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10章 翠枝的难堪
    “什么利害?既然杀人偿命,揪出那个凶手不就行了吗?”戚静姝紧绷的五官微微松动下来,她的掌心很烫,烫到沁出不少汗珠。

    戚玉摇头,用教训的口吻跟她讲话:“并不是这样。戚家闹出人命以后,会损害父亲的名誉,包括我们戚家儿女也会受到影响。不管凶手是府外还是府内人,在淮安城中,戚家的名声都会不好的。”

    “哪里会有那么严重?姐姐言重了。”

    戚玉又道:“我们都是戚家的一份子,不管是前堂还是内院,都在同一府中。二妹你要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她那样认真,就是希望戚静姝能明白其中道理。

    面前的人顿住了几分,随即轻轻笑了一声:“大姐说的我都懂,眼下还是查清胡老大身亡的真相,早点还你一个清白,也好为咱们戚家洗清罪名呀。”

    她简直滴水不漏,说话更是没有缝隙,戚玉甚至开始怀疑孟随是不是说错话了。

    “姐姐今日想必吓坏了,夜已深了,先回去休息吧。”

    戚玉道好,她正有此意。眼睁睁看着她离去,春柔来到戚玉身边,说起碧沅方才的举动,平日里仗着自己是二小姐的贴身侍女,在府中对其他人没少颐气指使,今晚却安安分分不吭一声,一直在身边来回踱步,眼里明显有几分着急。

    因何着急?又为何着急?

    “小姐,二小姐可有什么猫腻?”

    戚玉摇头,主仆两人一同朝玉溪园方向走去,因着府中少了些仆从,总觉得冷清,一路走回去,昏暗无比连路灯都没有。

    她脑中很乱很乱,所有事情都交杂在一起,根本理不清头绪。都想查明真相,可到底要怎么查,又从哪里查?

    小道两边都是茂盛低矮的草丛,春柔没有掌灯,两人纯粹在昏暗中行走。还好有旁边走廊的灯光照射过来,才不算摸黑瞎走。

    戚玉一直埋头走路思考事情没有注意其他,春柔耳朵尖隐约听到有几声女子的哭泣,以为听错了,停下脚步仔细凝听,确定是女子哭泣以后,拦住戚玉不再让她上前。

    如此深夜,是谁不在房间里歇息,跑到小道边上装神弄鬼?

    春柔示意让戚玉在原地等候,她放轻脚步前去打探消息,走的近了,果真看到一个女子身影躲在草丛边上蜷缩成一团。

    发现有人来了,惊慌失措胡乱擦了擦脸,起身拔腿就跑。

    她没有武功底子,哪里比得上春柔?三两下就抓个现行,戚玉随后赶到,将人带到走廊亮堂地方仔细一看,哭泣女子竟是前不久许配给戚管家的翠枝?

    戚玉知道她曾是陈蓉的贴身侍女,许配人以后便成了普通丫鬟,没在陈蓉身边伺候,但总归还是菊园的丫鬟。

    翠枝满眼通红,脸上还挂着泪痕,想必是哭了很久。被春柔当场捉住很是难看,垂着脑袋不肯抬头,声音嘶哑抱歉道:“打扰到大小姐了,奴婢这就离开。”

    “等等。”戚玉叫住她,目光停在手背上,再转向她问:“在哪里都能哭,为什么要跑到外面来哭?”

    翠枝畏畏缩缩着:“戚管家白日累了,奴婢……奴婢怕打扰到他休息。”

    这几日来,戚建因胡老大一事受困扰脾气很不稳定,戚管家在他跟前服侍受了不少气,晚上回到自己的小院中对着翠枝一顿发脾气,又打又骂的,隔壁院中的丫鬟都听得到,还在背后暗暗讨论。

    戚管家的妻子在乡下,为他生育了几个孩子,每月只需按时交钱回去就行,其他的妻子不会多加管束。念着是从阳县老家跟过来的老仆,戚建给他单独拨间院子住,翠枝成为小妾后,两人便住在一起。

    至于戚管家德行到底如何,戚玉无从知晓,只是看到往日行事谨慎不慌不忙的翠枝,变成如今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模样,实在心疼。

    鬼使神差的无意撩开她的袖子,上面几条带着疤的血痕蜿蜒在手臂上,很是骇人。春柔也还吓住,眼神立马就变了。

    秘密被拨开,翠枝惊慌不已,连忙放下袖子不让她们看见,更觉脸上无光。

    戚玉沉眸道:“跟我回玉溪园。”

    一路上忐忐忑忑,翠枝垂着脑袋跟在后面连头也不敢抬,更不知道大小姐叫她去玉溪园是什么意思。春柔走在最后,回想起她手臂上触目惊心的痕迹,还是忍不住心惊。

    按照道理说,府中没人敢欺负翠枝,能近她身,且还把她打成这样的,只有戚管家无疑。

    这是陈姨娘曾牵下的红线,怎会走到如此地步?

    到了玉溪园,先让阿清拿出上好的金创药给翠枝敷上,血痕早就结上疤了,再怎样擦药都会留下印子。

    戚玉认得出来,那是软鞭打出来的。

    她坐在一侧,默默看阿清给她上药,手臂上好了药,又上小腿上的药,密密麻麻的痕迹看的人直倒胃口。

    翠枝没说的是,她背上也有很多这样的痕迹。

    “是戚管家打的。”没有任何人问,她自己说出实情。身上每一寸肌肤的伤痕都是她心里抹不去的伤痛,自嫁给戚管家那晚开始,便是噩梦的开始。

    阿清擦药的手一抖,略微震惊,实在想不到戚管家竟是那样的人。小姐领着翠枝回来时,她还打心里不喜欢,等见到满身伤痕以后,心就软了。

    戚玉盘问她:“戚管家是你的夫君,你们二人也是由陈姨娘牵线而来的姻缘,他为何要打你?”

    “奴婢……”听到夫君二字,翠枝鼓着眼睛全是委屈,她沉下头咬牙道:“奴婢自知身份低微,从不敢幻想能过上锦衣玉食的好日子。可在成为戚管家小妾之前,爹娘就已在府外给奴婢寻了户普通人家。谁曾想陈姨娘不要奴婢出府,还将奴婢许配给戚管家做妾……”

    话还未说完,眼泪先大颗大颗往下掉,阿清最见不得人哭,赶紧递上手绢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算作安慰。

    “可戚管家根本不是人!他白日在府上人模人样,晚上一回来就打奴婢骂奴婢,在床上还……简直禽兽不如!”最后四个字是翠枝咬着从牙缝里吐出来的,她双手握得死紧,眼中满是恨意。