不想跟我回衙门,便告诉我是谁下的毒?”孟随放重了语气,更是把腰间的剑拔出来示威,字里行间有意无意的在引导着什么。

    其中一个小仆从颤颤巍巍的举手道:“胡……胡老大有意侵犯我家大小姐,才被老爷关在院中禁足的,至于他为何死,就不知道是否跟……跟大小姐有关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的语气越变越小,好似连自己都觉得心虚愧疚,只管低垂着脑袋,也不敢去看任何一个人的眼睛。

    躲在暗处的戚玉,几乎忍不住要站出来为自己说话,被春柔一拉,又忍了回去。

    戚建完全没有想到有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仆从!他瞪大了双眼,指着说话的仆从压低了声音狠狠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又知道些什么事情?别给我添乱!”

    孟随眉梢一挑,觉得此事剖析下去甚是有趣,哦那位戚家大小姐,他好似还从没见过呢。听说是已故长公主的独女,坊间传的极为花容月貌,也不知真假有几分?

    仆从颤颤巍巍的,再不敢说什么了。

    孟随心中了然,扬手道:“把这些仆从丫环全部带回衙门。”继而转过头对戚建佯装恭敬道:“戚大人,走一趟吧?”

    谢鸢拉住戚建的手,眼中很是不舍。戚建轻轻拍了拍她,示意暂且放宽心。孟随就算再胆大妄为,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眼看着戚建就要被衙门的人带走,忽然一个清脆的女声,从侧面的屏风后响起。待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一位翩翩而然的少女,穿着深紫底镶领粉绿暗花外衫,逶迤拖地淡淡色绣白色梅花的月兰裙,头绾别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