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08章 小小的提醒
    戚静姝把玩着手里的首饰,上面的翡翠珠子可真好看呀,这些都是她向爹爹讨要来的。若是没有戚玉的话,什么好东西全是她的,那时候又何来讨要二字呢?

    心中下定了决心,咬着牙狠狠地道:“爹爹他们最怕事情传出去,我偏偏不怕。既然人我杀得,那消息我也传得。碧沅,你差人放消息出去,就说……戚家大小姐杀害车夫,意在报图谋不轨之仇。相信世人,必能打听清楚的。”

    一府之中,两位小姐,完全不同的局面。

    京都衙门中,戚玉从落轿以后就被送入牢房,除了孟随以外,再没看见其他管事的大人。其余的丫鬟仆从被关押在隔壁,一个个怨声载道,还不知道会受什么罪。

    这是她第二次进入牢房,身边没有任何贴身侍从,只有她一人。

    夜深露重,里面窗沿边上一直在滴滴淌水,外面下雨了。

    孟随换上一身便装提着食盒慢悠悠走进来,路过隔壁牢房的时候,眼睛都不斜过去一下,径直朝戚玉走去。

    她背对着牢门,正默默面向墙壁不知道在想什么。

    姣好的身影让人遐想,孟随心中一动,轻轻叩在牢门上。听闻身后有响声,戚玉转过头来,即使身处在不堪的地方,也让她不失一分端庄。

    孟随举了举手里的食盒,命衙役打来牢门,进入后一一把饭菜端出来。他费了些心思,送来的赤枣乌鸡汤,水晶肘子以及藕粉桂花糖糕,都是跑去醉霄楼买来的,可花了不少银子。

    “来吃饭吧。”他自顾道,像与戚玉多熟识一般。

    低矮的小桌上放着玉盘珍馐,在如此的环境中简直是鲜明对比。戚玉慢慢到他身边,俯身坐下来,拿起一旁的小水壶倒了杯水,淡淡道:“我不吃,拿去给隔壁吃吧。”

    说拿去就拿去?这可是他跑了几条巷子才买回来的。孟随偏不听她的话,夹起一块肘子肉放在她碗里,再另外给她倒一碗热汤,扬着下巴:“快吃吧,等会就凉了。”

    戚玉喝了口水,把肘子和汤碗都推开,“太油腻了,我不吃。”

    孟随紧接着问:“那我差人去买点鲜虾粥吧?”

    戚玉秀目一抬,双手置于膝上直视着他,语气始终没有任何波澜,“孟典史,你若是来审问,那我便答。若是不审问,请尽早离开吧。”

    孟随之于她,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更没什么话好聊。

    他目光戏谑,“审问不审问的,不重要。我有的是法子让你清清白白光明正大走出去。”

    牢房中无他人,在孟随眼中,就算旁人听到又如何?能把他怎么样?

    戚玉只觉得他荒谬,口口声声要审案子的是他,如今让她出去的也是他。胡老大身亡虽跟她没什么关系,但总有前后联系,孟随当真什么就不问?

    一下午在外奔波,劳累得很,孟随肚子咕咕的叫,也不管戚玉吃不吃,自己拿起筷子三两口开始刨饭,边吃还边夸赞醉霄楼的厨艺。

    戚玉就默默盯着他,看着他终于吃饱放下碗,擦了擦嘴起身道:“如此饭菜当真美味,你不吃真可惜。行了你走吧。”

    什么?放她走?

    戚玉一时有些糊涂:“你不审问案情了?胡老大虽不是我所害,却跟我有点关系。你就不好奇其他细节吗?你不过是个小小典史,招呼人来又招呼人去,不怕府衙大人找你麻烦?”

    孟随的个头要高出她许多,此刻正微微低头俯视着,目光落在她的头顶道:“我相信你,才觉得你不会是杀人凶手。戚大人和长公主自小呵护出来的爱女,想必也不会使这些下作手段。至于府衙大人嘛,我只有交代。”

    相信二字能轻而易举从一个陌生人口中说出来吗?戚玉不知道,但孟随的话像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她微微叹息,“人不是我害的,却死于戚家,已是说不清的事实。孟典史,此事你有什么办法能还我们清白?”

    查案不是孟随的特长,不过搅混水他最拿手,府尹大人是他张启怀的亲姑父,看在他的薄面上,不会不帮这个忙。

    可他跟戚家形同陌路,还对戚建尚且看不惯,怎么能帮呢?

    “办法嘛倒是有,不过大小姐得欠我一个人情。”他坏笑着。

    戚玉急于想查清真相,便是欠一个人情又何妨?日后有事再助他就是。想细细再问下去,孟随却什么也不肯说,只叫人备好马车趁着夜色送她回府。

    白日来衙门就是走个过场,才好叫看热闹人善罢甘休。孟随亲自护送她到府衙后门,早有随从备好马车在此等候。

    临上马车时,戚玉心中无底,不知道该不该回府,她仰头问孟随,眼中很是犹豫:“我回去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吗?案子你会继续查吗?”

    “查啊,怎么不查?可我天生不是查案的料,只好劳烦大小姐自己查啰。”孟随站在那里吊儿郎当的,说话漫不经心,在戚玉看来,根本就是拿案件当儿戏。

    她又不是朝廷命官,又不是府衙之人,查什么案子?

    正要发作吐槽时,听见他幽幽道:“人死在你们家,府中又没外人,答案已经很明显咯。”

    什……么。

    戚玉微微震惊,半天说不出来话,孟随推也似的把她送进马车,命车夫启程。

    是啊,她怎么糊涂了?

    府中从没有外人来过,杀害胡老大之人定是府中之人。在府外恳求哭诉的胡家妻子,还有忽然而来的府衙官差,哪一件不是要把事情推到风口浪尖?

    细细一想,府中确实没有谁跟戚家有过节,更没理由想掰倒戚家。可若如果,每一件事的背后都跟她自己扯上关系,性质完全就会不同。

    胡老大一事闹得越厉害,坊间越好奇其中缘由,而他们剖析的,就只会是跟胡老大最初有牵扯的戚玉。

    论府中谁跟戚玉不和,戚静姝当属第一人了吧?

    马车缓慢摇晃着回府,戚玉闭眼小憩了一会,再睁开眼时,眸中清明,冷若冰霜。

    车夫停住马车,掀帘扶她下来。

    正大光明的府门前,只有一个小厮值守,白日御史府被人看尽了笑话,只怕已是淮安城中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